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五十三章 荒野偶遇

第五十三章 荒野偶遇

左登峰感觉很憋气,这贼当的窝囊,偷到东西也就罢了,什么都没偷还被追的到处跑实在是憋屈。不过憋屈归憋屈,还得跑,被抓到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从傍晚时分开始追赶,一直到深夜,俩和尚还在他屁股后面吊着。左登峰无奈之下只好舍弃大路开始钻树林子,从树林里甩脱他们的可能性还大一点。 

    十三一直优哉的跑在左登峰的右侧,丝毫没有疲惫的迹象,左登峰虽然早就知道它能长途奔袭,却没想到它的体力这么好。 

    三更时分,左登峰感觉体内灵气有了枯竭之势,于奔跑的途中掏出了寒气手套将体内血气转化为灵气继续奔跑,到了这时候再想回头跟和尚拼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体内的灵气耗损严重,左登峰不舍得用元气转化的灵气去跟和尚动手。而那两个和尚也仿佛赌气似的跟左登峰杠上了,开始还吆喝着站住,结果发现越喊站住左登峰跑的越快,后来干脆连站住也不喊了,闷着头追。 

    即便进入树林,左登峰仍然没能摆脱和尚的追赶,到了下半夜,左登峰感觉到饿了,昨天白天他滴水未进,狂奔了大半夜已然饿的前胸贴后背,虽然奔跑是消耗灵气,可是也不是一点儿体力都不用。而那两个和尚则是刚刚吃过晚饭的,肚子里有食儿,跑了五六个小时也没露出疲态。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主人抓贼了,成了双方较量脚力,两个和尚心里想的就是追到左登峰,至于抓到以后怎么处理他们可能没想过。而左登峰想的是无论如何不能被他们抓到,忽略了抓贼抓脏的古训,其实他现在停下来对方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因为他不在少林寺内,身上也没有脏物。双方都忽视了这些,追到后期也都懵了,左登峰的脑子里只有一个逃字,千万不能让和尚抓到,不然以后传出去就丢人了。而和尚心里也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追,千万不能让这个贼跑了,不然回到寺里没法儿跟主持交代。 

    双方都有灵气修为,奔跑的速度自然很快,至于到底跑了多远,左登峰没有明确的概念,他只知道是在往西北方向跑。跑到后期双方疲惫不堪,速度都慢了下来。即便如此双方还是没有放弃,整整跑了一夜,一直到黎明时分双方还在你跑我追。 

    终于,两个和尚放弃了,他们之所以放弃是因为他们鞋子不行,少林寺的僧人穿的是布底鞋子,这种鞋子根本经受不住灵气的大力踩压,鞋底儿磨穿之后两个和尚都瘸了,瘸了自然不能再追了。 

    “不服再来。”左登峰发现二人停了下来,转身冲二人高喊,他的胜利得来不易,被追了一夜更是令他心里憋足了火儿。 

    两个和尚本来就非常的沮丧,听到左登峰的嘲讽之后再度勉强追赶,左登峰见状立刻带着十三往附近一座山上跑,路上平坦,山上有荆棘,左登峰就想让他们挨扎,他们的修为比不上铁鞋,铁鞋被玉拂追的跑烂了鞋子可以用灵气护体,这俩和尚可没他那本事。 

    果不其然,俩和尚一进山,立刻被山上的草根和荆棘扎的又颠又拐,左登峰见状没有再嘲笑,而是快速的带着十三向山上跑去。他担心自己骂的狠了,两个和尚会把衣服脱下来包脚追撵。 

    在上山的途中,左登峰发现这座山上有隐约的山路,山周围有很多的山洞,山半腰还有一些残垣断壁和残破的砖石,道观和寺院所使用的建筑材料是不同的,根据残存的迹象来看,这里先前应该是一座道观的所在,此外这里的砖石比现存道观所用的砖石要小很多,这就说明这处道观存在和荒废的年代距离现在很长时间了。

    由于年代太过久远,道观所用的木料和成型的石材已经不见了,不问可知是被以前的村民给搬走了,不过根据遗留下的诸多碎石来看,这座道观先前的规模可能不小。 

    左登峰在山腰做了短暂的停留之后开始往上爬,他想爬到山顶看看山脚下的和尚追来了没有。 

    爬到山顶之后,左登峰举目眺望,发现那俩少林寺的和尚已经一瘸一拐的向回走了,这让他放下心来,转而收回视线环视左右,想要寻找一处避风的场所暂作休憩。 

    山顶也有着大量的乱石和建筑基座,这说明这里先前也有一座很大的建筑,山顶风大,杂草较少,左登峰一眼便看到了在乱石堆中躺卧着一尊法像,好奇之下走过去侧目打量,发现这尊法像风化的并不严重,眉眼依稀可辨,左登峰第一时间便认出了这是一尊截教祖师太上大道君的法像,不过他不是根据法像的面部表情看出来的,而是这尊法像手里雕刻着太极图,左登峰对三清的样子记得不清楚,对他们手里拿的什么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除了这尊法像之外,山顶上再没有其他的法像,这就说明这处道观先前是截教的道观。左登峰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村民可能会偷木材石料,但绝不会把三清的法像搬走,一来搬回去没用,二来他们也多多少少也有点害怕。所以山顶上没有另外两尊法像只能说明这里原来就没有,而不是被村民搬走了。 

    简单的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左登峰便发现了在山顶偏东的区域有个避风的山洞,于是找来干草枯枝点上了篝火,此时他体内的灵气已经枯竭,迫切的需要吸纳外界灵气予以补充。 

    温度提升之后,左登峰发现十三不在身边,于是便起身召唤寻找,阴阳生死诀在吸纳灵气的时候不能受到外界干扰,所以每一次左登峰都会把十三叫到身旁负责警戒。 

    走出山洞喊了几声,远处传来了十三的叫声,左登峰循声而至,发现十三蹲在不远处的草丛里。 

    “十三,你在看什么?”左登峰疑惑的看了看十三,十三一直在盯着北面一处石壁,那处平坦的石壁高有五米,长约二十几米,是依山开辟出来的,上面先前可能刻有字迹,但是风化的很严重,很难分辨先前刻的是经文还训律。 

    “喵~”十三闻言转头叫了一声。 

    左登峰见十三神情异常,急忙低头看它的眼睛,发现十三的右眼并没有变成黄色,这就表明它没有看到什么阴性的东西。 

    “走吧。”左登峰抬起头向回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发现十三没有跟过来,而是歪着猫头面露好奇。十三如果遇到了阴物绝对不是这种表情,面露好奇说明它看到了有趣的东西。 

    左登峰见状很是疑惑,便拨开杂草走向了那面石壁,仔细打量过后,左登峰仍然没有发现异常,但是十三的表情却越来越好奇,猫眼睁得很大。 

    “这是一座坟?”左登峰皱眉看向十三。 

    十三闻言摇了摇头。 

    “这里面有东西?”左登峰再度发问,他问的问题都是可以用点头和摇头来回答的。 

    十三点了点头。 

    左登峰得到了十三的答复,立刻想到这面石壁后面极有可能是一间密室,而且密室里的东西在十三看来并不是坏的。 

    想及此处,左登峰好奇之心大起,再度凑近石壁仔细观察,最终在石壁左右靠近山体的地方发现了两处石刻的阴阳太极符,太极符是以凸雕手法雕刻的,阳符比阴符要高出一寸左右。石壁左侧的太极符是一体的,而右侧的太极符阴符和阳符的连接部位有缝隙,一株弱小的草芽从缝隙之中长了出来,如果不是这株草芽,左登峰很难发现这处太极符是分离的。 

    由于阳符比阴符要高,而且两者之间有缝隙,所以左登峰猜测只要摁下阳符就有可能打开密室。 

    即便发现了可能存在的密室,左登峰仍然没有急于下手,而是就地盘坐了下来打坐练气,随后佩戴寒气手套中和阴阳,他之所以要这么做是担心打开密室之后出现危险好来得及逃走。虽然十三的表情说明里面的东西不是阴物,但十三也不是那么着调的,在文登县与那密宗僧人比斗的时候,它就在树上睡着了。 

    中午时分,左登峰气归丹田站了起来,放好寒气手套走向了那面石壁,鼓足勇气探手去摁压太极符的阳符。 

    一摁之下毫无反应,左登峰微一犹豫用上了自身的灵气,用尽全力终于将阳符摁了下去,与此同时石壁传来了沉闷的响声,整面石壁自东向西的缩进了西侧的山体。 

    左登峰一见真的打开了密室,急忙离开石壁跑到了正前方凝神打量密室里的情景,此时正是中午,阳光照进了密室,密室里的景物一览无遗,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密室里除了一尊道士法像之外什么都没有。 

    左登峰疑惑的凑近密室门口打量着密室里的那尊法像,发现法像有真人大小,雕刻的是一个年轻的道士,法像身穿道袍,道髻高挽,柳眉挂月,极为英俊,连五官和衣着都雕刻的传神细微,由于年代过分久远,法像上已经飘落了不少的灰尘。 

    “十三,你就在看这个?”左登峰端详了片刻,转头看向十三。 

    一转头却发现十三的脸上猛然露出了震惊的神情,左登峰见状急忙转头回望密室,一看之下亡魂大冒, 

    法像竟然睁眼了……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 荒野偶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