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二十章 阴阳相隔

第二十章 阴阳相隔

巫心语倒下了,倒的很突然,倒的很平静,她是向后倒下的,用自己的身体垫住了左登峰。 

    左登峰艰难的转头看向巫心语,巫心语侧目回望,左登峰此时已然无力开口,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巫心语并不是累了,她感觉累是因为她大量失血。 

    “等着我。”左登峰竭力开口,与微弱的声音同时出来的还有大量的血沫。 

    “活下去。”巫心语冲左登峰微笑开口。她的面色极度苍白,颈部的血管已经没有鲜血流出。 

    巫心语曾经无数次的冲左登峰柔声说话,这次是她最温柔的一次,也是声音最小的一次。 

    左登峰没有再说话,他同样处在生死的边缘,身体已经冰凉麻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勉力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个为他流干了鲜血的女人,他希望巫心语还能对他说些什么,但是巫心语却没有再开口,片刻过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左登峰知道巫心语的眼睛永远都不会再睁开了,这一刻他没有悲伤,相反的却感觉到了轻松和解脱,他早就想闭上眼睛了,之所以一直没有闭眼是因为巫心语还在看着他,而今爱人已经在他深情的凝望之中离去了,他终于坚持到了最后,可以安心上路了。 

    人在临死之前总有一份令他抛舍不下的牵挂,一旦没了这份牵挂,人很快就会死去,巫心语闭上眼睛之后,左登峰也随之闭上了眼睛,他脑海里最后的一个念头是不知道十三怎么样了,他对于这个世界最后的感觉是安静,周围好安静。 

    人生在世,承受的痛苦远远多于享受的快乐,左登峰的运气并不算太坏,虽然周围的人都令他心凉,但他遇到了一个爱他的女人,并且与之共同生活了一年之久,虽然二人最终没能白头偕老,但他毕竟曾经拥有过。曾经拥有虽然比不上天长地久,却也好过从未拥有。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爱人已经远去了,而自己没能离开。 

    当左登峰从寒冷之中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片黑暗,黑暗之中有着两只淡蓝色的眼睛。 

    “喵~” 

    这是十三的声音,左登峰在第一时间听出了十三的声音,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十三的眼睛就在自己的面前,而声音却是那么遥远而飘渺。 

    “看来十三也被他们杀死了。”左登峰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但是当他逐渐适应黑暗并看到十三身影的同时,他看到了笼罩在夜色之中的树影,也感受到了蒙蒙的细雨。 

    “我还活着?”左登峰猛然恢复了意识,与此同时后背和双腿传来了剧痛,这让他更加确信自己还活着。

    求生的欲望每个人都有,但是左登峰没有,他无法面对爱人死了自己还活着的现实,他急忙闭上眼睛想要抓住死亡的尾巴,但伤口处传来的剧痛和十三悲哀的叫声却将他逐渐拖回了阳世。 

    片刻过后,左登峰开始发抖,疼痛和寒冷是次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他感受到了巫心语的身体也同样的冰凉,虽然黑暗之中看不到巫心语的样子,但那无边的冷意却清楚的提醒他,巫心语就死在他的身旁。 

    这一刻左登峰明白了有一种痛苦叫撕心裂肺,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与巫心语一年里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如走马灯一般从他脑海里逐一闪过,每一个片段都令他心如刀绞,记忆还在,人已经不在了。 

    就在左登峰悲痛欲绝之时,他看到了光亮,与十三幽兰的眼睛不同,远处传来的是火光。片刻过后,远处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十几个手举火把的村民从远处走了过来。 

    倘若换成别人,见到这些人无疑见到了希望,但左登峰却并不想见到他们,因为他并不想获救,他不想让巫心语一个人走,他想陪着她。 

    “这儿有人。”村民很快便凭借火光发现了左登峰和巫心语。 

    “不好,还有一只狼。”村民也发现了二人身旁的十三。 

    “喵~”十三闻言急忙发出了柔和的叫声,它很聪明,懂得表明自己的身份。 

    “是住在道观里的那个人,那个是他的猫。”终于有人认出了左登峰和十三。 

    “我的妈呀,怎么这么大个儿?”众多村民见状立时一拥而上,看着躺在地上的左登峰和巫心语,二人身上血迹斑斑,僵直躺卧不辨死活,众村民只敢围观,并不敢上前查看。 

    随后从队伍后面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一个人查看二人的伤情。这个人左登峰认识,是当年与崔寡妇争十三的郑瘸子,他是村里的大夫。 

    “他们还活着吗?”人群之中有人问道。 

    “你瞎呀,没见他睁着眼吗?”郑瘸子没好气儿的回了一句,转而伸手探了探巫心语的鼻息,“这个女的死了。” 

    虽然左登峰早已经知道巫心语已经离去,但是听到郑瘸子这么说还是忍不住泪如雨下。 

    “左领导,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人群中走出一个妇女冲左登峰问道,这个妇女左登峰也认识,是崔保长的老婆。 

    左登峰听到了她的问话,茫然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开口。那妇人又问了几遍,左登峰仍然没有开口。 

    “瘸子,他为啥不说话?”对方疑惑的看向郑瘸子。 

    “他的牙帮让人卸了。”郑瘸子闻言举着火把凑近了左登峰,转而将火把递给旁边的人,双手抓着左登峰的下颚,猛然上抬将其复位。 

    “左领导,看见我家汉子了吗?”那妇女焦急的问道。 

    “在三岔道北面的沟里,可能已经被日本人杀了。”左登峰强忍剧痛出言说道。 

    “你说啥?日本鬼子?咱这儿咋会有鬼子?”那妇女闻言立时瞪大了眼睛,神情惊恐。 

    “是那个金项圈把日本人引来的,快去找吧,或许没死。”左登峰说完便闭上了眼睛,这些村民的到来令他感觉很是喧闹。巫心语活着的时候左登峰一直竭力避免村民来打扰他们,这种心理并没有因为巫心语的死而有所改变。 

    “三嫂,他说的可能是真的,他中的是枪伤。”郑瘸子检查着左登峰的伤势。 

    郑瘸子的话一出口,众村民立刻呆住了,鸦雀无声。在老百姓的眼里,日本鬼子跟要人命的阎王爷没什么两样,他们都怕日本人。 

    “还愣着干啥,快去找我家汉子。”那妇女率先反应了过来冲众人高喊。众人闻言立刻抓着火把转身离去。 

    “三嫂,这个人还有救,留下几个人把他抬回去吧。”郑瘸子站起身冲那妇女说道。 

    “他得罪了鬼子,不能救他。”那妇女闻言犹豫了片刻开口说道。 

    “对,要把他弄村里,万一鬼子来找他,咱都得跟着遭殃……” 

    “就是他把鬼子引来的……” 

    “瘸子,你可别给村里招灾……” 

    众人七嘴八舌的附和着那妇女的话,这个妇女是保长的老婆,此时的人奴性很重,畏惧保长的同时连她也畏惧上了。 

    众人说完便举着火把转身离去了。 

    “小兄弟,你两条腿的骨头没断。背后的那一枪也要不了命,这是两包止血粉,你自己保重吧。”郑瘸子从怀中掏出了两个纸包放到了左登峰的手里。 

    “我还得给保长留一包。”郑瘸子想了想又拿走一包,转身跟上了队伍。 

    十三见众人没有搭救左登峰,急忙跑了过去,跟在队伍的后面连声哀叫,但是它的喵喵之声并没有令众人有所停留,众人走远之后,十三沮丧的跑了回来。 

    “十三,咱不求他们。”左登峰摇头开口,虽然他并不想被救,但众人的做法还是令他心凉,事实上所有人做出的事情都令他心凉,只有巫心语才是真心对他,而这个世上唯一一个真心对他的女人此刻就躺在他的身边,永远都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喵~”十三走近左登峰抬头看着他。 

    左登峰看着十三,心里五味陈杂,自己和巫心语遭到今天的无妄之灾全因十三而起,如果二人当日没有救下十三,巫心语就不会死。可是十三是无辜的,它只是一只猫,它也不知道会出现今天这样的事情,况且当日还是巫心语非要救下它的,自己不能因为巫心语的死而迁怒它。况且先前它明知道有危险,还跟巫心语一起回来救自己,这个举动已经违背了动物趋吉避凶的本能,它做的已经够好的了。 

    想起十三跟在众人身后哀叫着乞求众人搭救自己,左登峰再度流泪,反观安静的躺在旁边的巫心语,左登峰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伤心之下,左登峰再度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了怀里传来了温暖,这些许温暖令左登峰产生了一丝希望,急忙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巫心语仍然安静的躺在旁边,趴在他怀里为他取暖的是十三。 

    此时天色已经放亮,左登峰再度看清了巫心语的样子,巫心语的遗容极为安静,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容,那是她在说那句‘活下去’的时候的表情,这个表情凝固在了她的脸上,也铭刻在了他的心里。 

    不管世人遭受了多大的磨难,太阳每天都会升起,初升的太阳虽然没有唤醒左登峰求生的欲望,却燃起了他复仇的怒火,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念头“活下来,杀了藤崎。” 

    平心而论,左登峰在潜意识里更想陪着巫心语死去,但是他怕到了九泉之下巫心语会怪他懦弱,不杀了藤崎,他感觉自己连下去陪伴巫心语的资格都没有。 

    “十三,我渴,你去帮我弄点水来。”左登峰冲十三低声开口,他失血过多,又冷又渴。 

    十三听到左登峰的话立刻冲远处跑去,左登峰颤抖着双手打开郑瘸子留给他的药包,将那些被研磨成粉末的草药敷上了腿部的伤口,后背无法敷药,只能作罢。 

    但凡杀菌止血的药物都会令人产生疼痛,但左登峰此刻却并没有感受到疼痛,这倒不是因为他丧失了知觉,而是他已经尝到了世间最大的痛苦,整个人都变的麻木了。 

    胡乱而艰难的敷完药,左登峰挣扎着转身抱住了巫心语,轻轻的摇晃着她, 

    “醒醒,醒醒,你醒醒啊……”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 阴阳相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