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四十四章 独陷虎穴

第四十四章 独陷虎穴

小楼里面有电灯,很是明亮,进楼之后左登峰停了下来左右环视,发现一楼的房间门都是开着的,看情形应该是鬼子的兵舍,在楼道入口处有向上和向下的楼梯,向上通向二楼和三楼,向下通向地下室。 

    左登峰微一停顿便顺着楼梯向上跑去,他要上去杀掉那三个拿机枪的鬼子,为自己最后的撤离扫清障碍。

    刚跑上二楼,左登峰就与一个从拐角走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稳下身形定睛一看,左登峰立刻就红了眼,这个正在扣着军装纽扣的鬼子正是当日扮作马夫闯入清水观的柳田少佐。 

    “你是什么人?”柳田少佐探手想要拔出腰间的手枪,他已经认不出蓬头垢面的左登峰了。 

    柳田喊的是中国话,左登峰自然听得懂,退一步说即便柳田说的是日语,他也听得懂,但是左登峰没有回答,猛然上前伸出左手抓住了柳田想要拔枪的右手,随即右拳连出,径直砸向了柳田的双肩和双膝,伴随着四声瘆人的骨折之声,柳田痛嚎着瘫倒在地,不停的翻滚。 

    “院子里有敌人,院子里有敌人。”左登峰将柳田的手枪踢飞,随后快速的以日语高喊着冲上了三楼,驻防小楼的日军有一百多个,不可能全部熟悉彼此的声音,左登峰高喊的目的有三个,一是混淆柳田的痛嚎,二是让楼上的机枪手误以为他是战友,最后一点就是将鬼子的注意力转移到院子里。 

    左登峰叫喊着冲上了三楼,三楼是处阁楼,阁楼分了三个房间,房间门都是开着的,左登峰快速的冲了进去将三个机枪手逐一挥拳打死,他之所以敢贸然闯入是因为他先前在远处观察了很久,知道机枪很重,鬼子不能随便调转枪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此刻那三个鬼子都探头从院子里寻找敌人,压根儿没想到喊着日语冲上来的人才是真正的敌人。 

    左登峰将负责东面警戒的机枪手打死之后向外眺望,发现大量的鬼子正躲在墙后向外开枪,左登峰此时杀机大起,见状立刻上前抓起了机枪,一扣扳机没扣响,这时候他已经知道开枪要拉枪栓了,拉栓上膛之后再扣扳机,“突突突突……” 

    枪是响了,可是没响几声,因为左登峰从来没开过机枪,他没有想到机枪的后坐力比土枪大了这么多,他不会控制,也不会瞄准,这几枪全打空了。 

    “混蛋,铃木,不要开枪。”下方的日军发现了三楼传来的枪声,急忙转头高喊。 

    “哈伊。”左登峰扯着嗓子高喊,幸亏此时是黑夜,不然鬼子一定能看到三楼开枪的不是什么铃木。此时外面枪声很乱,鬼子也没注意左登峰的嗓音不对。而左登峰喊过之后也随即扔掉了手里的机枪,这破玩意他还是不会用。 

    扔掉机枪之后左登峰快速的冲向二楼,冲到楼梯拐角的时候他发现一个身穿军官衣服的鬼子正蹲在嚎叫不已的柳田身边拿枪对着楼梯,左登峰见状急忙侧身,与此同时枪声响了,子弹穿透了左登峰肩头的棉袄打到了墙上。 

    “操你妈的。”左登峰顾不得检查肩膀是否受伤,猛然跃起冲到了鬼子军官的面前,右拳疾摆,径直将其砸到了西侧墙壁,一拳过后恐其不死,再度上前补上了一脚。他之所以不将柳田立刻杀死并不是单纯为了折磨他,还有另外两个重要的原因,一来柳田是这里的指挥官,抓住了他可以当人质。二来罪魁祸首藤崎大佐不在这里,左登峰要从柳田嘴里逼问出他的下落。 

    将那偷袭的鬼子打倒在地之后,左登峰立刻拖着痛嚎的柳田下了楼,一楼的鬼子已经全部跑出去应付敌人去了,二楼住的可能是柳田和那个拿枪偷袭的鬼子军官,此时楼里一个鬼子都没有,左登峰拖着柳田向地下室跑去,跑到地下室的拐角,发现几个身穿白大褂的鬼子正从里面走出来观察情况,这些人都没有佩戴枪支,见到左登峰拖着柳田冲了进来惊恐之下立刻转身逃跑,左登峰见状放下柳田追了上去,一阵拳打脚踢全部放倒在地,超出常人三倍的三正之境与武林高手对决或许有所不足,但是杀这些普通的鬼子却绰绰有余。 

    左登峰本身只是个柔弱的书生,有今天的能力全靠修行了阴阳生死诀,道术使用的是体内的灵气而不是寻常的力气,只要体内灵气不绝就不需要休息,因此左登峰将那些身穿白大褂的鬼子杀掉之后并没有丝毫的喘息,走回来拖着柳田向地下室走去,柳田是护身符,即便他嚎的比上架待宰的猪还难听左登峰也不会让他离自己很远。 

    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地下室的面积比地面上的建筑要大很多,一条南北的走廊有五十多米,走廊两侧都是铁门,门上没有窗户,左登峰放下柳田随手拉开一扇铁门,发现里面有几张台子,台子上面摆放的都是一些他不认识的仪器,左登峰快速的拿出照相机拍下了里面的情况,随即走到另外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放的都是些瓶瓶罐罐,罐子里是黄色的液体,液体里浸泡着各种各样的人体器官,其中一个瓶子里竟然泡着一个还没有完全成型的胎儿,房间里的情况令左登峰暗自心惊,这些人体器官都是日本鬼子从中国人身上挖出来的。 

    但是令他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第三个房间里放着两张铁案子,案子上躺着两个一丝不挂的人,左面的案子上躺着一个年轻男人,右边案子上躺的是年轻的女人,女人的腹部有着简单缝合的痕迹,男人的腹部已经被割开,内脏器官裸露在外。尽管事先已经知道这里是鬼子进行人体试验的地方,但是真正看到这些血腥的场面左登峰还是忍不住面皮抽动鼻翼疾抖,女人躺卧的铁案子旁边有着一张写有字迹的标牌,左登峰拍照过后探手拿过,发现上面以日文记录着这次实验的内容,这次鬼子进行的实验是将腹腔内的器官全部取出再放回去,观察人体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将错位的器官调整到正常位置。 

    这一男一女都没死,男人可能处于麻醉状态,一直闭着眼,而那女人在见到左登峰之后发出了微弱的求救声,这一刻左登峰是想救她的,但是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将她带出去,况且即便将她带了出去她也活不了,短暂的纠结之后,左登峰抓过铁案上遗留的手术刀送了他们一程。 

    从怀里掏出手表戴上手腕,左登峰发现时间过去了四分钟,虽然时间充裕,左登峰还是加快了速度,依次进入了其他房间,他发现右侧房间是进行人体实验的区域,由于时间仓促,左登峰并没有仔细观察鬼子的实验内容,加上灾民还没抓来,所以实验室有一些是空的。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左侧的那些房间里竟然养着各种各样的老鼠,还有一些大箱子里关着没穿衣服的活人,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们身上都爬满了跳蚤。 

    拍下了大量的照片之后左登峰开始回返,此时有很多房间他还没进去过,但是他不想进去了。装好照相机便拖着柳田向上走,今天只能杀这么多了,先把柳田带出去逼问出藤崎的下落,剩下那几个鬼子慢慢想办法收拾。 

    刚刚走出地下室,左登峰就听到了鬼子的声音,鬼子已经发现有人侵入了他们的营地,此刻已经开始搜查。 

    “支那猪,你逃不掉了。”先前一直在叫痛的柳田听到了同伴的声音,立刻大叫出声。 

    “真让这个女人给害死了。”左登峰反手给了柳田一巴掌转而拖着他快速的跑回了地下室。此时只过去了七分钟,按理说纪莎和贾正春等人不应该撤退,但是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贾正春等人并没有坚持十分钟就撤退了,先前左登峰在地下室一直听到外面有枪声,实际上那个枪声是鬼子在院子里追杀灾民的枪声。 

    根据外面传来的声音来看鬼子并没有全部回来,这就表明纪莎等人是撑不住逃跑了,所以鬼子分出一部分兵力去追赶他们去了,如若不然鬼子不止外面这些。 

    左登峰此刻在心里将纪莎的祖宗三代问候了个遍,他痛恨纪莎言而无信舍弃了他,也生气自己报仇心切轻信于人,但是不管怎么说总得先想办法逃出去,可是地下室的出口已经被鬼子堵住了,而且外面的鬼子也听到了柳田的喊叫,此刻正快速的向这里聚集,这可怎么逃?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十四章 独陷虎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