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二十四章 竟在眼前

第二十四章 竟在眼前

“多谢真人指点。”左登峰闻言急忙冲银冠道谢。他虽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情,但他却相信这个仙风道骨的老道不会骗他。 

    银冠三人不再开口,转身向山下走去,左登峰目送。 

    “小兄弟,走吧,我带你取钱去。”知客道人伸手拉了出神的左登峰。 

    “谢谢道长,我不要钱。”左登峰摇头开口,说到此处猛然发现手里还握着玉拂赠送的金豆,急忙冲走出老远的三人追了过去。 

    “多谢真人馈赠,无功不受禄,请真人收回去吧。”左登峰追上了三人,冲玉拂伸开了手。 

    “希望你能早日为爱人报仇,这颗金豆子就算我送你的盘缠。”玉拂转头回望平静开口。 

    玉拂的话令左登峰大感愕然,他只跟知客道人说过这件事情,玉拂是怎么知道他失去了爱人的? 

    左登峰发愣的工夫,三人转身离去了,左登峰没有再行追赶,回到大殿外的铺盖上坐了下去。银冠说他今天就可以入道,这就表明自己今天就能找到师傅,这让左登峰心里很是激动,以至于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从午后等到日落,左登峰什么都没有等到,银冠下山之后也没有再回来,上山的道路很多,他回来的时候可能走了另外一条路。 

    没有希望也就罢了,最怕有了希望之后又失去了它,太阳下山之后,夜幕逐渐降临,山上的香客早已经散去,只剩下了左登峰独自蜷坐在大殿之外,秋末天寒,他的身上越来越冷,他的心里也越来越冷。 

    “小兄弟,回家吧。”知客道人走过来冲左登峰开了口。 

    “道长,你们要锁门了吗?”左登峰站了起来。这座大殿是供香客焚香许愿的地方,全真派的道士并不居住在这里。 

    “是啊,这些钱你拿着,有些事情要想开点儿,人总得活着。”知客道人将那十枚大洋递给了左登峰。 

    “道长,我真的不要,我进去上柱香吧。”左登峰摆手没接那些钱,转身冲三清大殿走去,他下午买了三炷香,一直在手里拿着。 

    知客道人跟着左登峰进入了大殿,转而点起了牛尾红烛,左登峰凑近蜡烛点燃了供香,转身冲三清法像走去。 

    “道长,应该先给哪一位神仙上香?”左登峰从未到寺院道观里上香,不懂规矩。 

    “中间这位是玉清元始天尊,他受第一炷香火。左边这位是太清道德天尊,第二柱香。最后一炷上给右侧的上清灵宝天尊。”知客道人并没有伸手指点法像,只是出言介绍。用手指着法像是对仙人的不敬。 

    左登峰闻言走上前去,将手里的三根供香逐一插上了法像前的巨大香炉。 

    “双手不要合十,那是佛门礼仪。参拜道家仙人只需抱拳行礼,若有所求亦可叩首。”知客道人为左登峰讲解着道门的规矩,这些都是左登峰从书本上未曾读到过的。 

    “道长,道观里都供奉着这三位仙人吗?”上香完毕左登峰冲知客道人问道。 

    “但凡道家正统,都会供奉三清。”知客道人既然能够当知客,自然对道门的事宜非常了解。 

    “有没有单独供奉其中一个的?”左登峰疑惑的问道。清水观里只供奉了一尊神仙法像,神仙法像与三清中间的玉清元始天尊酷似。 

    “以前有,现在没有。”知客道人沉吟良久,最终出言回答。 

    “为什么?”左登峰皱眉追问。 

    “道家在古代细分为了道教,阐教,截教三个分支,道家的祖师就是你们所说的太上老君,阐教祖师元始天尊,截教祖师俗称通天教主。那时候的道观是分别供奉其中一位的,后来阐教和截教逐渐融进了道教,三位祖师便被请到一起接受香火。”知客道人出言说道。 

    知客道人说完,左登峰恍然大悟,清水观只供奉了元始天尊,并无太上老君和通天教主,那就说明清水观是从古代遗留下来的,是阐教的道观。 

    想及此处,左登峰再度抬头凝视三清神像中间的那位元始天尊,神态,表情,衣着都与清水观里的那尊神像酷似,唯一不同的是这尊神像双手是空的。 

    “道长,这位元始天尊手里怎么是空的?”左登峰转头看向知客道人。 

    知客道人对左登峰的印象很好,闻言便耐心的出言解释,“太上老君的手里是芭蕉扇,通天教主手里拿的是太极图,元始天尊是左手虚拈,右手虚捧,三清之中只有他没拿任何法器。” 

    “道长,您在好好想想。”左登峰猛然之间瞪大了眼睛。 

    “正一教的一些道观里元始天尊手里拿的是红色丹丸。不过那种情况是不对的,元始天尊之所以称为原始,是因为他暗应无极一说,无极便是虚空,虚空自然就无物。”知客道人说的都是寻常的道家典故,但在左登峰听来却如醍醐灌顶。 

    “他的右手不应该捧着一卷书吗?”左登峰语带颤音。 

    “元始天尊又不是文曲星君,拿书干什么?”左登峰的话令知客道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古代的元始天尊神像手里也没拿书?”左登峰激动之下开始浑身发抖,他之所以如此激动是因为清水观的神像右手是捧了一卷泥塑的书卷的。 

    “什么时候他也不会拿书啊。”知客道人摇头笑道。 

    “道长,这十块大洋是不是给我的?”左登峰伸手指着知客道人手里的钱。 

    “我们掌教真人吩咐过的,自然是给你的。”知客道人将那些大洋放到了左登峰手里。 

    “既然给我了,就是我的东西,我现在把它们转赠给你。”左登峰抓起知客道人的手将大洋塞到了他的手里,转身奔出了道观,跑出去老远才想起铺盖忘了拿,又折返回来背上了铺盖。 

    “小兄弟,把钱拿走。”知客道人从后面追赶着喊道。 

    “道长,这是你应得的。”左登峰并不回头,狂奔下山,虽然伤势还没有痊愈,但是此时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清水观供奉的神像与三清殿中间的元始天尊神像极为酷似,说明他们是同一个人,既然如此神仙手里就不应该拿着泥塑的书。 

    “十三,跟我回去。”到得山脚,左登峰停下来高喊,喊了许久,十三才从西面的路上跑了过来。 

    “你干什么去了?”左登峰疑惑的问道。 

    “喵~”十三低头放下一件事物。 

    左登峰信手拾起,发现是一半吃剩下的果子,这种果子属于南方的,北方并不常见,因而左登峰第一时间就回忆起了这个果子是玉拂肩上那只黄色的猴子吃剩下的。 

    “你认识那只小猴子?”左登峰疑惑的问道,小猴子脖子上的项圈与十三当年佩戴的很像。 

    “喵~”十三闻言连连点头。 

    “是你朋友吗?”左登峰更感疑惑了,十三是三千年前的动物,难道那只被玉拂称之为九儿的小猴子也跟十三一样。 

    十三闻言摇了摇头,示意它们并不是朋友。 

    “是你的敌人?”左登峰又问。 

    十三再度摇了摇头,示意它们也不是敌人。 

    “以后总有见面的机会,先跟我回道观。”左登峰见状背着行李向回飞奔。 

    左登峰的伤势并未痊愈,跑了一段时间就改成了快速行走,回返清水观的途中左登峰的心里兴奋而忐忑,据巫心语所说,她的师傅是在她睡觉的时候离开的,如果是外人前来寻仇,巫心语不可能听不到动静。所以只能是她师傅有急事要办匆忙的离开了。 

    巫心语是个孤儿,从小就由她的师傅抚养长大,甚至跟了她师傅的姓氏,师徒二人共同生活了十几年,感情自然极其深厚,她师傅虽然走的很匆忙,却也不应该撇下十多岁的巫心语不管,至少也应该给她留下足以自保的法术典籍。 

    如果她真的留下了法术典籍,必然不会藏的很隐蔽,因为那样巫心语就会找不到,因此最大的可能就是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而最显眼的地方,莫过于她们每天都要参拜的神像手里,只要巫心语留心,必然可以发现异常。 

    目前最令左登峰感觉疑惑的有两个地方,第一,如果巫心语的师傅有要事离开,她完全可以将巫心语叫醒亲手将法术典籍留给巫心语,但是她并没有那么做。第二,巫心语在道观生活的这段时间曾经无数次的进入过正殿,如果那卷书是她师傅临走之前放上去的,巫心语必然能够发现,她为什么没有发现。 

    胡思乱想的回到清水观,左登峰立刻点燃蜡烛进入了正殿,爬上贡桌探手拿起了神仙右手捧着的那卷泥塑典籍,在此之前左登峰一直以为它只是神像匹配的道具,从未想过它里面可能隐藏着秘密。 

    拿过那卷泥塑的典籍之后,左登峰感觉很是沉重,这让左登峰极度担心,因为里面如果放的是书籍的话,它绝对不会这么重。 

    “心语,如果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我。”左登峰颤抖着双手将那卷泥塑的典籍拍向贡桌,泥封瞬时脱落,咔嚓之声过后,左登峰摸到了竹简。 

    移近蜡烛,铺开竹简,左登峰看到了竹简上写有密密麻麻的红色小字,所用的字体正是巫心语所用的文字,由于夜晚有风,烛光飘忽不定,左登峰无法看清这些小字的内容,他此刻最担心的就是这捆竹简记载的是普通的经文,情急之下急切的颤抖着双手将竹简整个展开,终于在竹简右侧看到了五个令他心跳加速的古字,

    “阴阳生死诀!”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十四章 竟在眼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