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六十三章 出世

第六十三章 出世

左登峰骑着鬼子的摩托,十三坐在旁边的车斗里,神情紧张,随时准备跳车。 

    穿过乳山县城,左登峰寻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研究机枪,他的悟性很好,很快就掌握了机枪的使用方法,随即拔下子弹的弹头研究子弹的构造,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子弹里的火药并不是满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过来,火药的作用是产生气体推动弹头,如果弹壳里装满了火药,那就等着炸膛吧。 

    研究明白之后左登峰就把机枪扔了,这东西太笨重,有转动枪口瞄准的工夫完全可以冲到敌人面前将其震毙。 

    随后的一段时间左登峰一直在向西走,遇到鬼子就杀,摩托车骑着玩玩还可以,根本就不能用作交通工具,最主要的是日本鬼子已经不骑着摩托车来追赶堵截他了,而是派了很多拿长枪的鬼子隐蔽在他必经之路两侧的草丛里埋伏着。后来左登峰才知道那些拿着长枪躲在草丛里装乌龟的鬼子叫狙击手,不过这些狙击手对左登峰根本就构不成威胁,他的视力超强,感官也极为敏锐,可以准确的发现那些狙击手藏在哪里。 

    发现了狙击手之后左登峰就会跑过去将其打死,发现一个打死一个,在左登峰看来这些家伙太卑鄙了,不敢明刀明枪的干,只敢躲在暗地里打黑枪。 

    鬼子一看狙击手也不顶事儿,便不再派人追杀他,左登峰无聊之下便四处端炮楼,炮楼里的鬼子数量少,杀起来方便,经过了先前乳山一役,左登峰就一直避免跟鬼子大股部队正面交锋,道术再厉害也经不住鬼子枪多人多。 

    在杀鬼子的同时,左登峰每次都会留下活口,明确的告诉鬼子,他之所以跟鬼子为敌为了寻找防疫给水部队的藤崎大佐,找不到藤崎他就会一直杀下去。他要通过这种方式向藤崎施压,逼藤崎露面。 

    左登峰并不担心藤崎得到消息之后会跑回日本,因为他有任务在身,完不成任务他是不能走的,这些被杀掉的鬼子所属部队的长官都会埋怨藤崎为他们招来了无妄之灾,他杀的鬼子越多,藤崎受到的指责和压力也就越大。 

    用一句神出鬼没来形容左登峰最为恰当,他没有固定的前进路线和既定的目标,有时候一天之内跑出去好几百里,有时候连续几天都大摇大摆的在某个县城里走街串巷的追杀鬼子巡逻兵,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令鬼子极为头疼,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闭门不出。可是左登峰有时候还会半夜跑回先前路过的县城再杀个回马枪,这令鬼子战战兢兢度日如年,暴跳如雷无计可施。 

    半个月后,左登峰来到了青岛,青岛和济南都是日军重点把守的城市,即便如此左登峰仍然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大街上,做人不能欺软怕硬,半个月来他杀了多少鬼子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多次的实战令他阴阳诀运用的越发娴熟,生死诀越发霸道,玄阴真气已然收发由心。 

    来到青岛之后左登峰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大街上不时可见带着猫的叫花子,这些叫花子在乞讨的时候态度都很蛮横,而被乞讨者也对他们极为敬畏,施舍的东西也多。 

    “这里的叫花子怎么都带着猫?”左登峰从街头一处卖早点的摊位坐了下来冲老头开了口。 

    “你不也带着猫吗?”卖早点的老头看了十三一眼,面露不屑。 

    “从这里要饭还必须带猫吗?来碗稀饭,再来两笼包子。”左登峰从怀里摸出铜子递了过去。他最近一段时间不再单以窝头果腹,长期不吃肉类和蔬菜令他极为贫血。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老头接过铜子开始给他上包子和稀饭。 

    “我真不知道。”左登峰皱眉摇头。 

    “这些要饭的都在冒充残袍。”老头压低了声音。 

    “残袍是谁?”左登峰心中更加疑惑。 

    “最近咱这片儿出了一个带着猫的怪人,行侠仗义,专杀鬼子,听说杀了好几万了,这个人一直穿着一件破衣服,所以人家都叫他残袍。”老头是城里人,城里的流言蜚语比农村传播的要快,他一天到晚在街头,听到的消息更多。 

    “谁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左登峰愕然皱眉,根据老头的言语来看,这个残袍说的就是他,但是他压根儿就没杀什么好几万,撑死也就二三百。 

    “那我就不知道了。”老头转身给别的顾客装包子。 

    “他很厉害吗?”左登峰出言再问。 

    “那是,一出手就能把人冻成冰棍儿,听说连银冠都败在了他的手下。”老头一副认真的神情。有句话叫以讹传讹,瞎话越传越离谱,事实上左登峰道术大成之后根本就没见过那五位玄门泰斗。 

    “残袍多大年纪?”左登峰皱眉打量着不远处走过的一个乞丐,老乞丐有六十多了,用绳子拖着一只花猫,这只猫明显是刚被抓来的,呜哇叫唤着不愿跟老乞丐走。 

    “那谁知道。”老头随口回答。 

    “残袍杀鬼子,这些人冒充他不怕被鬼子抓走?”左登峰面露苦笑。 

    “鬼子见了你们都得躲着走。”老头说完不再搭理左登峰,在他看来左登峰也是冒充大军中的一员 

    左登峰懒得跟街头卖饭的老头较真,转而低下头开始吃饭,吃完饭便离开地摊在城中四处游逛,老头说的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巡逻的鬼子在见到带着猫的叫花子之后的确是侧身而过,这一幕令左登峰暗自皱眉,李逵还没出名呢,李鬼就出来了,还满大街都是。 

    被冒充的感觉非常不好,这令左登峰动了杀机,不过他实在不想冲这些叫花子下手,可是这些人的存在混淆了大众的视听,败坏了他的名声,他虽然身着破旧道袍却从来没有乞讨过,更没有威胁城中居民不给钱晚上就来灭人全家。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对于这些人左登峰的痛恨多于怜悯,斟酌许久,最终决定干自己该干的事情,这些人既然冒充他,就让他们承担冒充的后果。 

    心念至此,便冷笑着迎上了一队巡逻的日军,再施辣手,将其全部杀掉,玄阴真气已经成了他的招牌,因为每次他都会留下一具冰冻的尸体。 

    杀戒一开,左登峰就没打算停止,带着十三快速穿行于各处街道,遇到鬼子和伪军就出手杀掉,如此这般没用多久,满城的日军就知道残袍来了青岛。 

    事实上鬼子并不怕左登峰,之所以不去招惹他是因为知道他的目标是藤崎大佐,而今左登峰找上门来欺负人,鬼子自然不会闭门不出,青岛城驻扎的日军数量极多,警报拉响,全城戒严,军车上道,四处追杀带猫的叫花子。 

    那些冒充残袍的叫花子此刻终于知道了冒充的后果,但是已经太晚了,纷纷被鬼子打死在街道各处,此次鬼子是动了真怒,杀到后来不带猫的叫花子也不放过了,甚至是衣衫不整的居民都难逃厄运。左登峰坐在高处俯视着发生的一幕,他之所以要杀鬼子并不是为了报复这些冒充他的乞丐,他只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这些人的死跟他没有关系,总不能让他在杀鬼子之前走街串巷的告诉乞丐冒充他会有危险。 

    全城戒严对左登峰来说根本就构不成威胁,他想走就走,想留就留,没谁能拦得住他。由于杀的兴起,左登峰便飞檐走壁的穿行于城市之间,遇到小股敌人就出手搏杀,大有狸猫戏鼠的意味。 

    日军侵华期间有大量的中国人当了伪军,这些人有着很大的奴性,只要被左登峰碰到就会一律杀掉,治乱世用重典,杀汉奸不留情。 

    自甘堕落的不止是普通的民众,佛门弟子,道家道人,习武中人,这些人也有一部分心甘情愿的为鬼子卖命,左登峰穿行于街道房楼之间不时可见有人在远处的房顶上急速掠过,不问可知是鬼子收买来的高手,青岛和济南是日军在山东两处驻军最多的城市,自然有处理异常事件的武林中人或佛道中人存在。 

    “喂,你在找我吗?”左登峰快速掠到一个身穿寻常服饰的中年人身后,这个中年人先前一直在上蹿下跳左顾右盼。 

    “天助我也!”对方一见左登峰自动现身,顿时面露喜色,以为抓到了立功的机会,快速转身向左登峰攻来。 

    左登峰并未闪躲,直至对方即将扑至方才抬手延出灵气将其抓到了近前,右手阴寒之气疾出,将其左臂封冻,随即伸出左手将对方的左臂自手肘部位砍断。 

    “快去治伤吧,一会儿就该疼了。”左登峰将那只断臂塞到了对方的手里,被玄阴真气冰封之后肢体是没有知觉的,因而直至此刻那中年人才明白过来自己的胳膊被左登峰砍了下来,茫然的看了看自己的左臂,又看了看手上的断肢,这才亡魂大冒,面无人色。 

    “我要找的是藤崎大佐,你快滚吧,再磨蹭我把你脑袋给揪下来。”左登峰冲其随意的摆了摆手,这些阿猫阿狗杀不杀的全看心情。 

    当汉奸的都是没骨气的人,没骨气的人都怕死,因此那中年男子反应过来立刻调头逃走,他非常清楚不调头就得掉头。 

    中年男子走后,左登峰并未离开,他现在所处的是一座二层小楼的楼顶,据此西望,发现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正从房顶之上快速向他所在的区域掠了过来。 

    来人自然不会是朋友,因为他没有朋友,不过左登峰也没躲,他想看看这个女汉奸有什么本事。这些被鬼子收买了的人穿的都是普通人的衣服,无法通过衣着判断他们的门派来历。 

    那女人的移动姿势微显僵硬,掠起之后双臂下垂,只靠双腿移动,没过多久便掠到了左登峰所在的位置,不过她并未落到楼顶,而是落在了楼下的街道,落下之后快速的从掌心转出一枚铜钱竖着插入了青石地面,随即变幻方位再插一枚,连接施为,片刻之后八枚铜钱分别插入了八个不同的方位,随后那女子轻身跳起,在一层阳台借力之后掠到了左登峰所在的楼顶,最后一枚铜钱离手插入了脚下的砖石。 

    “你怎么长的这么难看?”左登峰侧目打量着那个涂抹着腮红的女人,他知道这个女人使用的是一种阵法,但是这个女人的修为不行,跳上二楼还得借力,所以左登峰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对方闻言没有开口,仍然面无表情的站立。 

    “你是道门中人?”左登峰出言再问,这个女人身上的阳气正在快速流失,这让左登峰微感疑惑。 

    对方仍然没有回答。 

    “喵~” 

    就在此时,十三发出了叫声,左登峰低头反望,发现十三的右眼再度变为了黄色。十三叫声刚落,那女人便直挺挺的仰卧倒地,阳气在瞬间消散,眼睛变为浑浊。 

    这一刻左登峰终于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涂抹着那么重的腮红了,因为那是她死后化的妆,也就是说这个女尸先前是被人操控过来布下阵法的,而今阵法已成,它便没了用处。 

    心念至此左登峰抬手延出灵气将女尸抓起向外抛去,女尸飞出七丈之后立刻被反弹了回来,左登峰再度延出灵气托住了它,他这么做的目的并不是担心女尸摔坏,而是要感受一下那道无形屏障的反弹力度有多强。 

    托住被反弹而回的女尸之后,左登峰心中有数了,这道由阵法引发的屏障威力着实不小,不过如果硬碰硬的话,左登峰仍然有把握打破它。 

    将双方实力做了对比之后左登峰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他在想这个驱使女尸布下阵法的人是谁,对方是真的要困住自己,还是只想试探自己的实力? 

    思索许久,左登峰感觉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大,因为阵法布成之后鬼子并没有立刻赶过来,这就说明这个驱使女尸布下阵法的人不是跟鬼子一伙的。 

    但是这个人也绝对没有善意,因为假如左登峰的修为不足以打破这座阵法的话,他就得被困在这里,鬼子早晚得发现他。 

    沉吟片刻之后,左登峰气凝双目远眺四方,如果对方真的在考验他的实力的话,必然会躲在能够看到他的地方进行观察。环视左右之后,左登峰在二十里外的一处山林中发现了一道身穿道袍的身影,由于距离超过了十里,左登峰无法看清他的样子。 

    此外,左登峰非常清楚阵法的威力与施法人的修为是成正比的,隔着二十里布起的阵法还有这样的威力,那就说明这个人的修为可能跟他在伯仲之间。这一刻左登峰心中浮现出了一个道人的身影,十有捌九就是他。

    皱眉沉吟了许久,左登峰冷笑出声,转身走到女尸旁边,延出灵气将它最后插入砖石的那枚铜钱吸到了手里,左登峰看了看那枚铜钱的样式,更加确定阵法的主人就是茅山掌教金针。 

    阵眼的铜钱被拔出之后,阵法立刻消散,左登峰抬手将那女尸抓扔了出去,随后将手里的铜钱放归原位,铜钱归位,阵法再起。 

    左登峰之所以吸出铜钱,是为了告诉金针他布下的这个阵法有着很大的缺陷,根本不需要硬闯。而他将铜钱放归原位,则是准备硬拼硬的冲出阵法的屏障,他要向金针展示自己的灵气修为。 

    心念至此,灵气外散护体,踏足借力,抖眉前冲,一声沉闷的巨响过后,九枚铜钱同时被震飞了出来,左登峰冲出屏障,凌空站立,傲然长啸, 

    从这一刻起,玄门泰斗不再是五位!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三章 出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