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四十八章 兵行险着

第四十八章 兵行险着

算命先生疑惑而怪异的神情令左登峰感觉自己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尴尬点头匆忙离去了。 

    济南城周围的镇子也有日军驻守,为防被日军发现,左登峰买了些食物便回到了山上,从山中寻到一处避风的草窠躺卧休息,下午两点左登峰醒了,发现十三正趴在旁边进食,这次它抓到的是只白色的鹭鸟。 

    左登峰木然的吃着上午剩下的食物,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好,柳田被村民送走了令他感觉吃了个大苍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寻找藤崎报仇比他先前想象的要困难的多,首先寻找他就是个问题。 

    填饱肚子,左登峰开始盘膝练气,傍晚时分气归丹田摘下了手套,转而叹气站起带着十三往东走去,他之所以叹气是因为阴阳生死诀的修炼进展极为缓慢,进入三正之境以后需要聚集大量的灵气才能冲击至尊之境,他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聚气缓慢,阴阳生死诀是阐教的法术,非常正统也非常沉稳,聚气必须靠长时间的盘膝打坐,静心苦修,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令左登峰心情烦闷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随着修为的缓慢加深,他体内阴寒之气越来越少,对寒气手套的依赖也越来越大,按照这种情况下去,等到进入阴阳生死诀的至尊之境,他即便不使用灵气也要一直戴着这只手套,不然就无法压制体内过盛的阳性灵气。 

    晚上八点,左登峰来到了山下的村子,发现先前送柳田进城的那架马车已经回来了,这就说明柳田并没有杀这些人,至于他是否兑现了一百大洋的承诺,左登峰不关心,驻足观望片刻之后,他从村口走过,进入了城郊。 

    左登峰想象中全城戒严大肆搜捕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街道上还是有着大量的灾民,鬼子的巡逻队伍也没有增加。左登峰在城郊观察了许久,没有发现异常,便顺着小路回到了窑子街。在窑姐房间住的那段时间左登峰暗中留心了一条从窗户离开的路线,当时是为了防止窑姐出卖他,这次他走的就是这条路,从窑子街西侧迂回到了窑姐居住的楼房后面,从一处废屋的屋顶跳到了楼房的二楼,然后快速的从二楼阳台爬上了三楼窗户,窑姐所住的房间有两扇窗户,左边一扇没有插销,左登峰推开窗户快速的进入了房间。 

    窑姐已经搬走了,房间里很黑很空荡,左登峰拉过椅子坐到了窗口,皱眉打量着1875部队的情况,这里还有八个鬼子曾经侵入过清水观,左登峰要杀掉他们。柳田的获救令他感觉报仇报的不彻底,心中一直憋着火,很是后悔不应该将其交给那些村民,不过仔细想过之后他也就坦然了,柳田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令他对藤崎的情况有了了解,这就算他戴罪立功了,况且柳田的四肢都已经被他打断,手指也被他掰断,即便手指接的上,四肢的关节肯定不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说白了他已经是个废人了,杀不杀的也没多大意思,况且罪魁祸首也不是他,藤崎才是元凶。 

    左登峰在黑暗之中向外张望,1875部队没有什么异常,楼顶上的机枪手已经换了人,院子里没见大狼狗转悠,十三先前那几爪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部队遇袭怎么会不加强警戒?左登峰疑惑的皱了起眉头,他知道济南城很可能有投靠鬼子的道门中人和武林高手,自己昨天晚上表现出的特殊能力鬼子们都看到了,他摸黑跑回来已经非常冒险了,他得提防鬼子找道门中人和武林高手来对付自己。 

    除了与那个使用大手印的密宗僧人交过手之外,左登峰并没有与其他道门中人和武林高手交手,所以他并不了解这两类人谁更厉害,不过在他看来道术和武术就像一棵树上的两个树杈,一开始的修行法门都差不多,到了中期才出现了分叉,道门中人主要修行对外界灵气的引导和利用,武林中人则更侧重将自身灵气加以淬炼和提升,武术和法术一开始是一样的,中期应该也是不分伯仲,但是如果到了巅峰状态,武术一定不是法术的对手,因为武术使用的是自身的灵气,自身灵气毕竟是有限的。而法术调用的是外界的灵气,外界灵气可是无穷的。 

    静静的观察了许久,左登峰发现鬼子营地附近并没有任何的异常,看来柳田死里逃生之后的确萌生了退意,不然不会不采取任何的搜查和抓捕行动。 

    昨天晚上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窑子街的窑姐站街接客,此时天气已经转暖,窑姐们穿的花红柳绿,身体曲线也隐约可见,发出的莺声浪语也令左登峰大为皱眉,巫心语已经走了好久了,从巫心语死后他就开始了苦行的生活,没有再碰女人。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丧失了男人的能力,他在这种地方也不可能一点旖念没有,但是最终他还是竭力将旖念压制了下去。 

    他之所以能将旖念压下去靠的并不是阴阳生死诀,因为阴阳生死诀没有炼精化气的法门,他靠的是自己的意志,这是自己和自己的战斗,是心理和生理的较量,他不敢让自己放纵,因为他知道一旦放纵就无法回头,所以每当他有了旖念之后他就会去回忆巫心语抱着他洒血疾奔的情景和窑姐门口垃圾桶里的秽物,这两者相比,左登峰立刻欲念全消。旖念发自本性,每个男人都会有,他管住了自己,所以他配得上巫心语。那些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只能配得上窑姐垃圾桶里的污秽。 

    一直到天亮,左登峰也没发现1875部队有什么异常情况,清晨时分左登峰眯了一会儿,临近中午,他发现鬼子将军车开到了小楼门口,又是抱被子又是拿箱子的往车上装东西,随后使用担架从楼里抬出了一个人,虽然那人被包扎的犹如木乃伊,但左登峰猜测那个人应该就是柳田,这一幕令左登峰大感意外,因为1875部队里面有医疗设备,柳田为什么这么着急走?一开始左登峰以为柳田是为了兑现对他的承诺,后来左登峰才想明白了,军营里虽然有医疗设备,但是那些身穿白大褂的医生都被他给打死了。 

    如果是将柳田送医,那就不会拿行李,看架势是真要送他回国治疗。 

    军车开走之后左登峰再次坐了下来,随后几天他一直躲在这个已经空了的房间里,这几天他都没有吃东西,他很饿,但是他不想随便出入暴露自己,他非常清楚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正面对抗枪支。 

    第三天晚上,从军营里出来四个鬼子向窑子街走来,走近以后左登峰发现这四个人全部是当日闯进清水观的人,鬼子是不碰站街的窑姐的,因为这些女人岁数大了,他们去了有年轻女人的八卦楼。 

    见此情景左登峰快速的扭开了房门从正门走了出去,此时左右的窑姐都在外面揽客,不会注意到他,此外这个地方以后也不能再用了。 

    走到二楼的时候左登峰发现了外面平房屋顶上的十三,这几天十三一直在暗处徘徊从未走远,左登峰冲其招了招手,十三会意,跳上了南侧的屋顶从房顶跟随着左登峰。 

    左登峰离开楼房之后一直向南走去,在八卦楼和街口之间找了一处废弃的房子躲了起来,他之前见过鬼子出来糟蹋女人,其实用糟蹋不合适,因为那些女人都挺乐意,不管是怎么回事儿,总之鬼子在八卦楼里待的时间不会超过半个小时,也不知道是上级对他们外出的时间有规定还是他们本身就是那么快。 

    没过多久,几个鬼子便从八卦楼走了出来,不过这次他们没有像以往那么大声说笑,而是快速的向军营走去。临近墙角的时候左登峰从里面冲了出来,四拳过后直接将鬼子全部放倒,由于担心鬼子发出叫声,他这几拳用了全力,飞溅而出的鲜血沾到了他的袍子上,他懒得再更换衣服了,以血还血。 

    左登峰将四个鬼子打死之后,猛然发现对面不远处有一个窑姐惊恐的看着他。 

    “不要叫,快离开这里。”左登峰快速冲上前去冲窑姐说道。 

    那窑姐闻言瞪圆了眼珠子盯着左登峰,明显是吓傻了。左登峰见状也不再搭理她,快速的回到对面将四具鬼子的尸体扔进了废屋。 

    就在此时,街道对面传来了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左登峰转头回望,发现那浓妆艳抹的窑姐正扯着嗓子张着大嘴在嚎叫,左登峰从未发现女人的嘴巴可以张的这么大。 

    女人的嚎叫激怒了左登峰,猛然上前挥拳将窑姐砸倒,与此同时高喊了一句“别叫了,我给钱还不行吗?” 

    远处的那些窑姐和嫖客听到左登峰的话后立刻自以为是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收回视线各忙各的去了。

    左登峰成功的误导了周围的人,转而拖着窑姐回到了街道对面将其扔进了废屋,窑姐是死是活他不关心,不死幸运,死了活该。 

    随后左登峰再度回到废屋躲了起来,这四个鬼子应该是一个班的,不然不可能四个人同时外出,他们出来之后没有及时回去,肯定会有鬼子来找他们,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会是他们一个班的。左登峰不想从这里磨蹭了,他想尽快杀掉剩余的那四个鬼子,然后赶去东北寻找藤崎。 

    左登峰刚刚回到废屋藏好,远处就扭来了一个叼着香烟的窑姐,一开始左登峰并没有在意,但是当那窑姐从街道对面冲废屋走来的时候左登峰看清了她的样子,这时他才知道这个窑姐是假装的,而且她明显是发现了他藏在废屋里。 

    这一刻左登峰有了跑出去踹她的冲动……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四十八章 兵行险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