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五十七章 莱王陵墓

第五十七章 莱王陵墓

墓坑呈上宽下窄的漏斗形状,深度超过了三十米,左登峰跑到墓坑边缘滑了下去,他之所以没有从挖出的台阶走下去是为了迷惑敌人,此时外面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他滑进墓坑下面的鬼子会认为他是偶然失足的村民,可是如果跑进墓坑,下面的鬼子一定会冲他开枪。左登峰从来不低估鬼子的智商,因为他知道鬼子并不笨。 

    墓坑下面是墓道,墓道的顶盖已经被挖开了,墓道裸露在外,墓道宽有数十步,可容数辆马车并排通过,此时墓道里也点上了篝火,几个拿枪的鬼子正在这里轰撵那些受惊的村民回去继续挖掘,左登峰下来之后立刻拿起旁边一把头顺着墓道向北侧蹒跚走去,事实上他并没有被摔瘸,但是他得装瘸。 

    左登峰虽然衣衫褴褛,但鬼子并未起疑,此时贫苦百姓穿的衣服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所以在见到左登峰拿着头向里走去的时候鬼子就误把他当成了挖墓的村民而未加阻止。 

    左登峰之所以没有立刻将这些鬼子杀掉是因为他非常清楚老百姓的心理,如果他杀掉了这些鬼子,村民马上就会逃跑,外面的鬼子如果见到坑底的村民跑了上去,一定会回兵查看究竟,到时候就成了瓮中捉鳖的局面了。 

    墓道左右的石壁上有很多的圆形孔洞,墓道上散落着一些酥化了的弓箭,不问可知墓道里先前是有防盗机关的,只不过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机关已经失效了。 

    墓道长达五十余丈,墓道里每隔一段距离就悬挂着一盏电灯,电灯是用大块儿的电池供电的,灯光很昏暗,左登峰发现了堆积在避雨处的电池之后就想将其毁掉,但是斟酌过后还是没有那么做,如果灯光陡然消失,鬼子同样会起疑。 

    快速的穿过墓道,左登峰进入了一处巨大的墓室,墓室长宽皆有数十米,为方形建筑,墓顶是拱形的圆顶,高达四五米,墓顶上有着很精美的壁画,壁画的内容应该是一副星象图,只不过此刻那些被当做星星镶嵌在墓顶上的夜明珠已经被鬼子搭梯子给抠了下来,墓室里摆放着大量的陪葬器物,陪葬器物以宫廷器物居多,体积庞大的编钟,各种陶器和铜器,这些器皿都被杂乱的堆放在一旁,很明显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由此可见鬼子的目标是值钱的金银。 

    在墓室右侧贴近地面的地方有一处不大的圆形坑洞,不问可知十三当年就是从这里挖洞逃出去的。墓室中央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后面是一处长方形的三层石台,最上面的那层石台上放着一口巨大的石头棺材,棺盖已经被掀开,棺外散落着一些骨殖。 

    墓室的北侧有两个鬼子正在监视一些村民挖掘墓室北面的墙壁,由于距离较远,他们没有发现左登峰的进入。 

    “一群蠢货。”左登峰暗骂一声悄然走近石碑观看上面的字迹。这群鬼子明显不是行家,不然不会将那些比黄金还要贵重的古代编钟和陶器视如粪土,更不会错误的认为墓室北侧还会有主墓室。其实在进入墓室之前,左登峰就根据十三项圈上的文字推断出了这是一处周朝的墓葬,他在文化所待了好多年,对那时候的殡丧风俗略知一二,那时候的墓葬只有一处主墓室,陪葬品和主人棺材是放在一起的,陪葬品和墓主人棺材分开放置是战国末期才出现的。 

    左登峰此刻的心情非常糟糕,因为他在这座墓室里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阳气,商周时期的冶炼水平还提炼不出钢铁,而只有铁器才能完全遮盖玄阴手发出的寒气,以此类推,纯阳手也应该是这种情况,所以此处感受不到阳气就表明那只纯阳手并不在这里。他没有立即离开是因为他想知道十三的来历,而这块石碑可能是唯一的线索。 

    石碑长期竖立在密闭的环境下,并未受到风化,上面的朱漆也没有脱落,字迹非常的清晰,石碑很大,刻着很多字,左登峰辨认这些古字也并不轻松,无法做到一目十行,只能逐行阅读,石碑记载的是墓主人的生平,这座古墓的主人是周朝时期莱国的第五代君主,生平干了三件他自以为傲的事情,一是‘兴渔牧旺谷粟,三年无殍。’这句话的意思是他大力发展农耕渔业,三年时间里没有饿死一个臣民。 

    第二件事情是‘收心敛欲,止得夫人八者’,这句话翻译过来意思就是克制自己的欲望,一辈子只娶了八个老婆。 

    第三件他引以为傲的事情是‘得神物克十二魍魉,迫齐主姜子牙移都六百里’。这句话令左登峰猛然皱眉,姜子牙是周朝的开国功臣,生活的年代与十三被困的年代相同,周朝建立以后姜子牙的封地就是山东一带的齐国,而且他后期的确被莱国逼迫迁都,这些都是历史真实记载,左登峰自然知道。令他皱眉的是这句话背后的深意,魍魉一词指的是妖精和鬼魅,这不得不让左登峰联想到那十二只暗合地支的动物,这句话背后的含义极有可能是莱王得到了十三,克制住了那十二只动物,逼迫着姜子牙迁都。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十三与另外十二只动物就并非由一人驯化,十三可能是莱王一方的,而十二只动物则是姜子牙一方的,这种可能性极大,因为十三当日在圣经山发现了玉拂肩膀上的猴子之后,左登峰曾经问过它,它通过点头摇头回答了左登峰的问话,它表示自己认识那只猴子,但是它们不是朋友也不是敌人。 

    不是朋友就表示它们不是由同一个人寻找驯化的,也就是说十三的主人只为十三自己套上了项圈,而另外一个人为十二只动物套上了项圈。此外十三也表示它们不是敌人,这就说明它们之间并没有正面的厮斗冲突,极有可能是克制和压制对方的气数。 

    就在左登峰沉思之际,外面墓道上的村民已经被鬼子赶了回来,左登峰见状急忙抬头继续阅读碑文上剩余的字迹。 

    “巴嘎。”后面走来的鬼子见左登峰盯着石碑发愣而没有干活,抬起枪托砸向了左登峰的后背。左登峰大怒却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趁势倒在地上抬头继续阅读,他必须将石碑上的字迹全部看完才能动手,他不想遗漏任何的细节,因为错过了这个机会,鬼子就会把墓坑填上,再想看就费劲了。 

    鬼子押着那些百姓向墓室北侧走去,只剩下了一个鬼子在用脚踢踹着倒在地上的左登峰。左登峰快速的将石碑上的字迹看完,忍不住开始后悔这揍挨的没必要,因为墓碑上的后半部分内容全是自己吹牛的内容,而且语气助词特别的长,每一句话都拖腔拉调的。 

    “巴嘎!”鬼子见左登峰一直趴在地上不起来,疯狂的踢踹着他,眼神之中透露出了兴奋和凶残,仿佛殴打左登峰令他感觉非常过瘾。 

    可惜的是他错把老虎当成狗了,左登峰看完石碑上的内容立刻一跃而起挥拳将其砸飞,随即扯断了地上的电线,电线一断,墓室之内一片漆黑,鬼子开始警觉,可惜的是他们即便拉上了枪栓也不知道往哪里开枪,左登峰逐一将鬼子打死,转身向外跑去。 

    他之所以没有招呼村民逃走是因为他知道村民不用他招呼也会逃跑的,此外他更知道中国人的动静多,跑的时候一定会扯着嗓子吆喝着跑,一吆喝肯定会令外面的鬼子有所防备,所以左登峰要在他们发出吆喝之前先冲出去。 

    果不其然,左登峰刚刚跑出墓道身后就传来了喊叫声,左登峰闻声皱眉回望,他实在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就不能闭着嘴。 

    收回不满的目光,左登峰快速的从坑壁爬了上来,他有法术在身,双手五指可以轻松插入土中借力,所以无需绕路台阶。 

    外面的战斗还在继续,由于鬼子都在战斗,无人添加柴火,所以篝火的火光越发微弱,左登峰一跃而上凌空挥拳将汽车旁边的鬼子砸飞,随即冲上了汽车,砸碎木箱检查里面的东西,木箱里存放的大多是金银器物,并没有可能藏有纯阳手的木碗或者铁器。 

    砸碎最后一只木箱之后,里面全是夜明珠,大量的夜明珠在顷刻之间将车厢照的一片光亮,突如其来的光亮立刻被北面的鬼子发现了,调转枪头就冲左登峰开了枪,左登峰无奈之下只好趴在了车厢里,危急时刻车厢右侧的坚实篷布被豁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不问可知是十三发现左登峰被困车厢出手抓开了篷布。 

    左登峰见状立刻从篷布豁口处钻了出去,络腮胡子等人也发现了左登峰处境危险,高喊着加强了火力,鬼子无奈之下只好调转枪头应战他们。 

    “十三,杀了他们。”左登峰脱险之后立刻带着十三冲向了东侧和北侧的鬼子,这五六个鬼子一直在看守着村民而没有参与战斗。虽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左登峰还是决定履行自己先前的承诺,帮助八路军游击队救出村民。 

    那五六个鬼子已经知道有人混了进来,子弹也早已上膛,在见到左登峰之后立刻抬枪射击,子弹在黑夜之中是带着光的,一道道红黄相间的光亮从身边急速闪过令左登峰很是紧张,急速的冲到了鬼子近前,六个鬼子他杀了两个打伤了一个,另外三个是被十三抓死的,十三四肢移动,鬼子很难防得住它。 

    “快跑,傻站着干什么?”左登峰扫清了障碍转而冲那些站在远处的村民高声,喊完之后立刻夹着那个受伤嚎叫的鬼子向东疾奔,他带上这个鬼子是为了逼问在此之前有谁来过这里。 

    篝火终究照不远,没过多久左登峰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而那些村民也终于一窝蜂似的四散逃跑。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他跑掉之后游击队并没有立刻撤退,左登峰皱眉抬手,发现时间只过去了十分钟。 

    “真是死脑筋,我都跑了,还有必要打上二十分钟吗?”左登峰本想带着俘虏直接离去,见此情景只好绕回了游击队所在的区域通知他们。 

    游击队死伤惨重,很多人都被鬼子打死了,剩下的人还在顽强抵抗,即便在抵抗,他们开枪的频率也极为缓慢,很显然子弹快打光了。 

    “村民都跑了,我也出来了,撤退吧。”左登峰出言喊道。 

    听到左登峰的声音,络腮胡子才命令撤退,剩下的游击队员大多有伤在身,即便如此他们还坚持带走那些重伤频死的战友,见此情景左登峰快速上前帮助他们扛起了一名伤兵,左肩扛着伤兵右臂夹着鬼子和游击队一起撤退。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七章 莱王陵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