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二十三章 三位真人

第二十三章 三位真人

“道长,您能跟我详细说说吗?”左登峰走到门口右侧放下了铺盖,免得站在门口耽误其他香客进殿。 

    那知客道人见他这么懂规矩,便点头开口,“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这五位玄门泰斗的事情。”左登峰拿着那三炷香出言问道。他拿着香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他是香客,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自己的脸面,而是不想让别人误会知客道人不务正业的跟乞丐闲聊。 

    “那行,贫道今天就跟你说说,也让你长长见识。”此时正值午后,香客不是很多,知客道人也乐得有人陪他说话。 

    “银冠你知道了,就是我们全真掌教王真人,王真人头发已经全白了,挽起头发就像是戴了银冠,我们全真派修行的是正统的全真武功,主要以灵气的修行为主,灵气内行能够延年益寿,灵气外放可以百步击敌。 

    金针是茅山派的杜掌教,他修炼的是正一道术,作法的时候用的是金针,所以金针就成了他的名号。他虽然武功不是很好,但法术高绝,书写的符咒和布置的阵法可以驱鬼降妖,对付人自然更轻松了。 

    铜甲是佛家密宗的一个喇嘛,他练的是佛门密宗的神通秘法,周身坚硬如铁,如覆铜甲,子弹都伤不了他,他的外门功夫很刚猛,一拳可以打死七头牛。 

    铁鞋是少林的明净大师,修行的是佛门禅宗的武学,腿脚功夫天下无双,一脚可以踢飞上千斤的石狮子,轻功也很厉害,早年曾与我们掌教比试过,两人一天之内从这里赶到了河南。 

    玉拂是个女道士,手里一直拿着一柄玉拂尘,她是南方人,学的好像是赶尸,放蛊,施毒之类的巫术。”知客道人口若悬河,一口气说完,嘴角全是唾沫。 

    知客道人说完,左登峰愣住了,他根本就分不清知客道人所说的武功,道术,神通,武学,巫术这些有什么本质的不同,最令他皱眉的是知客道人的话在他看来明显有夸张成分,那个铜甲一拳怎么能打死七头牛呢,一根手指打一头也不过五头。还有就是铁鞋和银冠比拼轻功,从这里到河南将近两千里,人一天之内怎么可能跑那么远? 

    知客道人见左登峰愣在了当场,顿时面露得意,如果叨叨半天左登峰没反应,他就会感觉失落了。 

    “多谢道长指教,请问道长,金针和铜甲住在哪里?”左登峰呆立了许久出言问道。圣经山全真派不收他,他也不想去跟和尚学武术,巫术他更不想学,退一步说即便他想学,那个年轻的小姑娘也不会教他。所以他就想到了金针和铜甲,金针会道法,铜甲会神通,在左登峰看来,道法和神通远比武功厉害。 

    “不管是武功还是道术,练到极致都是殊途同归,不要以为只有道术厉害。”知客道人见多识广,立刻猜到了左登峰心中所想。 

    “道长,您误会了,我的爱人被日本人杀害了,我想学些不怕子弹的本事去给爱人报仇。”左登峰出言解释。 

    “这五位哪一位都不怕子弹,子弹怎么了,子弹得用枪打吧,来不及开的枪就是烧火棍。”知客道人并没有露出怜悯的神情,事实上他也麻木了,日本人来了之后,遭殃的不止左登峰一个。 

    “道长,我是真心学艺的,请道长跟掌教说说吧。”左登峰从怀里摸出了一枚大洋偷偷的递向了知客道人。他骨子里并不想离开文登,倘若能在全真派练武,日后还能经常回去看看巫心语,十三也不必跟着自己四处奔波。 

    “唉,小兄弟,你也是个可怜的人,快把钱收起来。”知客道人见状叹气摇头没接左登峰手里的大洋,转而冲其低声开口,“算你有造化,金针和玉拂今天恰好就在我们全真派,一会儿就要走了,我们掌教肯定要送他们,你从这里等着,到时候等他们出来,你去碰碰运气。” 

    “多谢道长。”左登峰将那枚大洋塞进了知客道人的衣兜,但对方又掏出来还给了他。 

    左登峰看了看手里的大洋,又抬头看了看那知客道人,心中很是疑惑,他还是头一次遇到不要钱的人。 

    沉吟许久,左登峰最终揣起了那枚大洋,冲知客道人道谢之后提着自己的铺盖冲东面挪了挪,转而坐在铺盖上看着正殿旁边的石路。 

    左登峰的举动令知客道人很满意,他知道左登峰之所以与他拉开距离是怕万一冲撞了那三位高人,王真人会怪罪是他泄露了秘密。 

    “看你这样子一定是没吃午饭,吃吧。”那知客道人拿过窝头走过来递给了左登峰。 

    “谢谢道长。”左登峰接过窝头冲知客道人道谢。转而站起身从怀里摸出一个铜子走到功德箱前投了进去。 

    他这个举动令知客道人对他印象更好,但是知客道人却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清水观的玉米还没有研磨,红薯已经吃完了,左登峰现在的确很饿,所以他接了那两个窝头。他往功德箱投钱是为了不欠全真派的人情,他活着就是为了报仇,大仇得报之日就是他回归伊人坟前自尽之时,所以他不想欠任何人的恩情,更不想这个尘世有什么东西拖住自己。 

    左登峰坐在铺盖上啃着窝头,与此同时抬头望向四周,很快的他便发现了十三趴在正殿东侧丛林的一棵大树上。他冲十三摆了摆手,十三见状立时隐藏到了树杈之后。 

    知客道人的消息非常准确,左登峰刚吃完一个窝头,便发现从东侧的石路上走下了一个身材高大,挽簪垂髯的白发老道,身后半步处跟着一男一女两个道士,穿蓝色道袍的男道士约莫三十多岁,身材清瘦,英姿飒爽,左手拿着拂尘,右手牵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娃。年轻的女道姑穿着一件白色的道袍,身材高挑,容貌倾城,左手斜捧着一柄绿杆拂尘,肩头竟然蹲着一只比巴掌略大的黄色小猴。 

    这几个人的容貌太容易辨认了,左登峰见状立刻站起身冲三人走去,二者之间的距离大约有三十步,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他走到距离三人十步左右的时候,那年轻道姑肩头的黄色小猴竟然猛然转头冲他发出了尖利的叫声。 

    猴子的叫声令左登峰不自觉的停了下来,站在原地愕然的看着那只蹲在道姑肩头的黄色小猴,那只猴子长的很是小巧,但是嘴里的犬齿却很长,这表明它已经成年了。左登峰之所以愕然的看着它并不是因为那只猴子长的小,也不是因为那只猴子冲他龇牙尖叫,而是那只猴子的脖子上也套了一个精巧的金色项圈,与当年套在十三脖子上的那个项圈样式完全一样,只是小了许多。 

    猴子的叫声令三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左登峰,左登峰见状很是紧张,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九儿,别叫了。”玉拂抬手递了一枚黄色的水果给自己肩头的猴子,小猴子很是乖巧,接过水果开始啃吃,不再搭理左登峰。 

    “我,我……”左登峰努力的想要开口请求他们收录门墙,但是话都嘴边却说不出口,他太紧张了。 

    在左登峰看着三人的同时,三人也在打量着他,不过三人的神情却截然不同,银冠的脸上带着慈善和惊愕,金针脸上挂着自负和平静,玉拂的神情则是高傲之中带着一丝怜悯。 

    “二位道友,请。”银冠王真人最先有了动作,转身抬手,示意二人继续下山。 

    “稍等片刻。”金针冲王真人笑了笑,转而从怀里摸出了一枚铜钱交给身旁的男童,“千里,把这枚铜钱送给那个大哥哥。” 

    男童接过铜钱,转身冲左登峰跑了过来。 

    “杜真人高抬贵手吧。”玉拂见状上前一步拉住了那个男童,转而从腰囊里拿出了一颗黄色的豆子换下了那枚铜钱。 

    “没想到玉真人也有慈悲的一面。”金针冲回头看他的男童点了点头,示意他将那颗黄色的豆子送给左登峰。 

    玉拂摇头叹气,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左登峰没有听到。 

    “大哥哥,给你。”那男童跑到左登峰面前将那颗豆子塞到了他的手里转身跑了回去,左登峰这才发现那是一颗指甲大小的金豆。 

    “三位真人,我不要钱,我想跟你们学艺。”左登峰反应了过来走到了三人面前。 

    左登峰话一出口,金针玉拂立时摇头,只有全真派的王真人没有摇头,不但没有摇头,还皱眉直接盯着左登峰。 

    “王真人亦懂我辈小术?”金针二人见银冠久久不语,忍不住出言发问。 

    “哪里,哪里,贫道只是粗通相人之术,怎能如二位那样明辨阴阳。”银冠转头冲金针开口。 

    “请王真人收下我吧。”左登峰闻言以为有了希望,急忙想要跪倒。 

    “万万不可。”银冠伸手扶住了左登峰,转而将远处的知客道人叫了过来,“玉正,你去取银洋十枚赠此落难之人。” 

    “真人,我不要钱,我是来学艺的。”左登峰愕然开口。十枚大洋在此时能算得上一笔巨款了,他想不通银冠为什么要给他这么多钱。 

    银冠闻言沉吟了许久,最终摇头叹气。 

    “真人,我有大仇未报,请真人慈悲。”左登峰出言央求。 

    “疏林不藏猛虎,浅潭不隐蛟龙,小友入道只在今日,却与我等无关……”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 三位真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