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三十四章 初逢对手

第三十四章 初逢对手

左登峰不拍还好,两巴掌下去,那本来还在抽搐的鬼子直接伸腿断气儿了。 

    鬼子死后,左登峰探手抓过一只长枪,一扣扳机,又没响。 

    “什么破玩意。”左登峰暗骂着扔掉了手里的长枪。事实上日本鬼子的枪支除了王八盒子容易卡壳之外其他的枪支没那么高的事故率,这只长枪没响是因为子弹根本没上膛,但左登峰不知道这些,从这一刻起他更加不相信枪支了。 

    扔掉长枪之后,左登峰反应了过来暗呼侥幸,他先前之所以想要开枪是想让枪声把鬼子引出来,现在想来幸亏枪没响,如果枪响了鬼子肯定会拿着枪出来,到时候没等看清他的样子就开枪了。 

    出声高喊也不行,鬼子听到了还会拿着枪出来,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进去吓唬吓唬鬼子,反正退路没有阻碍,吓唬完了就跑。 

    打定主意,左登峰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兵营,偷偷摸摸的进去倘若被人发现立刻就会开枪,大摇大摆的进去表示问心无愧,即便碰巧被鬼子发现,他们也会先问一句‘干什么的’之类的话,届时他便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 

    进入兵营之后,左登峰发现食堂方向有着灯光,走近之后发现一屋子的鬼子正在吃晚饭,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鬼子在吃饭的时候规矩的很,坐的非常端正,各自吃着碗里的食物,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一幕令左登峰暗自惭愧,这一群悄无声息进食的鬼子就像一群安静的恶狼,如果换成国军,那一准儿是一屋子大声喧哗的鸭子。 

    左登峰在门外犹豫了许久,屋子里人太多了,灯光也太亮,左登峰并不希望这些人看清他的样子,他只想让他们看到个大体的轮廓,洗清银冠的嫌疑就算达到目的了。左登峰想了想拾起了一枚石子想要打碎食堂的一盏灯,但是瞄了半天也没下手,他虽然学习了初期的阴阳生死诀,运用的却并不娴熟,由于报仇心切,只摸索了几天就出来了,除了力气大,跑的快,蹦的高,反应快这几样重要的本领之外,其他的一概不会,万一石子儿没打碎灯泡,丢人不说,还会惊动这上百个鬼子,鬼子吃饭的时候枪也放在旁边,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斟酌再三,左登峰并没有冲进食堂,而是走向了食堂后排的一间有着亮光的房子,那间房子之前是学堂老师的宿舍,此时住的肯定不会是老师了。 

    走近房子之后,左登峰发现房前的木桩上拴着一头骡子,房门是关着的,玻璃上也贴上了白纸,阻挡住了外界的视线。 

    左登峰贴近房根儿侧耳倾听,发现屋里有说话的声音,根据声调的不同,左登峰感觉里面应该有五六个鬼子,交谈的内容是一会儿要好好款待从省城请来的尊贵客人,还有就是给客人安排住处。 

    左登峰偷听了片刻,转身走过去将那头骡子从木桩上解开了,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听到屋里的鬼子要请那位重要的客人吃‘美味的生马肉’。先前左登峰也曾经听过王老爷子说起日本人的饮食习惯,知道日本人不喜欢吃馒头,米饭是主食,喜欢吃油炸的和生的东西,肉类最喜欢的是马肉,马肉和鱼肉都是生吃的,鸡肉和猪肉是炸着吃的。不过日本可能没有骡子这种动物,不然的话这些日本鬼子不会把这头倒霉的骡子当成马。 

    “快跑吧,不然你的小命就保不住了。”左登峰松开骡子的缰绳小声的冲它说道。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这头骡子好像听懂了他的话,离开木桩缓步的向兵营外走去。 

    等了片刻,左登峰透过食堂的后窗发现前面食堂里的鬼子已经快吃完饭了,这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深吸一口气猛然拉开了房门冲了屋子,进屋之后发现五六个穿着军官衣服的日本鬼子正跪在地上喝茶。见到左登峰,众人下意识的愣住了,左登峰事先是早有准备的,进屋之后快速的冲靠近自己的鬼子挥了一拳,将其砸飞之后立刻转身跑了出来,房间里有灯光,屋里的鬼子肯定能大致看到他的样子,即便看不清也应该看清他的头发是黑的,而银冠是的头发是全白的,如此一来必然可以令银冠免受鬼子的怀疑。 

    冲出屋子的同时,屋内传出了枪声,左登峰曾经挨过枪子,知道它的厉害,出门之后毫不迟疑,快速的向外冲去,猛然传来的枪声惊动了食堂就餐的鬼子,诸多鬼子叫嚷着拿着枪从食堂冲了出来,左登峰急速冲出大门,身后传来了密集的枪声,子弹打到砖墙上四处弹飞。 

    “太危险了,以后坚决不能这么干了。”左登峰紧张的跑出了兵营,转身向西北方向逃去,此时天色已经全黑,夜幕为左登峰的逃跑提供了掩护。十三见左登峰跑出兵营,也从暗中钻了出来,从各个房顶之间穿行,尾随着左登峰逃跑。 

    没跑出多远,左登峰看到了那头骡子在前面缓步嘀嗒,左登峰先前曾经骑过马,见状一跃而起坐上了骡背,再怎么着四条腿的也比两条腿的跑的快。 

    “报恩的时候到了,快跑。”左登峰抖动着缰绳出言催促。 

    可惜的是这头骡子没有十三那么聪明,听到左登峰的话后并没有跑,而是转头愤怒的看着左登峰。 

    “驾!”左登峰见状再度催促。 

    如果它是一匹马,左登峰的吆喝或许还有用,可惜它是一头骡子,听到左登峰的吆喝声不但没跑还在原地尥起了蹶子,左蹦右跳的试图将左登峰甩下来。 

    有句古语叫骑虎难下,其实骑上发了狂的骡子也不容易下来,左登峰此刻在骡背上上下颠簸,暗暗叫苦,不松手骡子肯定不会罢休,一松手自己肯定得挨摔。 

    这么一耽搁,兵营的鬼子很快冲了出来,冲着左登峰所在的方向胡乱开枪。 

    左登峰见状急忙松开缰绳从骡背摔了下来,愤怒之下翻身而起挥拳将那头不知好歹的骡子砸倒,这年头不但人不能救,连畜生也不能救了。 

    就在左登峰挥拳砸倒骡子的时候,猛然感觉右手小臂传来了疼痛,这种感觉他先前曾经有过,这是中枪的感觉。 

    左登峰惊恐之下顾不得咒骂骡子,转身撒丫子就跑,幸亏此时是晚上,鬼子无法瞄准,不但他的麻烦就大了。 

    快速的冲出主道,左登峰闪到墙角撸起衣服查看小臂的伤势,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小臂虽然疼痛却并没有血迹,拉下寒气手套,发现中枪部位有个乌黑的小点儿,不问可知是手套挡住了这颗子弹。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左登峰戴好手套转身狂奔,之前他还嫌这只手套太长了,现在他却遗憾这只手套太短了,如果是件衣服那该多好。 

    这只手套的来历绝不简单,日后一定要查查它到底是由什么织造的,还有就是它到底叫什么名字。 

    身后鬼子的叫嚷声越来越远,左登峰逐渐放下心来,刚想招呼十三从房顶下来,前方传来了明亮的灯光。

    这是汽车的灯光,左登峰皱眉加快了速度,那汽车拐来的地方恰恰是他的必经之路,他无法躲避,好在那辆汽车并不是冲着他来的,快速的与左登峰擦身而过。 

    小汽车从左登峰身旁驶过之后,左登峰下意识的回头张望,先前他听到那些鬼子说有重要的客人从省城来,左登峰回头是想确认一下车里的人是不是藤崎。 

    左登峰刚一回头就发现了令他皱眉的一幕,那辆行驶中的小汽车右侧车门猛然被里面的人砸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从汽车里蹿出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蹿出之后双脚从街道旁的墙壁上做了缓冲,抵消了去势之后快速的向左登峰跑来。 

    “这个人不简单。”左登峰见状立时皱起了眉头,小汽车里的人肯定是发现了那些拿枪追赶自己的鬼子,明白鬼子要抓自己,所以才从汽车里窜出来追赶。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鬼子所说的贵宾,从这里到济南开汽车的话一天一夜就能往返,这个人备不住就是鬼子请来对付自己的,看他从行驶中的汽车跳出来之后所做的那些动作来看,这个人绝对不是个普通人。 

    想及此处,左登峰急速转身开始逃跑,他的法术只有小成,对付普通鬼子还行,遇到修道之人或者武功高手,他一点没有信心。 

    左登峰提着灵气亡命狂奔,身后那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紧追不舍,二人很快跑出主道拐上了出城的小道,文登县城是没有城墙的,巡逻的鬼子也不多,没过多久左登峰就跑进了城北的树林,此时他已经将那些鬼子甩的没了影子,只有那中年男子一直跟在他的后面。 

    左登峰越跑越有信心,因为他与那男子之间的距离正在拉开,一开始二人的距离在二十步左右,现在已经拉开了五十步,由此可见身后那个中年男子的修为不是很高。 

    这个念头一浮现,左登峰刻意的放慢了速度,凝神倾听那中年男子的呼吸,发现他的呼吸很是急促,由此左登峰更加坚信这个人的修为不高于自己。 

    想及此处,左登峰猛然停了下来并转过了身。 

    那男子见左登峰停了下来,立刻加快了速度,虽然是黑夜,但左登峰仍可以清楚的看清他的样子,这个人身材高大,衣着普通鼻梁很高,眼眶微凸头发泛黄,有点像西北一带的人。 

    几十步的距离,那中年男子很快就赶了过来,行进之时右手开始后撤凝势,到了跟前猛然暴喝出掌, 

    “大手印!” 

    左登峰学会法术之后一直都是使用灵气加强自身的能力,从未使用过竹简上记载的那一式法诀,此时他决定检验一下它的真正威力,气走主经,扬臂挥拳, 

    “生死诀!”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十四章 初逢对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