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五十章 夜遇高人

第五十章 夜遇高人

柳田曾经说过藤崎有可能在长春和哈尔滨,所以左登峰决定去东北寻找。 

    左登峰没有坐火车,因为坐火车十三无法处理。他也没有前往沿海地区坐船,他感觉坐船不安全,他选择了最为稳妥的办法,坐马车。 

    马车是雇来的,由于路途太远,车夫要求左登峰先给钱,左登峰同意了,取出一根金条给了车夫,并许诺支付其往返的所有费用,车夫这才套马启程。 

    他没雇带蓬的马车,因为那样太招摇,马车就是普通的平板大车,车上铺着玉米秸秆,上面还有几床破被子。 

    其实左登峰步行的速度比马车快,之所以雇马车还是为了十三,他不舍得让十三走远路。出来这么久了,十三一直不离不弃的跟着他,这让左登峰极为感动,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左登峰不想让十三受一点儿委屈。

    中午时分出发,晚上落脚,第二天清晨左登峰自己赶着马车上路了,车夫半夜时分套车溜了,左登峰发现以后追出了二十里,杀了他,赶回了马车。 

    左登峰木然的赶着车子,脑海里一直浮现出昨天晚上车夫苦苦求饶的情景,如果没有预付车费,他试图逃走左登峰不会怪他。可是钱已经先给了,他再逃跑就是背叛和欺骗,所以即便车夫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左登峰还是毫不留情的杀了他,背叛不被允许,欺骗绝不宽容。 

    路上有很多灾民蹒跚北行,在见到左登峰赶着的马车后纷纷请求搭车,左登峰没有答应,拉上他们就会减慢速度。 

    不过左登峰最终还是拉了一个在路旁生火烘烤红薯的女乞丐,这个女乞丐同样让他想起了巫心语。女乞丐是个不生孩子被婆家休了的女人,前往东北寻找前几年闯关东的娘家人,她的话很少。 

    济南城到新京长春有将近三千里,左登峰赶着马车每天只能走一百多里,走太快马匹受不了。二十多天之后到了东北地界,女人下了车,左登峰送了她几块大洋,转而驾着马车再度北上。 

    到了东北之后,左登峰发现东北百姓的日子比济南等地的百姓要好过一些,因为这里有很多的大山,还有很多未经开垦的土地,从南面逃难来的灾民从这里基本上都能找到吃的东西,这里的土地很肥沃,适合耕种,大片的芦苇地里有很多小水塘,水浅鱼多,山里的野兽也多,很容易就捕捉的到。最大的缺点是这里很冷,从南面过来的人很难适应。 

    夜晚再次到来,左登峰卸下马辕,放马出来吃草,然后找来干枯的树枝芦苇点燃篝火取暖,十三照例出去捕食,这是一片位于小道不远处的芦苇地,去年的芦苇已经干枯却并未倒伏,里面有着很多鸟类。 

    没过多久十三就回来了,肚皮是鼓的,嘴上叼着一只水鸭子。左登峰知道这是十三带给他的,这条小路前后上百里都没有人烟,没有地方购买食物。 

    将水鸭子洗剥干净上火烧烤,与此同时左登峰在脑海里盘算着到了长春之后如何着手寻找,再有七八天就能到长春了,他想提前做好打算。 

    由于心有所想,左登峰便没有注意火上的鸭子,直到传出糊味儿才将鸭子从火上取了下来,去掉烧糊的地方刚准备下口,身旁传来了一句“阿弥陀佛。” 

    这声阿弥陀佛出现的毫无征兆,左登峰闻言大惊失色,急忙转身侧望,发现自己五步之外站了一个圆脸大耳的老头儿,老头约莫五十岁的年纪,头发挺短,胡子挺长,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百衲僧衣,肚子不小,打着赤脚,右手提着一个不大的木箱。 

    “你想干什么?”左登峰皱眉开口,这个老东西跟鬼一样悄然出现,吓了他一跳,这令左登峰很是不快。

    “阿弥陀佛,施主,施舍施舍吧。”老头儿抬起左手摇晃了几下。 

    “你是个和尚?”左登峰再度打量着这个老头儿,虽然这老家伙穿了一身僧衣,但是长的肥头大耳,头发也老长,怎么看怎么不像和尚。 

    “是的。”老头儿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左登峰手里那只烤糊了的水鸭子。 

    “和尚哪有吃肉的?装和尚我也不会施舍的,快走吧。”左登峰摆手轰撵。 

    “我真是和尚,施主,发发慈悲吧,我十几天没吃东西了。”老头儿诞着脸央求。 

    “你怎么不说一百天没吃东西,给我滚。”左登峰站起身给了那老头儿一脚,老东西胡诌八扯,还十几天没吃东西,人不吃饭七天就得饿死了。 

    “好小子,想不到你还是道门中人,那就好说了,你知道我是谁吗?”老头儿被左登峰踢了一脚也不恼怒,反而装出了一副趾高气昂的神情。 

    左登峰闻言愣住了,他刚才那一脚并没有使用灵气,老头儿怎么知道他是道门中人?此外,自从修炼了阴阳生死诀以后他的感官变的极为敏锐,先前老头儿靠近的时候他怎么没有发现。 

    “你谁呀?”左登峰回过神来皱眉发问。 

    “我就是少林寺的明净。”老头儿闻言挑眉回答。 

    “哈哈,你穷的连鞋都没有了,还冒充铁鞋?”左登峰忍不住大笑出声。明净就是铁鞋的法号,这一点圣经山的知客道人曾经跟左登峰说过。 

    “谁告诉你铁鞋就是穿的铁鞋?你看看我脑袋上的戒疤,数数是不是九个,我告诉你,中土佛门有九个戒疤的不超过六个人。”老头儿闻言立刻将脑袋凑近了左登峰。 

    “你就算烫的满头都是疤也不能说明你就是铁鞋。”左登峰摇头开口,佛门僧侣头上的戒疤为数不等,大部分是六个以下,只有高僧才有资格点七个以上的戒疤,这些都是佛门常识,左登峰自然知道,但是他很难将眼前这个肥头大耳的大肚子和尚跟玄门五大泰斗之一的铁鞋联系到一起。 

    “你小子别逼我动手哈,快把鸭子施舍给我。”老头儿闻言猛然睁大眼睛抬高了声调。 

    “你这语气不像是让我施舍啊?!”左登峰陡然挑眉。 

    “哎呀,我求求你啦,快给我吧,我快饿死啦。”老头儿的神情再度转为哀求,与此同时抬头西望。 

    “铁鞋会没饭吃?”左登峰见老头儿色厉声荏,越发的瞧他不起。 

    “完了完了,小娘们儿又追来了,我跟你说,你刚才踢我那一脚虽然未用灵气,但足少阴肾经明显阳气过盛,这就说明你练功的时候未能调和阴阳,以后别练了,再练要死人的。好了,我给你了忠告,换你半只鸭子。”老头儿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通,说完之后左登峰只感觉眼前一花,手里的鸭子已经被他抢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老头儿已经将半边鸭子塞回了他的手里。左登峰反应过来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老头儿已经提着箱子凌空而起,一个起落已然在数十丈之外。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等到左登峰确定刚才那个老僧就是传说中的铁鞋的时候他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喂,你有没有别的吃的?”就在左登峰愕然发愣之际,身旁又落下了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年轻道姑。 

    “啊?”左登峰看清那道姑的样子之后不由得发出了惊呼,这个女人竟然是玉拂,当日在圣经山全真派,她给过自己一颗金豆子。 

    “有没有?”玉拂的神情也极为焦急,说话的同时不停的翘首东望。 

    “这颗金豆子还给你,这根金条也送给你,还有这半只鸭子也送你了,铁鞋往东跑了,你快去追吧。”左登峰闻言急忙从怀里掏出了玉拂当日送给他的金豆子和一根大金条,连同手里的半只鸭子一起递了过去,玉拂在他落魄的时候送过金豆子给他,这是左登峰有生以来收到的最重的礼物,所以他一直感念于心。 

    “哦~是你呀。”玉拂闻言侧目打量着左登峰,她的语气表明她记起了左登峰。 

    “谢谢你,这些送给你。”左登峰将那颗金豆子和金条以及半只鸭子一并递了过去。玉拂身上的衣服其实还是那件白色道袍,只不过沾满了灰土,这表明她先前追赶了铁鞋好久了,铁鞋没时间吃饭,她肯定也没有时间进食。 

    “我先前真是高看了你,我还以为你能不离不弃,没想到你跟那些臭男人没什么两样。”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玉拂猛然挥起拂尘将他手里的金条等物扫到了一旁。 

    “我没别的意思,你……”左登峰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玉拂的拂尘丝非常锋利,一扫之下左登峰双手全是细微的血口。 

    左登峰的话还没说完,玉拂便探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在玉拂握住他手腕的瞬间,左登峰便感到一股霸道的灵气自玉拂五指之间侵入了自己的经络,于经络之中快速游走了一圈儿便闪电撤回。 

    “怪不得你阳气这么重,你走火入魔了?”玉拂皱起了眉头。 

    “我不会炼精化气的法门,用的是化血为气。”左登峰点头开口。 

    “我错怪你了,你目前的情况非常危险,再炼下去会丢掉性命,告诉我你的仇人是谁,我帮你杀掉。”玉拂快速的问道。 

    “谢谢你,铁鞋跑远了,你快去追吧。”左登峰冲玉拂真诚的道谢。 

    “男人就应该像你这样,多保重吧。”玉拂冲左登峰重重点头,说完便向东掠去,一掠之下,亦是数十丈。 

    玉拂走后,左登峰愣住了,玉拂说的话有很多地方他听不明白,不过在他看来玉拂这个女人神经兮兮喜怒无常,还有就是铁鞋和玉拂的修为都同样高深恐怖。 

    “去少林寺吧,求方丈收留你,只有洗髓经能救你性命。”就在左登峰抬手检查双手伤势的时候玉拂又掠了回来,撂下一句话再度离去。 

    左登峰呆立良久才回过神来,低头捡起了金条金豆和那半只鸭子,此时十三也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见到十三,左登峰猛然想起玉拂肩膀上的小猴子不见了,联想到铁鞋手里提着的木箱,左登峰猜测玉拂之所以追赶铁鞋,很可能是因为铁鞋偷了她的猴子。 

    “铁鞋偷她猴子干嘛?”左登峰走近马车从棉被上撕扯布条包裹自己双手的伤口,包扎好伤口,左登峰将那半只没有任何佐料的鸭子啃吃掉了,随即盖上被子躺了下来。 

    这两个人的出现令左登峰感觉到了自己修为的低微,不过无论如何报仇是第一位的,打死他也不会去少林寺当和尚。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十章 夜遇高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