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二十七章 正统法门

第二十七章 正统法门

修行阴阳生死诀第一步就是心静,只有心静才能准确的以意导气,要做到这一点对于左登峰来说非常困难,自从巫心语死后,他的心里就一直充满了仇恨,时刻想着杀掉藤崎为巫心语报仇。这种念头一直萦绕在左登峰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心不静,就不敢贸然习练法术,最主要的是心静与否并不能靠自己的主观来决定,所以左登峰越是想要静下来,他的脑子就越乱。 

    面对这种情况,左登峰最终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世间的一切都令他失望,唯一令他牵挂的女人也已经离去了,所以他对这个世界不报任何希望,他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要为巫心语报仇。三日过后他找到了平和,这是一种看淡生死的平和,生死都能看淡,还有什么能扰乱他的心? 

    修行阴阳生死诀的第二步是凝练气血,将自身的精元或血气转化为元气,这一步左登峰只能按照竹简上记载的法门修行,盘膝而坐,意守丹田,冥想全身鲜血所蕴含的元气向丹田聚拢,这个阶段全靠自己的意念去想,没有任何的动作,因为此时丹田之内空无一物,根本没有元气灵气可供调御。 

    万事开头难,盘坐冥想的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左登峰感觉到丹田之中有了微弱的元气,这种感觉令左登峰坚信了修道之心,修行就好比滚雪球,最难的就是聚集最初的那个小雪球,小雪球一旦成型就会越滚越大,半个月之后,左登峰明显的感觉到了小腹之中传来了膨胀感,时至此刻,他知道必须驱使这股辛苦凝练而来的元气去游走并强壮十二经脉。 

    先前的一个半月里,左登峰一直是以意聚气,此时方才到了以意导气的关键时刻,引聚元气的过程中元气是相对静态的,而以意导气游走十二经脉则是动态的,必须以意念控制体内的元气按照既定的路线游走,如果说聚气的过程是引来一群野马,那以意导气的过程就好比驾驭这群野马,难度数倍增加。 

    由于十二经络的行气法门第一步走的是手太阴肺经,是从丹田向上提气的,出“中焦”,拐“中府”,行“少商”。这一路线的元气运行是由下而上再向下的,如果操之过急就会令元气出现断格,造成提到中途的元气跌回丹田。同样的也不能过于缓慢,太过缓慢会造成元气失去本身的些许惯性,造成元气闭塞在某一穴位无法移动。 

    不能慢也不能快,不能软也不能硬,不能过分谨慎也不能太过大胆,时至此刻左登峰终于知道为什么修行阴阳生死诀必须要求心静了,因为只有心静才能全神贯注的感知并控制体内的些许元气。左登峰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修行的道人或者僧人往往独居,因为倘若在行气的过程中受到外界的干扰,势必令修行者的注意力分散,那些导引出来的元气失去了意念的控制就会四处乱窜,造成严重的后果。 

    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十二经脉本身就是通的,不过间隙很狭窄,元气从中游走就像一个人在走一条很狭窄的道路,经脉会传来些许酥麻的感觉。虽然没有师傅指点,但左登峰敏锐的猜到这是正常现象,元气游走经脉的目的就是为了增强经脉的强度,以便于日后容纳更多的元气通过。目前的元气和日后从外界吸纳的灵气都可以统称灵气,是将来施展法术的前提,而灵气的运行必须经由经脉,不可能从皮肉之间胡乱穿过,所以强健经脉至关重要,经脉越强越宽,日后可以通过的灵气就越多,法术就越厉害。 

    左登峰第一次只运行了一条经脉便将元气引回了丹田,目前的元气只是由自身的鲜血凝集而成的,不但少而且杂,能顺利游走一条经脉已属不易。 

    经过了短暂的休息,左登峰开始重新引导体内的元气游走其他的经脉,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元气很顺利的游遍了剩余的十一条经脉。这时左登峰对于阴阳生死诀又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十二经脉是人体的主经脉,利用元气对它们进行强化,可以综合提高人体机能,由此令得修行之人力气增大,跳的更远,跑的更快。 

    体内有了少许的元气,左登峰随后开始按照竹简记载的方法打坐吐纳,这种方法可以吸收外界灵气为己所用,可以与体内的元气混合游走经络,如果说体内的元气是拉车的头马的话,这些外界吸收的灵气就是帮助头马拉车的毛驴,虽然不如元气精纯,贵在数量众多,而且这些外界吸纳的灵气也是日后施展法术的重要依仗。

    世间的所有物质都是由阴阳二气组成的,自然界中有着无穷的对人有益的良性气息,打坐吐纳的目的就是吸收这些良性气息,壮大自己。 

    体内有了些许元气,打坐吐纳吸收灵气就相对容易,当左登峰感觉丹田充盈之后立刻再度调御丹田灵气周游十二经脉,灵气游走经脉不但可以拓宽强健经脉,还可以在同时提纯灵气,外界吸纳来的灵气毕竟斑驳不纯,通过游走经脉可以将其压缩提纯。 

    这些灵气在初期是以气体形态胡乱的储存在丹田之中的,随着积蓄的灵气越来越多,到了阴阳生死诀的中期,也就是可以发挥常人九倍能力的时候,这些灵气就是液态的,虽然是液态却不再胡乱掺杂,而是阴阳各半,泾渭分明。竹简上还明确记载了液态之后再加修行,灵气可以凝聚为固态的阴阳金丹,到了这个时候人体之内的浊气就已经彻底排空,可以达到竹简记载的“超脱生死,自在逍遥”的极致境界。 

    以外界灵气和本身元气混合游走完十二经脉,左登峰感觉到通体舒泰,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感觉身体很轻,肢体有力,耳清目明。 

    随后左登峰又将灵气游走了奇经八脉的任督二脉,发现任督二脉也是通的,根本就不像外界谣传的那样是闭塞的,这一发现令左登峰倍感疑惑,不过唯一沉吟便明白了过来,任督二脉本来就应该是通的,如果是完全闭塞的,人早就死了。 

    左登峰睁开眼睛之后探手拿过了身边的竹简,再度仔细的看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便穿鞋下炕,来到了巫心语的坟前,将那捆竹简和记载着竹简内容的黄纸烧掉了,竹简记载的阴阳生死诀清楚的记在了左登峰的脑海里,已经用不着再行翻阅了。 

    左登峰之所以要烧掉竹简和记载着竹简内容的黄纸有两个原因,一来这本阴阳生死诀是巫心语的师傅留给巫心语的,左登峰现在要物归原主。二来左登峰知道阴阳生死诀的玄妙远非现在的武学道法能比,他不想让任何人再得到它,爱恨都是换来的,左登峰对世间所有的人感觉失望,他不想便宜他们。 

    “等我为你报了仇,我就下去陪你。这本书先烧给你,我死之后阴阳生死诀就会永远消失。”左登峰看着在火焰中逐渐化为灰烬的竹简冲地下的巫心语喃喃说道。 

    烧掉竹简和黄纸,左登峰从坟前离开了,看着在自己前面一溜小跑的十三,左登峰脑海之中再度浮现出了自己重伤濒死的那天晚上十三跟在村民后面连声哀叫,请求他们救助自己的情景,但是那些人最终没有回头。

    想起这些,左登峰快跑几步抓住十三将它抱了起来,十三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疑惑的看着左登峰。 

    “你以后少吃点。”左登峰笑着将十三放了下来,十三体形并不是很大,个头大的家猫也有能长这么大的,但是十三很胖,秋天食物充足,十三吃的很好,肉滚滚的,肚皮都快贴到地面了。 

    “喵~”十三落地之后抬头看着左登峰,抬头之后脸上的肥肉更加明显,神情显得极为慵懒。 

    左登峰见状摇头苦笑,十三在古墓之中一直没有得到食物,出来之后对食物的渴望就非常的强烈,吃的多自然就长的胖。 

    回到道观,左登峰将土枪里受潮的火药和火硝重新换了一遍,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提防藤崎再回来,土枪里的火药和铁砂都灌了双份的,但是火药容易受潮,所以要经常更换。 

    随后左登峰开始烧水洗澡,前段时间身上有伤,一直没能洗,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修炼法术,也没洗澡,早就应该洗澡了。 

    烧好热水之后,左登峰痛快的洗了个澡,但是头脸和脖颈没有洗,头发和胡子也没有清洗打理,他这么做并不是要自暴自弃,而是有着更深的考虑。藤崎等人都是认识他的,他不想日后一见面就被藤崎认出来,这年头乞丐满街都是,最不容易惹人怀疑的就是要饭的。 

    洗完澡,左登峰换上了内衣,转而拿过那件已经污秽不堪的袍子,他第一次穿这件袍子的时候巫心语曾经对他说过‘脏了我给你洗’,随后的一段日子巫心语也的确做到了,但是现在这件袍子已经无人浆洗了,她已经不能继续履行自己的诺言了。 

    呆立良久,左登峰木然的穿上了袍子,袍子虽然已经破了,仍然很暖和。 

    随后的一个月里,左登峰修行阴阳生死诀进步神速,雪球一旦滚起就会越滚越快,越滚越大。而他看破生死的心态暗合了阴阳生死诀的修行要旨,从开始修行到进入三正之境仅仅用去了三个月,比竹简上记载的三年时间整整提前了十倍。 

    就在左登峰进入三正之境的当天下午,他忽然感觉到了体内的气息出现了异常,丹田气海之中储存的灵气和元气猛然分离,元气上冲,灵气下行,与元气同时冲击神府的还有一股他先前从未感受过的强烈**。 

    猛然出现的异常令左登峰大惊失色,他立刻就想到是阴阳生死诀的修行出了偏差,先前他一直担心修行女子的行气法门会令自己变的不男不女,从未想过会出现今天这种**焚身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这么会这样?”左登峰急切的站了起来,站起之后鼻子便开始滴血。 

    左登峰惊恐的擦掉鼻子里留出的鲜血,竭力令自己冷静下来,试图找出问题的所在,根据自己目前的症状来看,明显是体内阴阳失衡,阳盛阴衰。 

    阳盛阴衰的字眼一浮现,左登峰立刻就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世间万物都由阴阳二气组成,人也不例外,虽然男人属阳,但是男人的体内也有阴性的一面,只不过阴性的一面相对较少。精为阳,血为阴。女人血多阴盛,所以修行的法门是炼血化气。男人精盈阳盛,所以应该炼精化气,但是他修行了女人的修行法门,将本来就少的血气转化为了元气,令体内阴气几近枯竭,最后冲击三正之境的时候调御元气过度,导致阴关彻底崩溃,阳精肆虐冲脑。 

    虽然找出了问题的所在,左登峰所承受的痛苦却并没有丝毫减少,体内阴阳的彻底倾覆令他鼻血越流越急,片刻之后眼睛外凸,眼眶开始向外渗血。 

    左登峰疯了一般的冲出了大门,随即又惨叫着跑了回来,再度冲出,再度跑回。 

    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情况该如何缓解,但是他不能那么做,倘若与别的女人有了肌肤之亲,日后如何面对巫心语,如何面对自己。可是如果不那么做就无法压制体内失控的**,片刻之后必然是血管爆裂,七窍流血。 

    “心语,快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左登峰冲天怒吼!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 正统法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