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六十四章 茅山掌教

第六十四章 茅山掌教

“十三,走!”左登峰长啸过后急退而回,十三闻声立刻弓背聚势,左登峰尚未掠回楼顶便跃起蹿到了他的肩头,左登峰在楼顶边缘再度借力提气往东急掠而去。 

    左登峰快速的在屋顶,房檐,楼台等处落脚借力急速前掠,很快便出了城区,在前掠的同时左登峰一直注视着前方树林里的金针,金针并没有离开,而是反背双手等待着左登峰前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左登峰已然可以看到金针面上的表情,那是一种由八分傲气和两分怒气组成的表情,左登峰先前破了他布下的阵法,令金针很是不满。 

    此时的左登峰亦是心中有气,金针先前之举明显有刁难之意,倘若他无法破阵而出必将受困阵中,后果无疑是死在鬼子的乱枪之中。 

    二十里的距离并不远,左登峰很快就疾掠而至,待得近前,灵气反行落于金针三丈之外。金针直待左登峰落下方才缓缓转身挑眉打量着他。 

    金针看着左登峰,左登峰也看着金针,二人都没有说话,二人的神情并无善意,十三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从左登峰的肩头跳上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快速爬高之后转身下望,它所处的位置是对金针发起攻击的最佳位置。 

    金针虽然只有三十几岁,但他成名已久,心性沉稳,经验也足,单是反背双手随意站立就已经在无形之中给左登峰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这是一种对自己有着绝对信心的人才能发出的气势,只有实力强大才敢如此随意,只有久经战事才能如此沉稳。 

    与金针的沉稳随意不同,左登峰此刻表现出的是桀骜和杀机,他虽然是末学后进,但是他同样对自己的灵气修为有着十足的信心。 

    他这一年来经历的事情比那些在道观里静心修炼三十年的人都多,时间的长短并不重要!经历事情的多少才是关键!!!他能有现在的修为有三成运气,剩下七成全是极为凶险的火中取栗,没有师傅的庇护教导,没有安定的修道环境,甚至连修行的法门都是错的,一直到现在还只能依赖玄阴手来中和阴阳,所有的这一切都令左登峰的性情越发偏激。金针先前的举动令他极为恼火,左登峰想杀了他。 

    左登峰长发遮面,金针无法看到他的样子,但他能够感受到左登峰发出的杀气,这是高手所特有的直觉,仅靠这种直觉就能判断出对方的实力和意图,长久的对视之后金针将右脚缓缓后撤了半步,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左登峰笑了,笑的很阴森,金针先前的举动被他看在了眼里,金针后撤这半步其实是一种防守的姿势,也就是说金针感受到了危险,也知道这份危险不容小觑。这让左登峰很开心。 

    “是你?!”金针听到左登峰的笑声陡然皱起了眉头。 

    “你记得我?”左登峰说话之间并没有放松警惕,灵气始终在十二经脉之中快速运行,随时能够进攻,随时可以防守。 

    “我在圣经山全真派见过你。”金针说的极为肯定,仅凭声音就能记住一个人,由此可见此人记忆力超强。 

    “你为什么要害我?”左登峰放缓了语气。 

    “我先前布下的是茅山派的八卦定阳阵,如果我要害你就不会将阵眼设在离地面三丈处的楼顶。此阵若直接地气,威力将增加三成。”金针挑眉笑道。 

    左登峰虽然对茅山派的法术一无所知,但是金针所说的话他仍然能大致理解,先前那女尸放置铜钱的位置的确是八卦位置,而金针所说的阵眼极有可能便是最后那一枚铜钱。 

    “即便威力再增三成,我也能脱阵出来。”左登峰冷哼开口。 

    金针闻言挑眉看了左登峰一眼,摇头轻笑没有开口。他之所以没说话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比左登峰大不少,性情比较沉稳。二是他也承认左登峰所说的是事实,即便最后那枚铜钱不是设在楼顶而是设在一楼中央左登峰照样能够破阵而出。 

    “你为什么布阵困住我?”左登峰见他不语,再度出言追问。 

    “我如果说无心偶遇一时技痒,你信吗?”金针出言笑道。 

    “真的?”左登峰愕然皱眉,金针的意思是布阵困他只是想跟他比试比试。 

    “你以为我是日本人的犬牙?”金针收起了笑容。 

    左登峰闻言抬头看了金针一眼,转而正色摇头,金针和玉拂当日前往圣经山为的就是跟银冠商议抗日事宜,南京发生惨案的时候他和银冠也前去拯救百姓了,所以金针绝对不会为日本人办事,既然如此他所说的一时技痒就是真话。 

    “士别三日,果真是要刮目相看。”金针根据左登峰的神情判断出了他已经没有敌意,便散去了提起的灵气。 

    “见笑了。”左登峰摇头苦笑,金针的这句话指的是左登峰进步神速,左登峰戒心很重,就没有正面接他的话茬。 

    “不到一年的时间便聚气冲关,练气武学和佛门神通是达不到这个效果的,道门法术虽然较快,也不可能快到这个程度。”金针看着左登峰面露疑惑。 

    “我修炼的是一种已经失传的阐教法术。”左登峰沉吟片刻开口说道。金针抗日就表明他不是坏人,不是坏人就没必要把关系弄的那么僵,另外金针的消息无疑是最灵通最准确的,左登峰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准确的消息。 

    金针闻言缓缓点头,不过片刻之后又缓缓摇头,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我说的是真话。”左登峰正色补充了一句。 

    “阐教的法术虽然已经失传,但是阐教法术的特点在很多道家典籍上都有记载,阐教祖师元始天尊的修真本旨为溯本求源,他留下的法术也秉承了这个特点,那就是只有灵气修行法门,没有任何招式,你刚才凌空飞掠时没有使用身法,这一点的确是阐教的特点。”金针说到此处微微停顿,“不过阐教法术的法术向来以沉稳著称,不应该进步如此神速。” 

    “杜真人真是法眼如炬,实不相瞒,我行气练气的法门是阐教的,聚气之法却是截教的法门。”左登峰由衷的佩服金针学识之广博。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小兄弟身兼两教道法之长,有此修为便不难理解,倘若你修行的是正统道家法门,那我就要惭愧无地了。”金针笑的十分的爽朗,说的十分坦诚,毫不隐瞒内心的真实想法。他在得知左登峰修习的是阐教和截教的法术之后没有丝毫的嫉妒之心,反而很是高兴。他之所以高兴是因为知道了左登峰的修为来源于修行法门的高深,而不是因为左登峰本身的资质比他高。 

    “杜真人真是性情中人,如果杜真人不嫌弃,我想跟你做个朋友。”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说道。金针先前布阵困他其实就是起了争强好胜之心,这是修道中人的通病,本身并无恶意。 

    “你有这个资格,我也有这个想法。”金针微笑点头。 

    “走,我请杜真人喝酒去。”金针也是个充满傲气而心存坦诚的人,他的话很对左登峰的胃口,于是抬手冲树上的十三打了个手势,十三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到了他的肩头。 

    “小兄弟,你今年多大?道号上下?”金针看了十三一眼,微皱眉头,很显然他也看出了十三的不凡之处。 

    “二十六了,我不是道士,我叫左登峰。”左登峰如实回答。 

    “我比你整整大十岁,火居道士保留姓名,双字秋亭。”金针伸出右手屈指成拳。 

    左登峰见状心中大喜,急忙抬臂与之对拳。和尚见礼双手合十,道士见礼单手稽首,武人见礼双手抱拳,武人挚友见礼才是互击右拳,茅山道士是不忌荤腥的,金针这是以江湖朋友的礼数来迁就他。 

    “杜真人,我一直有个疑问想请教你。”左登峰收拳开口。 

    “还没请我喝酒呢,就想请教问题?”金针开了起玩笑。 

    “请!”左登峰伸手邀客。 

    “城北留香楼。”金针揉身跃起望北掠去,左登峰踏足借力尾随在后。 

    金针所用的轻身功夫非常的潇洒,每一次落下借力都很是随意,离地之后身形极为飘逸,如果说金针在移动的时候是一只游云的野鹤,那左登峰在移动的时候就是一匹捕猎的孤狼,虽然身法并不美观,却有着极快的速度和明确的目的性,提气前冲,心无旁骛。 

    城中此时正在戒严,满大街都是鬼子和伪军,但是这些人在金针和左登峰的眼里根本就如同无物,留香楼是一家高档的酒楼,楼为木制,分为三层,此时城中戒严,留香楼早就关门了,二人是从三楼景窗进入的,下到一楼的时候把伙计和掌柜都吓哆嗦了,带着猫的叫花子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大炸弹。 

    炸弹既然来了,只能好生伺候着别让它爆炸,一桌酒席很快摆上,美酒也抱来了两坛,左登峰随手扔了一根金条给掌柜的。他这么做并不是摆阔,而是这一桌子菜都是山珍海味,有很多左登峰都没见过,估计不会便宜到哪儿去。此外给了钱也能防止掌柜和伙计去给鬼子通风报信扰了二人喝酒的兴致。 

    左登峰很高兴认识了金针,金针不但法术高玄,还懂得所有的江湖套路,消息灵通,虽然生性高傲却光明磊落。 

    金针也很高兴认识了左登峰,左登峰虽然初出茅庐,但是一身灵气修为却极为恐怖,跟这样的新晋高手成为朋友,有利于他茅山派弟子日后行走江湖。 

    二人的酒量都非常好,各抱一坛,开怀畅饮,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左登峰终于忍不住提出了问题,他心中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是第一个问题是他最关心的, 

    “杜真人,当日你在圣经山全真派为什么要送那枚铜钱给我……”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四章 茅山掌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