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三十二章 冷血依然

第三十二章 冷血依然

瘸子曾经在左登峰重伤之时给他留下了一包止血药粉,所以左登峰要救他。 

    左登峰从房顶上跳下来之后快速的追进了那条胡同,在奔跑的同时左登峰已然将体内灵气调御到了右手,认准目标,人到拳到,一拳过后,左登峰立刻后退躲避,他没想到自己的一拳竟然将那扬枪欲刺的鬼子砸的脑浆迸溅。 

    由于左登峰抽身及时,袍子上并没有沾上脑浆和鲜血,即便如此还是令他极为后怕,这件袍子是巫心语留给他的,他不想让鬼子的狗血玷污了它。 

    虽然左登峰之前已经对自己的道法进行了多次的尝试,但是这是他第一次凭借道术与人动手,力量拿捏的很欠火候,这一拳明显用力过猛了。 

    “你是谁?”瘸子惊恐的看着左登峰,他已经认不出左登峰了,他五个月前见到左登峰的时候左登峰还是一个英姿飒爽的青年,而此时的左登峰破衣烂衫长发遮面,更像一个叫花子。 

    左登峰闻言并没有开口,而是转头看向瘸子身边的女人,这个女人是瘸子讨的二茬老婆,年岁不大,有几分姿色,鬼子之所以要追瘸子实际上是冲这个女人来的。 

    瘸子见状拉着老婆连连后退。就在左登峰考虑要不要说出自己的身份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十三的厉叫,随后便是一阵“呃,呃”之声,左登峰不需回头也知道十三杀死了一个试图靠近这里的鬼子。 

    “我认识你的猫,我还给过你药,我知道你是谁。”瘸子受惊过度,语无伦次。 

    “我是来救你的。”左登峰走到瘸子面前将他夹在腋下转身疾奔。 

    “我老婆,我老婆,求求你救救我老婆。”瘸子见左登峰只带走了他,急忙出言哀求。 

    左登峰闻言没有开口也没有停步,如果瘸子当时彻底救下了他,他今天一定会救出瘸子的家人,但是瘸子没有那么做,一包止血的草药只能换他自己一条命。 

    “求求你救救我老婆,求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瘸子见左登峰压根儿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再度哀声乞求。 

    左登峰仍然没有答话,起脚将一名从巷口跑出来的鬼子踢飞,转而夹着瘸子冲出了村子向东北处的山野疾奔。瘸子一直在哀求,左登峰并没有心软,再回去一趟就得再冒一次险,瘸子的老婆不值得他那么做。 

    “不要告诉任何人是我救的你。”到了安全的地方左登峰将瘸子放了下来,转身带着十三向道观的方向走去。瘸子的命他已经救下来了,两人扯平,瘸子是否跑回村子救他老婆,左登峰并不关心。 

    “求求你了,救救我老婆吧,没她我活不下去啊,我给你钱,这些钱都给你。”瘸子见左登峰要走,急忙跑过来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银钱,有大洋,也有铜子。 

    左登峰闻言鄙夷的看了瘸子一眼,如果瘸子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没他老婆活不下去的话,他早不顾危险的冲回村子了,根本就不会从这里哀求他。 

    左登峰是这样想的,但是他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收回视线之后没有停留,绕过瘸子再度前行。 

    “我求求你啊,你把她留下,鬼子会糟蹋她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啊。”瘸子情急之下跑到左登峰的面前跪了下去,连连磕头。 

    “你们可以见死不救,我为什么就不能?”左登峰转头看了一眼村庄,村庄里的枪声一直在响,一声枪响就是一条人命。 

    “因为,因为,因为那天我还给你接上了下巴。”瘸子慌乱之中想起了一个细节。 

    左登峰闻言皱起了眉头,瘸子说的是事实,当日的确是瘸子给他错位的下颚复了位。 

    “从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左登峰沉吟片刻转身向村子跑去,十三紧随其后。左登峰见它跟了过来也没有多说什么。 

    回到村子之后,大街上基本没人了,密集的枪声也被女人们的惨叫声所取代,左登峰快速的回到了带走瘸子的地方,发现瘸子的老婆已经不在这里了。 

    这个庄子有一百多户人家,一百多户人家就有一百多座房子,这要是挨家挨户的寻找,那可费事了。 

    “十三,你能闻到那个女人的气味儿找到她吗?”左登峰转头看向十三。 

    十三闻言调头向外跑去,左登峰急忙跟随,结果却发现十三爬上了村头的大树,很显然十三对于左登峰把它当狗用很不满意。 

    左登峰早就知道十三的脾气了,见它这样,只能摇头苦笑,转身进入了村子,村里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尸体,其中还有没有死透的正在呻吟哀叫,左登峰没有时间搭理他们,快速的逐个院子搜寻,现在是冬天,温度很低,鬼子糟蹋女人不会从外面。 

    虽然村里房子很多,但是有亮光和声音的才是搜寻对象,院门也都没有关,左登峰快速的进入了一处有着灯光的院子,屋里传来了鬼子放肆的笑声。 

    左登峰沉吟片刻,加重脚步走近了正屋,屋里的鬼子听到了脚步声出言发问“da re.”这个发音的意思是“谁?” 

    “ha.ya.ku.jin,ke.”左登峰以日语回应,日本话有一些发音跟中文发音类似,左登峰这句话的意思是“快点,要集合了。” 

    屋里的鬼子听到门外传来的是日本语,顿时放松的警惕,左登峰推门进入,从灶间走入了正屋,进屋之后眼前出现了令他不忍正视的一幕,炕上躺着一个小女孩儿,一个肥头大耳的鬼子正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掐着她的脖子,下身凶狠的耸动,女孩很瘦,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她的瘦弱与身上肥胖的鬼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左登峰没有看清她的脸,但他却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瘦弱的小女孩就是自己前几天碰到的那个,因为她的小弟弟此刻正斜靠在炕上的被子旁边抽搐,胸前汩汩的躺着鲜血。 

    “巴嘎!”左登峰进入房间,那肥胖的鬼子立刻从女孩的身上滚了下来去拿身旁的那杆长枪,这一刻左登峰没有去阻止他,他一直在看着那个小女孩,她的眼睛已经翻白,体下流有大量鲜血,胸脯上全是爪印,瘦小而无助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待那胖鬼子将枪抬了起来左登峰才转过了头,左拳先行挥出将其下巴击碎,右手接连挥出将其四肢打断,随后抬脚碾碎了他那带着女孩鲜血的丑物,那肥胖的鬼子下巴已然碎裂,剧痛之下却无法大嚎,只能在地上四处打滚。 

    做完这些,左登峰探手试了试那女孩的鼻息,已然没有了呼吸。 

    “小妹妹,大哥应该早点救你的。”左登峰闭目摇头。骨子里他仍然有着很强的同情心,只不过这份同情心被他对人性的失望而压制住了。只要有人对他有一点点的好,他还是会想方设法的报答别人。 

    “你能走,我不能走,你比我幸运。”左登峰探手抚合了女孩圆睁的眼睛转身走出了屋子,走到院子,左登峰又折了回来,抬脚踢碎了那日本兵的脑袋,这个日本兵听过他讲日语,他不想自己会日语的事情泄露出去。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左登峰知道日本鬼子在**女人的时候手里肯定不会拿着枪,所以他决定使用闪电战快速攻击,那女孩的惨象唤醒了他的同情心和对鬼子的怒火,他决定杀光这帮鬼子,救下这个村子剩余的村民。

    可是当他冲进第二个院落的时候,他满腔的热血瞬时冷了下来,他看到了令他反胃的一幕,一个矮个儿鬼子站立在炕上,裤子褪到了膝盖,一个浑身**的女人正跪在他的面前做着恶心的动作。 

    “我操你妈的。”左登峰见状一跃而起将那鬼子从窗户踹了出去。转而揪起那女人的头发,再度握拳想要一拳砸死她。 

    “你是中国人吗?”左登峰最终撤回了灵气凭借本身力量狠狠的扇了那女人一个耳光。 

    “你的骨气呢?”反手又是一个。 

    “你的牙呢?”三巴掌过后,那女人口吐鲜血。 

    “不值得救,你们这些人不值得我救。”左登峰高喊着又补上了一巴掌,他知道自己没用灵气是打不死人的。 

    左登峰愤愤的将那女人掼到了炕上,随即从窗口跳了出去,将那个在院子里挣扎的鬼子一脚踹死。 

    “我不想死。”就在此时,左登峰听到了屋里女人微弱的声音。 

    “你以为你不反抗他就不杀你?”屋里女人的辩解声令左登峰再度有了回去杀了她的冲动,最终他强忍着没有回头,人都有求生的本能,真的到了生死关头每个人都会拼尽全力争取活下去,只有极少数人会保住贞洁和气节。 

    先前的一幕犹如一盆凉水将左登峰浇了个透心凉,他再一次发现了人性的丑恶,与这些人相比自己那死去的爱人是何等的高尚,流尽最后一滴血将生的希望留给了她爱的男人,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这需要多深的爱意。 

    随后左登峰仍然挨家挨户的走过,院门都没关,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屋子里发生的事情,但他并没有救下所有的人,只有发现屋子里的女人在反抗,他才会进去杀掉鬼子救下她们。 

    十五分钟之后,左登峰出了村子,身后跟着五个女人,事实上他救下了七个,有两个羞愧难当撞墙自杀了。 

    很遗憾,这五个女人里面没有瘸子的老婆。 

    左登峰将她们带到瘸子所在的地方就和十三离开了,他丹田气海储存的灵气已近枯竭,必须加以补充。 

    和十三回到清水观,左登峰拿出手套盘坐凝气,灵气恢复之后立刻下炕收拾干粮和铺盖,他要离开这里了,虽然他救下的那几个女人在夜色之中没有看清他的样子,但瘸子却知道他是谁,左登峰担心这些人会出卖自己,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他必须想到任何的可能,必须敏感甚至多疑,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去。 

    没有了巫心语的清水观是左登峰的伤心之地,因此他并没有过多的不舍,收拾妥当之后便背着铺盖和干粮出了门,再次来到了巫心语的坟前,默默站立,久久不语。 

    “心语,我要走了,杀了藤崎我和十三就回来,你等着我们。”左登峰站立良久,终于转身离去了,他没有再走老路,他走的是另外一条路。 

    月亮在黑暗之中悄然升起,左登峰抬头望天,悠然感伤,外出复仇,任重道远,吉凶叵测,不知这轮照亮自己去路的明月是否也能照亮自己的归途。 

    “十三,咱们走吧……”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二章 冷血依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