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六十章 一飞冲天

第六十章 一飞冲天

左登峰并不在意游击队说他什么,他心痛的是袖子被打出了一道口子,棉花裸露在外,压棉花的线头令左登峰再度回忆起了巫心语为他缝制袍子时的情景。 

    回到藏身的山洞时已经是黎明时分,打了胜仗所有人都高兴,女人和老人们接过游击队扛回的粮食和肩膀的枪支,关切的为他们擦汗递水,左登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回到了自己先前躺卧的地方转头四处寻找了藏在暗处的十三。 

    “喝口水吧。”络腮胡子端着一碗水来到了左登峰身前。 

    “我不渴。”左登峰摇头开口。 

    “小兄弟,昨天晚上幸亏了你。”络腮胡子还算比较有良心的。 

    左登峰闻言挑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小兄弟,弹药我们已经有了,你就不用再耿耿于怀了,如果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你就去办吧。”络腮胡子犹豫了良久冲左登峰下了逐客令。左登峰虽然极为骁勇,但是他不听指挥,络腮胡子不敢用他。 

    左登峰扭头看着络腮胡子,络腮胡子露出了善意而略显尴尬的笑容,左登峰盯着他看了片刻,随即收回目光站起身向西南方向走去。 

    “兄弟,路上小心点儿。”络腮胡子出言道别。 

    左登峰没有回头。不过他也没有离开,而是走到距离山洞两里之外的一处向阳的草堆旁坐了下来,络腮胡子见此情景没有邀请他回去,不过也没有撵他离开。他明白左登峰的用意,这么远的距离,左登峰就是想跟他们拉开距离,表明彼此之间没有关系。 

    左登峰怀里还有几个窝头,他计算了一下,三天吃一个的话勉强可以支撑半个月,此时十三从远处的草丛里钻了出来,跑到了他的身旁眯着眼睛打起了盹儿。 

    左登峰将窝头揣入怀里,胸部的骨骼他自己都能摸的到,灵气的修炼并不能代替食物的营养,这么长时间他的饮食一直很艰苦,营养不良令他极度消瘦。 

    随后半个月的时间左登峰一直捏诀聚气,偶尔会取出玄阴手中和阴阳,随着灵气的大量聚集,他感觉到了膨胀感和压迫感,膨胀感来源于体内快速充盈的灵气,而压迫感则来源于外界的灵气压力,这种感觉就像自己被困在了一个无形的蛋壳里,虽然没有东西束缚,自己却总是感觉伸展不开,处处受限。 

    这种怪异的感觉提醒着左登峰,九倍至尊之境马上就要来了,当务之急是摒除杂念,凝神聚气,等待和迎接关键时刻的到来。 

    十三天之后的傍晚,左登峰感觉体内缓慢运行的灵气陡然开始加速,丹田气海的灵气在瞬间彻底分离,阴属灵气反行十二经脉中的六条阳脉,阳属灵气倒冲十二经脉中的六条阴脉,一开始左登峰惊恐的以为自己又走火入魔了,可是后来却发现灵气在倒行经脉之后并没有在体内四处乱窜,而是回归气海往复循环,这就表明体内的灵气并没有失控,而是阴阳生死诀冲击至尊之境的自然反应。 

    左登峰没有师傅在旁指导护佑,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只能竭力压制体内灵气的运行速度以求稳妥,可是心念所至,灵气的运行速度根本就不受控制,这让左登峰心中大骇,极为紧张却束手无策。 

    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本来极为明净的夜空悄然的出现了厚重的云层,云层出现之后急速加厚,片刻之后云层之中隐然传来了雷霆之声。 

    如果是普通的雷云也就罢了,可是上空出现的这片雷云只在左登峰的头顶聚集,其他区域的夜空仍然星光闪耀平静异常。 

    “这是怎么回事儿?”诡异的一幕令左登峰站了起来,他此刻体内的灵气根本就不受自身控制,所以他是站是坐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雷云越来越厚,云层越来越低,周围越来越暗,左登峰明知事情怪异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能焦急而愕然的仰望着上空的雷云。 

    雷云的颜色由乌变黑,这种情景表明随后将有巨大的雷光落下,就在此时,十三从躺卧的地方爬了起来,一跃而起蹦到了左登峰的怀里。 

    “你是不是干什么坏事儿了?”左登峰见到十三紧张的神情,急忙出言发问。左登峰儿时曾经听说过天雷劈死妖孽的传说,所以他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是不是十三招来了天雷。 

    他的话音刚落,上空的云层之中便猛然降下了一道粗大而明亮的雷光,还没等左登峰有所反应,雷光就落到了他的身侧,轰然巨响之后左登峰被炸飞了出去。 

    这一刻左登峰感受到了两种他生平从未尝试过的感觉,一是震耳欲聋,二是腾云驾雾,不过这两种感觉都非常的痛苦,被炸飞之后左登峰跌落到了七丈之外。 

    “快跑,快跑。”左登峰虽然被炸飞却没有受伤,爬起来之后立刻松开了怀里的十三命令它快逃命。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十三仿佛被天雷惊呆了,再度跃起蹿到了左登峰的怀里,左登峰见状连连叫苦,但是他与十三的感情极为深厚,关键时刻自然不会扔下它独自逃生,无奈之下便抱着十三快速的向西南方向逃跑,试图离开云层所笼罩的区域。 

    逃跑的过程中左登峰转头回望,发现先前所处的位置已经被天雷轰出了三丈见方的一处深坑,天雷之威,强至若斯。 

    回头张望了一眼之后,左登峰急忙转头加快了速度,可是没跑多远天雷便再度落下,左登峰再一次被炸飞了出去,这一次更远,足足摔出了十余丈,不过好在左登峰虽然跌了个七荤八素,身体还无大碍,翻身爬起之后再度抱着十三亡命奔逃。 

    “喵~”在奔跑的时候左登峰忽然感觉到了怀里的十三在剧烈挣扎。 

    “我永远不会撇下你的。”左登峰冲十三正色开口,继续抱着它快速逃走,与此同时环视左右寻找可以藏身的山洞。 

    “喵喵!”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十三这次挣扎的非常剧烈,十三的体重不比左登峰轻多少,剧烈挣扎之下从左登峰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快速的爬上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十三,快下来,危险。”左登峰冲到树旁开始爬树。在他看来十三是为了不连累他才爬到树上送死的,但是十三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伙伴和朋友,左登峰自然不会让它被雷劈死。 

    就在左登峰伸手想要爬树的时候,天雷第三次响起,这一次雷声最大,雷光也最粗,落下的速度也相对缓慢,因此左登峰清楚的看到那道雷光的目标并不是树顶的十三,而是树下的自己。 

    这一刻左登峰终于明白过来,十三先前之所以要蹿到他的怀里并不是为了寻求他的庇护,而是为了保护他,如果不是抱着十三,先前的那两道天雷都会击中他,电光火石之间左登峰心里快速的浮现出了两个念头,一是十三非常厉害,可以令他躲避天雷。二是十三不讲义气,到最后逃跑了。 

    第二个念头刚刚浮上心头,天雷已然落下,左登峰连喊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劈天雷劈了个五体投地,顷刻之间就失去了知觉。 

    安静。 

    很安静。 

    非常安静。 

    长时间的安静过后,左登峰听到了十三的叫声,十三的叫声就在耳边,左登峰缓慢的睁开了眼睛,随后便想挣扎着爬起来。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根本无需挣扎,心念一起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这表示他并没有受伤,不但没有受伤他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泰,先前一直困扰着他的压迫感和膨胀感已经不见了踪影,此时体内灵气异常充足,感官极度敏锐,身体无比轻盈,侧耳顷听竟然可以听到两里之外传来的说话声,凝神细看可以清楚的看到十米之外松树上毛虫的体纹。 

    左登峰皱眉收回了视线,转身冲身旁不远处的一棵水桶粗细的松树走了过去,刚走几步便感觉到有东西从自己身上掉落,低头一看发现是很多灰烬,左登峰疑惑的解开袍子,发现除了这件袍子,身上所穿的所有衣服都被天雷发出的高温焚烧掉了。 

    “苍天有眼!”左登峰疑惑的系上了布扣冲那棵松树走去,到了近前探手抓住了树干,先前的听和看已经证明了他阴阳诀进入了至尊之境,而判断生死诀是否进入至尊之境的最简单的办法就看力气的大小。 

    轻松的将松树连根拔起,左登峰确认自己真的进入了至尊之境,此时他也明白了十三为什么要让他承接最后那次天雷,因为要想进入至尊之境就必须承接一次天雷。也幸亏十三先前为他避开了两次天雷,倘若三雷加身,他必无生理。 

    梦寐以求的至尊之境终于来了,左登峰有些懵,呆立了良久才反应了过来,他要熟悉并掌握阴阳生死诀的能力。 

    阴阳生死诀进入至尊之境以后最大的特点就是灵气可以外放,灵气由于丹田气海抽出,上行右手经脉,至少商进劳宫,心念所至气随意行,充盈的灵气立刻破体而出,瞬时之间将三丈之外的另外一颗松树拦腰截断。这一幕令左登峰心中大喜,如法炮制左掌再挥,同样可以发出无形灵气将松树震断。 

    左登峰此刻极度兴奋,阴阳生死诀到了九倍至尊之境可以衍生出很多神奇的道法,他兴奋之下竟然不知道从何处着手,呆立片刻之后他决定先行检验最重要的两种法术,一个是利用灵气外放配合玄阴手发出寒气,另一个就是快速移动的能力。 

    心念至此,左登峰立刻戴上了玄阴护手,气抽丹田,狂催疾泄,顷刻之间一道长达三丈的有形寒气自左登峰右手掌心冲出,寒气所及之处,草木挂霜,露滴成冰。 

    生死诀配合玄阴手发出的巨大威力令左登峰在瞬间热血上涌,随即调御丹田灵气急速下行,抬足踏地凌空而起,犹如骤起扶摇,猛然拔高三十余丈,顷刻之间,巨石草木尽在足下,山野禽鸟惊飞旁身,左登峰凝气发声冲天大笑,笑声暗藏着悲伤,笑声充满了狂妄……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章 一飞冲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