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三十九章 无奈之举

第三十九章 无奈之举

古人曾以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来形容济南,由此可见济南是一座城中有山的城市,左登峰从济南东郊找到了一处绵延十几里的大山安置十三。 

    “你从这里等我,我每隔三天就会回来看你一次。”左登峰出言说道。他目前所在的是山中一处废弃的寺庙,僧人化缘,道士自足,兵荒马乱的年代没有香客和居住的供养,和尚挨不过饿,大多都跑掉了,所以废弃的寺庙比废弃的道观要多的多。 

    十三闻言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点头过后继续拨弄着那只从角落里抓到的耗子,十三非常喜欢抓耗子,但是它只是喜欢拿这种小动物当玩具,玩够了就放,不杀也不吃。 

    左登峰见状转身向山下走去,黎明时分他找到了贾正春所说的那栋三层小楼。小楼周围立有院墙,院墙高达两米,墙头有五十公分左右的铁丝网,高度达到了两米五。 

    正如贾正春和纪莎所说,这里守卫的非常森严,楼顶有三个观察口,每个观察口都架着一挺机枪,十几名哨兵荷枪实弹的在门口站岗,另外还有八人的巡逻队伍围绕着小楼巡逻。 

    小楼附近并没有很高的建筑,所以左登峰无法攀高俯察院子里的情况,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左登峰也不敢跳起观察,只能等到晚上再做打算。 

    这栋小楼附近都被鬼子戒严了,严禁居民靠近,左登峰只能蜷缩在远处的墙角观望,好在此刻济南城的灾民数量众多,他在墙角蜷缩着也不引人注意。 

    阴阳生死诀的修炼左登峰从未懈怠,这个从上古阐教遗留下来的法术威力巨大,但是三正之境只能算是初窥门径,只有修行到九倍于常人的至尊之境才算是炉火纯青,九九八十一倍的无穷之境乃登峰造极。这段时间左登峰深深的感觉到三正之境的阴阳生死诀威力实在有限,倘若进入至尊之境,鬼子的长枪就对他构不成威胁了,因为至尊之境有九倍于常人的反应速度。 

    蜷缩在墙角,左登峰开始吐纳练气,吐纳练气是吸收外界灵气的方法,这个阶段是无需佩戴寒气手套的,临近中午,左登峰悄然戴上了寒气手套,从外界吸纳来的灵气必须经由本身元气调和之后才能储存使用,而这个过程则必须佩戴手套平衡阴阳。 

    下午两点,左登峰站起身离开了,他身上已经没有钱了,得找地方将怀里的夜明珠换成钱,不然吃饭就成问题。 

    乱世之中当铺四处可见,没落的旺族,贫苦的百姓,拦路的劫匪,抢劫的官兵都会到当铺以各种物件典当现钱,左登峰找了一家门面很大的当铺走了进去。 

    这处当铺是安徽人开的,掌柜的喊朝奉,安徽的朝奉和绍兴的师爷一样都是全国有名的,不管你当的是贵重的宝物还是普通家什,他们都会直接给出最公道的价格。 

    “唱不唱?”老朝奉接过左登峰递过去的夜明珠端详了许久转头看向柜台外的左登峰。 

    “看价,不唱。”左登峰摇头开口。民国时期的当铺在典当东西的时候都会大声说出东西的来历,一来让小伙计记录被典当东西的情况书写当票,二来让典当者听听他们看的准不准。左登峰的这颗夜明珠来历不明,当铺之中杂人又多,所以他不想让对方大声说出来。 

    老朝奉闻言将夜明珠交还给左登峰,然后招手示意小伙计拿过文房四宝,开始书写价格。他们这一行有个规矩,就是东西在被典当之前不会离开原主人的视线。 

    此刻左登峰已经知道这颗夜明珠价值不菲了,因为如果不值钱,当铺直接就唱出来了。 

    老朝奉写完之后将那写有价格的黄纸递给了左登峰,左登峰接过一看,活当七百,死当九百。 

    “死当。”左登峰将那颗夜明珠又递了回去,活当就是当掉之后有钱了再赎回去,死当就等于直接卖掉,所以死当的价钱比活当的要高。 

    “我要现钱。”左登峰签字画押开口说道。他自然不会写真实的名字,画押就是摁手印。 

    画押过后,老朝奉将左登峰引入了内室,上了茶水,片刻过后伙计提出了三个白布包,不问可知里面放的全是大洋。 

    “换成两大八小和大洋六十枚。”左登峰皱眉开口。这么多大洋,他携带不方便。此外此时虽然还没有大黄鱼小黄鱼一说,却已经有了大小金条,大金条十两,小金条一两,一个小金条折合大洋三十,一个大金条就是大洋三百。 

    朝奉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命令伙计前去换金条。交易完毕,左登峰将钱贴身放好,转身走出了内室。 

    “天王送财神。”老朝奉高声呼喊了一句。安徽人做生意非常讲究,当铺里都养着会武功的练家子,客人典当大额现金之后,当铺都会派人将他们送回家,在路上钱被人抢走,当铺会负全责。 

    “不用送了。”左登峰走出了当铺。 

    左登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在拿到钱后他极为伤感,这么多钱,如果巫心语还活着,那他们这一辈子就衣食不愁了,可惜巫心语走的太早了。 

    有了钱,左登峰并没有去饭馆儿吃饭,而是买了几个窝头啃吃着向1875部队的方向走去,他要守在那里观察情况。 

    这一次左登峰并未回去先前的墙角,而是绕到了1875部队西侧的一条街道上向东张望,这条街道是条窑子街,妓院遍布,此时已近傍晚,被岁月和风尘摧残的红颜老去的女人们站在街道旁等候着下一个摧残并延续她们生命的嫖客,这条街上生意最好门面最大的是一座名叫“八卦楼”的妓院,是谁为妓院起了这么一个文雅的名字左登峰不知道,但是他看到了这家妓院有身穿日本军服的鬼子出入。 

    从这条街上也可以看到那栋三层小楼,楼顶上的瞭望口一名鬼子正在用望远镜向这边眺望,他自然不是在观察情况,而是在看女人。 

    即便左登峰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却仍然有几个岁数大的站街女子走到他身边跟他说“十个铜子,八个铜子”这样的话,对此他视如无睹,低着头快速的走过了这条街。 

    走到街头,左登峰擤了擤鼻子,那些女人身上的胭脂气味令他深感厌恶,他不想让这种暧昧的气味残留于鼻腔。 

    走到街头之后,左登峰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楼顶那个负责西方瞭望的鬼子,等到他放下望远镜之后,左登峰旁观左右无人,立刻跳上了一颗大树,从远处俯视那栋三层小楼里的情况。 

    三层小楼是单独的一栋建筑,坐落于院子正中,院子占地十几亩,里面很是空旷,没有任何可供隐蔽的建筑或植物,从小楼到院墙之间有很远的一段距离,院子里有几条狼狗在嬉戏,倘若跳进院子,第一时间就会被狼狗发现,而楼顶上的三个机枪手可以分别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射击,贸然闯入,等于送死。 

    左登峰观察了许久从树上跳了下来,绕回了小楼正面的街道,找到一处避风的墙角蜷缩了下来。目前还没有摸清对方的情况,只能在外面等待观察。 

    夜半时分,左登峰发现从部队的正门走出了几个鬼子,嬉笑着向西面的窑子街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着污言秽语,不问可知是找女人发泄去了。 

    鬼子从左登峰身旁走过,左登峰想要出手,这些鬼子其中一个曾经去过清水观,而且他们都没有携带长枪,。但是左登峰最终忍住了没有动手,因为先前那个前往文登县的中年僧人正是从济南赶过去的,也就是说济南城里还有高手存在,杀了这些鬼子很简单,但是杀了他们之后必然打草惊蛇,鬼子闭门不出还好说,万一找来高手,以自己目前的三脚猫道法,很难有好果子吃。 

    左登峰在墙角蜷缩着等待,此时虽然已经开春,但气温仍然很低,左登峰只能运转灵气抵御寒冷,天亮之后,竟然飘起了雪花,就在左登峰想要起身活动暖暖身子之际,从远处走来了一个拿枪的鬼子,走近之后抬枪指着左登峰。 

    左登峰见状立时瞪圆了眼睛想要出手,结果发现那鬼子只是吆喝着“不走,死了死了。不走,死了死了”轰撵他。 

    左登峰无奈之下只好站起身离开了角落,看来这里的鬼子防守的确严密,连乞丐都不允许在附近逗留。 

    离开角落之后,左登峰无处可去了,如果再从附近观察,鬼子一定会起疑,可是如果离的太远,也就无从观察鬼子的情况了。 

    左登峰徘徊在街头,四处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可是这附近根本就没有隐蔽的地方,而且周围也没有很高的建筑。 

    就在左登峰左右为难之际,他猛然想起了那条窑子街上有一座破旧的楼房,想及此处快步的走到了1875部队西侧的那条街,此时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非常的安静。 

    那栋破旧的楼房在街道的北侧,从那里可以大致看到1875部队内部的情况,虽然角度并不是非常好,却也只能将就,如果角度很好的话,鬼子也不可让容忍这种地方的存在。 

    根据这栋破旧的楼房外面挂着的衣物来看,这里住的都是站街的窑姐,这让左登峰暗自皱眉,古语有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要是进了这种地方,看是可以不看,听是一准儿得听。此外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如果窑姐人品不可靠,告密出卖了他怎么办? 

    想及此处,左登峰摇头离开了,人品可靠就不会当窑姐了。 

    在周围转悠了两圈儿,左登峰又转回来了,只有这里是最佳地点,其他地方根本就看不到院子里的情况。

    目前摆在左登峰面前的情况很严峻,他不能一个一个的收拾那些鬼子,不然对方就有了防备,要下手就必须一次性解决,要想一次性解决就必须了解情况并制定相应的计划。所以他无论如何也得从这里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 

    白天,窑姐是不出门的,夜幕再次降临,女人们纷纷走了出来,左登峰白天已经看到那个房间里露脸的女人,知道她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因而等她走出来之后,左登峰就迎了过去。 

    房事过度会加速女人的衰老,眼前这个女人可能年纪并没有四十岁,但是脸上已经有了褶子。 

    左登峰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因而上前之后紧张的说不出话来。那女人见状也很是疑惑,皱眉打量着左登峰。 

    “我不是那种人。”左登峰紧张之下有些语无伦次。 

    “你没有钱?”中年女人出言笑道。 

    左登峰闻言连连摇头,事实上他有钱,女人说他没钱是不对的,所以他摇头。不过摇头过后他感觉摇头代表着没钱,于是又点了点头,可是想了想点头也不对,好像点头代表着女人说对了。 

    “唉,我帮你打个手铳吧。”那女人拉着左登峰转身走向暗处。 

    “我有钱,上去说话。”左登峰挣脱她的手,从兜里掏出一枚大洋放到了那个女人的手里。女人笑着拿起手中的大洋吹风听音,随即露出了愕然的神情,她已经确定大洋是真的了。 

    “我找不开,不过我可以多陪你几次。”女人紧紧的握着那枚大洋。一枚大洋相当于一百多个铜子,她一夜也赚不了这么多。 

    “带我去你房间。”左登峰点头开口。 

    女人闻言连连点头,将那枚大洋贴身藏好,转身上楼。左登峰几度皱眉,最终鼓起勇气跟了上去…… 

1875部队为真实历史,西面那条街是窑子街也是真实记载。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无奈之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