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二十六章 人体主脉

第二十六章 人体主脉

左登峰扛着玉米来到山下的村子,这个村子里的人曾经在左登峰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舍弃了他,所以他不愿跟他们打交道,但是走到村中央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停住了,他看到了一队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正在村子中央的广场上,其中一名日本军官正通过翻译冲聚集起来的村中百姓训话。 

    见到日本兵,左登峰的眼睛立刻就红了,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逐一打量着那些日本兵,可是很快的他便发现这些日本兵里没有藤崎,也没有藤崎的那些部下,这些是另外一伙儿日军。这一情况令左登峰大感失望,如果他看到了藤崎绝对会忍不住冲上去跟他拼命,哪怕打不过也会冲上去,可是这些日本兵里没有他。 

    虽然这些日本兵里面没有藤崎,但是他们说的话却是一样的,这也让左登峰怒火中烧,可惜他现在不会道术,如果有道术在身,这些日本兵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左登峰还是第一次见到穿着日本军装的日本兵,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日本兵的军容很是严整,身上的军装整洁笔挺,脚上穿的靴子擦的锃亮,手里的长枪也没有对着村里的百姓,而是垂在了右腿旁边。现场的气氛并不紧张,不但不紧张,还显得很融洽,一名军官正在冲村民训话,训话的内容有两点,一是中日亲善,要与老百姓交朋友。二是呼吁老百姓不要与游击队勾结,维持县城的稳定和团结。 

    军官说一句,旁边一个身穿西装头戴日本军帽的翻译就解释一句,那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令左登峰感觉恶心。军官训完话,那些日本兵就开始从汽车上往下搬东西,有鞋袜,有点心,然后由新任的保长分发给村民,所有村民都领到了礼物,脸上堆着笑,冲日本兵道谢,有的还从家里拿出果子和茶水答谢日本兵。 

    这一幕令左登峰摇头冷笑,可惜这些村民不懂日语,如果他们听懂了那些日本兵一口一个支那猪的叫他们,他们还会不会认为这些日本兵是善意的,还会不会给他们煮熟的鸡蛋和晒干的红枣。 

    “愚蠢。”左登峰冷哼一声扛着玉米向村外走去。毫无疑问,日本人已经占领了胶东半岛,他们并不愚蠢,知道安抚和收买,只要一双袜子,一包点心就足以令这些原本对他们心存恐惧的百姓产生奴性,感激并屈服他们。 

    走出五里之后,左登峰来到了另外一个村子,此时每个村子都有大石磨,供村里的百姓碾压研磨粮食,左登峰找到了这个村里的石磨,几个妇女正在石磨那里推碾,左登峰放下玉米于一旁等候。 

    几个妇女推完磨,左登峰上前推碾,妇女们见他不是本村的村民,七嘴八舌的轰撵他,左登峰无奈之下从兜里掏出了一枚铜子,几个妇女你争我抢的走开了。 

    “真是民风淳朴啊。”左登峰推着磨摇头苦笑,对于这种事情他早就看淡了,从山下的村民扔下重伤的他从山中等死的那一刻起他就看淡了。 

    石磨很大,左登峰扛了七八十斤玉米,先前还走了很长一段路,因而推到一半的时候已经大汗淋漓了,恰好此时有一个半大的小姑娘挑水从这里路过,见左登峰满头大汗,便主动舀了一瓢水递给她。左登峰感激的看着她,曾几何时巫心语也是这样给他递水的,可是现在她已经不在了。 

    左登峰收起悲伤接过水瓢将水喝干,将水瓢还给了那个小女孩,转而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铜子,等他摸出铜子的时候,女孩已经走远了。 

    “孩子比大人善良!”左登峰自言自语的站起身继续推碾。 

    推完玉米,左登峰找到了村里的大夫,请大夫帮忙画出人体经络和穴道的位置,老大夫对于左登峰的要求很感奇怪,但见到左登峰掏出的几个铜子之后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从里屋拿出了糊窗的皮纸开始写画。 

    老大夫在写画的同时为左登峰做了简单的介绍,经过大夫的介绍,左登峰才知道原来人体有十二经脉,十二经别,十二经筋,十二皮部,奇经八脉,十五络脉等诸多经络,经是主要的,络是经的分支。而穴道则是分布在这些经络上的气血关卡,大的穴道有三百六十多个,小的穴道有一千多。 

    正面画完,老大夫开始从背面写画,在写画的过程中左登峰开始回忆阴阳生死诀中记载的经络走向和途径穴道的位置,他发现生死诀里的练气法门走的是最为关键的十二经脉,而不是寻常武学所看重的奇经八脉里的任督二脉。 

    “大夫,如果要练气,可不可以走十二经脉?”左登峰出言求教。 

    “不想活了就可以。”老大夫并未抬头,虽然小的穴道左登峰没让他画,但三百多个大的穴位也够他忙的。 

    “任督二脉可以,为什么十二经脉就不可以?”左登峰出言问道,任督二脉被众人提起的最多,左登峰也并不孤陋寡闻。 

    “你是一点儿都不懂啊,十二经脉是主要经脉,就像这房子的大梁,奇经八脉就像房子的檩条,檩条坏了没啥大事儿,要是大梁断了,房子就塌了。”老大夫抬手指着房子打比方。 

    “哦。明白了,明白了。”左登峰恍然大悟。 

    “我告诉你哈,我帮你画出来可以,你可千万别瞎练,人家学武的都得有师傅,看你这样儿肯定没师傅,没师傅瞎练会死人的!”老大夫善意提醒。 

    “谢谢你,我就是学习学习。”左登峰急忙摆手。老大夫的一席话令他很是胆寒,不过老大夫的话也从侧面验证了阴阳生死诀的可信度,正因为阴阳生死诀行气路径是其他武术道术不敢碰触的人体主脉,所以日后的成就才能超越众人,付出的多,得到的就多。风险越大,回报越丰厚。 

    “大夫,你说女人练气和男人练气有什么不同的吗?”左登峰想从老大夫嘴里学习一点儿有用的东西。 

    “我是大夫,又不会练气,你要想学就去圣经山找道士。”老大夫面露不耐的说道。三百多个穴位,他记不全,时常停下来回忆。 

    “他们肯定不会告诉我的。”左登峰摇头苦笑。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秘密,别人怎么可能将修行的法门告诉他。 

    老大夫闻言没有接口,临近傍晚,终于将经络穴位图画好了,左登峰道谢过后扛着玉米面出了村子。出村之后,左登峰并没有着急回返清水观,而是到另外一个村子找到了大夫,请他帮忙看看这幅经络和穴位图准不准确,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左登峰才放下心了,本来自己就没有师傅,独自练气已经很凶险了,练的又是女子的行气法门,更是险上加险。要是经络和穴位再弄错了,那绝对是一练一个死儿。 

    回到道观,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十三没在屋里,它一到晚上就出去觅食,一般得天亮才回来。左登峰生火做饭,饭后再度秉烛钻研阴阳生死诀。 

    越是仔细钻研,左登峰越是感觉阴阳生死诀的玄妙,世间的道术和武学大多都细分了,细分之下导致了各式各样招数的出现,每一种招数都只能达到一种效果,这种情况就像十八般武器各自拿了一件。而阴阳生死诀则是修行的总纲,虽然没有具体的招数,修炼有成之后却可以使用任何招式,这种情况就像手里有了一块珍贵的金属,可以根据不同场合的不同需要任意打造各种兵器。 

    阴阳生死诀越玄妙,左登峰越担心,因为他知道越是玄妙的东西越是精密,阴阳生死诀如此玄妙,修行的法门必然一点都不能篡改,倘若篡改了,一定会出偏差。可是如果按照竹简的修行法门修炼的话也肯定不对,因为他左登峰不是女人,女人的修行法门他如果练了,也必定会出现偏差。左登峰目前最担心的是不知道按照女人的修行法门修炼会导致什么后果,如果是折损寿命也就罢了,他本来也不想活了,能杀掉藤崎就算完成了心愿,多活一天少活一天都无所谓。可万一练成了不男不女的妖怪,他日后怎么有脸下去见巫心语。 

    他也不敢去全真派求助银冠,因为从两个姐夫隐瞒了母亲的死讯之后,左登峰就不再相信任何人。阴阳生死诀太玄妙了,倘若银冠起了贪心怎么办?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学武修道的人最喜欢的就是玄妙的法术,这就像色狼遇到了美女,他就好这个,不行,绝对不能求助外人。 

    “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左登峰闭上眼睛自言自语。巫心语学习过阴阳生死诀,但是她不会使用,因此只有在她流血的时候才能施展道术,流血与施展道术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呢?左登峰从脑海里快速的进行着分析。他想通过巫心语的情况类推出自己修习法术可能导致的后果。可是最终左登峰只能作罢,推理需要足够的线索才可以,目前有用的线索太少,根本不足以推演出结果。 

    虽然左登峰没有推演出最后的结果,但是他却想到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女人在古代被称为五体不全之人,也就是说她们比男人少了一样东西。所以左登峰猜测女人是因为无法以精化气才退而求其次以血化气的,如果是这样,那男人也可以以血化气,无非是舍近求远,放弃了良驹而选择了劣马,应该也可以修行。 

    经过了一夜的反复权衡,左登峰最终决定冒险为之,修行阴阳生死诀!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 人体主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