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五十一章 一丝希望

第五十一章 一丝希望

躺卧在马车上,左登峰久久不能入睡,他一直在想先前发生的事情,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铁鞋是一个很严肃古板的僧人,没想到会是一个又留头发又吃肉的花和尚,而且生性自在,毫不做作,甚至有些顽劣,他被玉拂追了这么久,饿的要死也没有抢夺左登峰手里的鸭子,只是一个劲儿的请求将鸭子施舍给他,即便到最后强行化缘,也指出了左登峰灵气方面的修炼弊病,说白了就是换的。事实上以他的修为,要想出手抢夺,左登峰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因此左登峰判断,铁鞋虽然不守戒律,但是他应该是个好人。 

    但是玉拂也不是坏人,先前在圣经山全真派遇到她的时候,她给过左登峰金豆子,这说明她很有良善之心,最主要的是当日她是和金针前往圣经山与银冠商讨抗日事宜的,坏人自然不会抗日,所以她也不是坏人,既然如此,铁鞋为什么要偷她的猴子? 

    玉拂那只猴子的脖子上有着与十三相似的黄金项圈,这就表明它是六阳之一,左登峰猜测铁鞋偷走它应该跟那句“六阴阴不死,六阳阳长生”有关。 

    有句话叫福至心灵,就在这一刻,左登峰猛然想到了“六阴阴不死,六阳阳长生”背后可能暗藏的深意,“六阴,六阳”指的自然是那十二只对应地支的动物,“不死,长生”更好理解,就是不会死和一直活。唯一不好理解的就是两句话中间多出来的那个“阴,阳”,联想到柳田曾经说过藤崎来中国是为了寻找动物为他们的天皇延长寿命的事情,左登峰感觉这个十二地支里那六只阴属动物可以令女人不死,而那六只阳属动物则可以令男人长生。那两句话说的直白一些就是“六阴女不死,六阳男长生。” 

    每个人的思维敏捷程度不同,思维敏捷的人可以根据一些不显眼的细节推算出事情的真相,而思维迟钝的人则会忽视那些细节,糊里糊涂浑浑噩噩,不到真相大白那一天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左登峰哆嗦了,浑身哆嗦,他激动,非常激动,他之所以激动的哆嗦是因为他看到了希望,如果这两句话说的都是真的,那他就可以去搜寻六只阴属动物救活巫心语。 

    “一定可以,一定可以!”左登峰疯子一般的高声叫喊,他在安慰自己,他现在的情景就像是一个即将淹死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既高兴又害怕,他高兴是因为那六只阴属动物都是神奇的动物,应该真有令女人不死的能力。他害怕是因为这句话的字面意思是可以令活着的女人不死,而没说能不能令死去的女人复活。 

    “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左登峰抽泣着自言自语,没有人能够理解左登峰此刻的心情,这个世上没有人关心他,唯一一个关心他的女人也离他而去了,他能强忍痛苦活下来为巫心语报仇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活着就要面对无边的孤独,活着就要承受无尽的痛苦,男人的责任感令他忍着悲痛活了下来,但他无时无刻不活在痛苦之中,没有希望可祈盼,只有仇恨在支撑。 

    而今他竟然在黑暗之中发现了一丝光亮,尽管这丝光亮是那么的微弱,却总好过一片漆黑。人如果有一丝希望或一点留恋就没谁愿意去死,左登峰看到了希望,他决定为这一丝希望去拼劲全力,这一刻他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找齐十二地支中六种阴属动物,如果运气好,或许巫心语真的可以起死回生,说不定有朝一日她还能再为自己缝补身上这件已然破旧不堪的袍子。 

    心里有了主意之后,左登峰将袍子脱了下来,抱着袍子高声痛哭,他年纪并不大,做不到感情完全内敛,在人前表现出的阴冷孤僻不表示他内心没有柔弱的地方,巫心语为他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临终前的那句‘登峰,我累了’一直像一把利刃刺着左登峰的心,左登峰一直以为今生无法报答巫心语的深情,未曾想竟然有了机会,他怎么能抑制的住内心的激动? 

    痛哭许久,左登峰止住哭泣穿上了袍子,站起身从火堆旁向东走去,他在丈量铁鞋和玉拂一跃之下的距离,由于此处是芦苇湿地,所以左登峰很快找到了二人落下时的脚印,经过测量,左登峰发现铁鞋一跃之下可以达到两百步,约等于一百二十米,而玉拂的脚印在他后面两米处,也就是说玉拂的灵气修为比铁鞋要弱上少许。 

    “一百二十米?”左登峰测量完距离开始从内心计算,他在计算自己的阴阳生死诀达到九倍至尊之境以后能掠出多远,以此推算进入至尊之境以后能否与目前的五大玄门泰斗为敌,经过了许久的计算,左登峰得出了一个大致的结论,倘若自己能进入至尊之境,修为将会略高于铁鞋和玉拂,但是也仅仅能高出少许,不可能高出太多。 

    这一结果令左登峰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五大玄门泰斗很可能也对十二地支的动物感兴趣,他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与五大泰斗为敌,争夺那六只阴属动物。 

    有了计划之后,左登峰开始着急了,先前铁鞋偷走了玉拂的猴子表明他们几个已经开始寻找十二地支对应的动物了,而且藤崎也在寻找,如果下手太晚,那些动物很可能被别人先找到。可是如果现在着手寻找,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就没资格跟人家抢,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提高修为,只有达到阴阳生死诀的九倍至尊之境才有能力参与竞争。 

    心念所至,左登峰戴上寒气手套盘膝而坐打坐练气,一个小时之后气归丹田摇头叹气,阴阳生死诀的修行法门扎实而正统,步步求稳,不能取巧,按照目前的情况来推测,要想聚集足够的灵气冲击至尊之境至少也得七到八年,时间肯定来不及了。 

    这一夜左登峰几乎没有入眠,心急如焚,当务之急是尽快提高自己的灵气修为,可是有什么办法能在短时间内提高修为呢? 

    天亮之后,左登峰套车往东而行,数日之后来到了长春郊外,左登峰卸下大车将那匹马放走了,它一路辛苦换得了终身自由。 

    末代皇帝溥仪现在成了满洲国的皇帝,定都长春,溥仪说是皇帝其实就是傀儡,日本鬼子利用中国百姓对封建皇帝骨子里的敬畏,扶植溥仪登基,干的都是出卖国家利益的坏事,对此左登峰并不关心,在长春寻找了几天,终于找到了这里的防疫给水部队,在暗处观察了一个多星期,在确定藤崎真的不在这里之后左登峰离开长春北上哈尔滨。 

    长春是新京,在东北算是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这里有不少汉奸和鬼子,也有不少有钱人,左登峰离开长春的时候抢到了一辆高档的交通工具,自行车。 

    自行车后面绑了个大筐,筐子是偷来的,左登峰将筐子垫上棉被,十三就待在筐子里。 

    有了自行车,行进速度大大加快,每天能行进两三百里,左登峰在骑车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出现不平的路面,因为路面不平自行车就会颠簸,一颠簸十三就会从筐子里蹿到他肩膀上,十三可不是玉拂的那只猴子,它体型太大,得抓着左登峰乱糟糟的头发才能勉强待在他肩膀上。 

    “快下去,你看看你把我额头挠的!”颠簸路面再次出现,十三又从筐子里蹦了出来蹿上了左登峰的肩膀。 

    十三闻言不情愿的蹦回了筐子,可是一颠簸它又蹦出来了,到最后它发现左登峰真怒了,干脆跳下来跟着自行车跑。 

    左登峰见状便将自行车骑的飞快,以此检验十三的奔跑能力,谁知十三一直跑了一整天也没有露出疲惫的神情,即便如此左登峰还是于心不忍,将筐子设法固定在了前面的车梁上,十三身子在筐里,前爪搭在自行车的车把上,这个姿势让它很满意,不但颠簸的轻了,还能扭着脑袋四处看风景。 

    没过几天左登峰就带着十三赶到了哈尔滨,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很快左登峰就找到了柳田口中的731部队,此时这支部队还没有正式使用731的番号,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关东军防疫给水部,这支部队位于哈尔滨的东南方向,营地面积比其他几处防疫给水部队要大好几倍,鬼子的数量也多,防守更加森严,左登峰好不容易才从附近找到一处适合观察的地点藏了起来,观察了几天之后也没有发现藤崎的身影。 

    虽然没有发现藤崎,但是这几天左登峰看到了太多鬼子的罪行,房间里的他看不到,但是房间外的试验他全都看见了,第一天晚上他看到了鬼子把一群老百姓的衣服脱光赶到了外面,哈尔滨三四月份的气温还在零度以下,鬼子在观察需要多长时间能把一个人活活冻死。第二天下午鬼子抓来了几个女人,拿枪逼着一些肮脏的男人奸污她们,那些男人的下身都已经起泡化脓,不问可知是得了严重的花柳病,鬼子这么做很可能是要研究花柳病菌。对此左登峰只能旁观,因为这里的高墙达到了四五米,他跳不进去。 

    第五天的傍晚,左登峰决定离开了,再看下去他怕自己会疯掉,日本人实在是太坏了,他们喊被他们抓来的人是ma,ru,da。意思是圆木,木头,他们就没把中国人当人看,他们的试验很怪异,举动很疯狂,心理扭曲的很是严重。左登峰观察的这几天也没有白观察,因为他发现了造成日本鬼子心理扭曲的原因,那就是他们的生殖器官普遍比中国男人短小很多,这一生理上的不足令他们对中国人产生了嫉妒的心理,嫉妒心理衍生出了怪异而疯狂的摧残和破坏。 

    临行之际,左登峰冒险抓了一个哨兵,逼问之下对方交代藤崎不在哈尔滨,这一趟白跑了,对此左登峰并没有太过失落,因为藤崎也在寻找十二地支的动物,早晚会产生交集,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提高修为。但是自己目前的修行法门难以在短时间内达到至尊之境,所以左登峰决定去少林寺看看,少林寺在去南京的路上,南京也有防疫给水部队,左登峰要去南京,恰好路过河南少林寺。 

    左登峰想去少林寺自然是冲着玉拂所说的洗髓经去的,不过他没想过去当和尚,他想去观察观察,看看有没有可能把洗髓经偷出来研究研究……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一章 一丝希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