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六十七章 和尚跳墙

第六十七章 和尚跳墙

“杜大哥,你现在要去哪里?”左登峰端茶问道。 

    “我的大弟子马千里近日得了天花,我到这里想给他买点西药,我就不耽搁了,先走一步。”金针放下茶杯拱手告辞。茅山在江苏镇江,离南京很近,南京的人差不多都被杀光了,肯定没西药了,金针出来久了也不放心,最主要的是天花很难被治愈,西药也不一定见效。 

    “我这里还有点钱。”左登峰掏出了怀里所剩的那根大金条,西药什么价格左登峰太清楚了。 

    “到了咱们这个修为还会缺钱吗?先走了,有空去茅山盘桓几日。”金针坏笑摇头,转而从中井凌到三楼,往北去了。 

    金针走后,左登峰抬手招来了伙计,让他将剩下的食物包好,抓起喝剩下的半坛白酒站了起来,此时十三也已经进食完毕,见左登峰收拾妥当知道他要走,就主动的跳上了他的肩膀,左登峰也从中井跃上三楼,向西飞掠。 

    由于有事要办,左登峰就没有在青岛继续捣乱,快速穿过城区向河南方向移动,青岛到登封有一千六百多里,这一次左登峰没有再去抢鬼子的摩托车,而是选择直线距离飞速前行。 

    傍晚时分左登峰歇了歇脚,将剩下的食物和白酒消灭掉,再度向西南方向飞掠。这是他第一次使用灵气提气轻身长途奔袭,进入至尊之境以后,丹田气海储存的灵气数以倍增,极耐消耗。 

    其实左登峰目前储存灵气的地方准确的名称应该是气海,因为他此时的灵气是呈现无形液态的,灵气极多,故此名为气海。进入无穷之境以后体内的灵气才会发生质的变化,由无形液态转化为有形的圆形固体,到了这个时候储存灵气的地方才能被称之为丹田。不过左登峰从未奢望进入无穷之境,因为无穷之境就是传说的仙人的境界,可望而不可及。 

    次日凌晨,左登峰赶到了山下的镇子,买了很多精致的点心和蜂蜜糖水,用食盒提着向少林寺行去,据金针所说玉拂到少林寺已经有些时日了,既然是来找茬的,少林寺自然不会给她饭吃。玉拂是金针的意中人,左登峰自然得好好招呼着,此外玉拂先前还给过她金豆子,左登峰也领她的情。先前在东北遇到她的时候知道她极为挑剔不喜欢肉食,所以才买了点心。 

    上次左登峰来的时候也是清晨,那时候山脚下有僧人在施粥,但是现在山脚下已经看不到灾民了,施粥的大锅也不见了踪影,快到近前的时候左登峰冲十三使了个眼色,十三从他肩头跳了下来,蹿进了树林。 

    左登峰在山脚下没有发现玉拂的身影,便提着食盒向山上走去,离山门还有很远,便听到了山门处和尚的叫嚷声和玉拂的娇斥声,左登峰侧耳倾听,发现双方争吵的原因是少林寺的僧人要下山购买粮食,而玉拂则堵门不让和尚出来。少林寺的和尚说‘你挡了大门,我们可以跳墙’,而玉拂的回答则是‘不把明净交出来,你们就一直跳吧。’ 

    确定玉拂还在这里,左登峰放下心来,他最怕的是千里迢迢的来了,而玉拂走了,玉拂要是走了,金针交代的事情也就告吹了,日后他就不好意思找金针帮忙了,金针虽然把左登峰当成朋友,但左登峰心中始终很不踏实,他一直希望能帮金针办点事情,不然以后不好意思开口求对方帮忙。 

    提着食盒来到少林寺的山门,左登峰见到了寺门外站立的玉拂,玉拂现在的情形比左登峰好不了多少,身上还是穿着那件道袍,第一次左登峰看见她的时候这件袍子是白的,第二次在东北遇到她的时候袍子是灰的,现在直接成黑的了,不但脏,还破损的很严重,头上挽的发簪也很是杂乱,娇美的脸上也落了不少灰尘,两只眼睛还是红肿的,不问可知从上次见到她之后,她就一直在寻找她的那只猴子。 

    这前前后后算起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她就一直没放弃过,左登峰非常理解她的心情,以人推己,如果有人抢走了十三,那他必定也会跟玉拂一样穷追不舍。这一刻左登峰还是很佩服玉拂的,玉拂在悲愤之下还能保持理智,如果换成是他,早就方寸大乱大开杀戒了。玉拂之心中应该也想那么做,不过她也知道少林寺不好惹,所以她克制住了,她的目的是逼少林寺交出明净,而不是跟少林寺拼命,单是这份自制能力就令左登峰自愧不如。 

    和尚吵完了,果然从别的地方跳墙走了,玉拂也没有追赶,她之所以这么做有两个原因,一是少林寺僧人众多,要一起跳墙她也没法子一一挡回去。二来要真把少林寺的和尚饿极了,他们肯定会干兔子干的事情。 

    和尚走了,玉拂再度回到了不远处的青石上坐了下来,青石周围没有任何遮风避雨的地方,石头上还落着露水,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是一位名震江湖的玄门泰斗,左登峰一准儿会把她当成受了委屈的小姑娘。 

    玉拂坐下之后转身看了左登峰一眼,随即收回了视线,不过转而又转回了头,不问可知她认出了左登峰。

    “玉真人,你还记得我吗?”左登峰提着食盒冲她走了过去。 

    “你真想来少林寺出家?”玉拂侧目问道。先前在东北遇到左登峰的时候她曾经善意的提醒他可以来少林寺请求方丈收录,学习洗髓经救治身上的阴阳不调,所以在见到左登峰之后,想当然的以为左登峰是来出家的。 

    “我可不当和尚,我是来给你送饭的。”左登峰走到她的近前将食盒递了过去。金针是通过阵法试探出他的修为的,玉拂看不出他的修为也很正常,她既然没看出来,左登峰也就没有说明,他不想给玉拂留下小人得志四处炫耀的印象。 

    “给我送饭?”玉拂闻言面露疑惑,抬头上下打量着左登峰。她知道左登峰有钱,但是左登峰的样子就是个叫花子,可是他手里提着的食盒却不是叫花子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