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十九章 不离不弃

第十九章 不离不弃

巫心语还没说完十三就弓背蹬地猛然蹿出,径直扑向抓着左登峰头发的那个日本兵。 

    从门口到左登峰被摁倒的地方有十几米,这么远的距离十三闪电而至,腾空的同时长达两寸的利爪从爪鞘之中探出,凌空挥抓,直袭咽喉。 

    一击过后,那日本兵立时捂着自己的脖子连连后退,数步之后鲜血方才从指间溢出。 

    十三攻击得手,立刻冲左侧的日本兵扑去,此时这个日本兵已然从惊愕之中反应了过来,急忙抬手遮挡,十三的爪子划开了他的衣袖,抓伤了他的手臂。 

    十三个头很大,嚣叫着蹿入人群,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后退,就在众人慌忙后退的同时,巫心语从门口冲到了近前,猛然抬手将剪刀刺进了另一个日本兵的脖子。 

    剪刀和十三的爪子不同,十三的爪子虽然很锋利,但是很窄,抓破咽喉之后短时间内并不会造成鲜血狂喷。而巫心语用的是剪刀,剪刀插进脖子之后喷溅而出的鲜血立刻溅了她一脸。 

    巫心语从未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更没杀过人,惊恐之下竟然握着剪刀连连后退。 

    “十三,杀了他。”左登峰拖着受伤的右腿从地上爬起,伸手指着藤崎冲十三喊道,可惜的是他的下颚已然错位,发出的声音很是混沌。即便如此十三还是根据左登峰的手势明白了他的意图,转身厉叫着冲藤崎扑了过去。 

    藤崎眼见十三扑了过来,并没有像那些日本兵一样愕然后退,而是凝神戒备站在原地,直待十三扑到近前方才急速起脚,十三身在半空无法改变方向,被藤崎一脚踢到了西厢门口。 

    “封住大门,抓活的。”藤崎踢飞十三之后低头看向自己的左脚,他先前的那一脚虽然踢飞了十三,却也被十三的爪子将鞋子连带脚背划出了几道口子。 

    此时众多日本兵已经从惊愕之中反应了过来,兵分三路,一路挡在门口封住了去路,另一路冲向了惊魂未定的巫心语,剩余的那些人以弧形围住了西厢门口的十三。十三先前虽然被藤崎踢飞却并未受伤,半空之中调整好了姿势,四肢着地之后再度弓背聚势准备冲藤崎发起攻击。 

    此时巫心语已经跑到左登峰面前扶住了他,见日本兵扑来,急忙放下左登峰挥舞着剪刀攻击他们。巫心语所学的道术非常有限,丝毫没有临阵对敌的经验,她的攻击毫无章法,手中的剪刀插上一个日本兵的肩膀还没来得及拔出,另外三个日本兵就已经冲到了近前,巫心语只能舍弃剪刀胡乱的踢打。 

    “抓起来,扔。”左登峰见状急忙以手托腮出言提醒,虽然他口齿含糊不清,巫心语还是听到了他的话,伸手抓起一个日本兵的衣襟猛然发力,将其扔向了东厢的土墙。 

    巫心语见此计可行,急忙如法炮制的将另外一个日本兵抛扔了出去。 

    左登峰此时右腿严重受伤,已然无法正常行走,但是在看到被巫心语扔到东厢墙上受伤倒地的日本兵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他硬是咬牙将扎在右腿上的匕首拔了出来,瘸腿冲那日本兵扑了过去。 

    那日本兵此时正倚着墙角想要站起来,见左登峰扑来,慌乱的抬起胳膊护住了自己的头脸和颈部,左登峰并没有固定的目标,能刺哪儿就是哪儿,愤怒之下双手握住匕首插进了日本兵的小腹,随后仿效藤崎折磨他的方法,一通乱绞,那日本兵痛苦的嚎叫着抓向腰间的手枪,左登峰见状立刻伸手抢过手枪对准他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砰!”枪响过后,那日本兵的额头顿时出现了一个血洞。 

    藤崎等人这次是擅自行动的,说白了就是孤军深入,未免节外生枝,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开枪,左登峰的这一枪打响之后,众人不约而同的转头回望,左登峰立刻抬手冲藤崎扣动了扳机,可惜的是,枪没响,卡壳了。 

    左登峰手里的这支枪是日军普遍使用的王八盒子,日本的王八盒子装弹八发,德国的盒子炮装弹二十,这两种枪名字类似,外人经常搞混,但王八盒子的子弹是在手柄里的,这种枪非常容易卡壳,倘若换成熟悉这种枪械的士兵,只需重新上膛便可击发,但是左登峰不懂这些,数次扣动扳机无果之后将手枪扔掉,转而将那把插在死尸肚子上的匕首抓到了手中。 

    藤崎见状勃然大怒,转身掏出了手枪。 

    藤崎掏枪本来是要打左登峰的,但转身之后发现巫心语将他的几个部下摔的晕头转向鼻青脸肿,恼怒之下转移枪口对转了巫心语。 

    这一刻左登峰忘记了腿上的剧痛,急速扑向了巫心语,与此同时,藤崎的枪响了。 

    后背传来的冲击感令左登峰清楚的知道自己中枪了,不过左登峰没有强烈的疼痛感觉,只是感觉后背被人用砖头狠狠的拍了一砖,很是酸麻。 

    “登峰,你怎么样?”巫心语见状舍弃对手搀住了左登峰。 

    左登峰还没来得及回答,藤崎的枪再一次响了,四声枪响,左登峰和巫心语先后倒下了,藤崎这几枪打在了他们的腿上。 

    被巫心语扔飞的那几个日本兵见藤崎开了枪,也纷纷掏出了各自的佩枪,藤崎见状快步上前大扇耳光,“去抓那只猫。” 

    挨了揍的日本兵听到藤崎的命令,立刻转身加入了围捕十三的战团,藤崎愤恨的看了二人一眼,重新将注意力挪到了十三的身上。 

    “登峰,你疼不疼?”巫心语抱着左登峰声带哭腔,左登峰后背中枪,大量的鲜血正从伤口快速涌出。 

    左登峰闻言微微摇头,缓缓伸手捂住了巫心语腿部的伤口。 

    “让十三跑。”左登峰艰难的冲巫心语说道。他下颚脱臼,发声困难,但是他此刻非常的清醒,他很清楚藤崎之所以不打死他们是为了拖住十三,如果藤崎将他们打死了,十三必然会逃走。而今二人已无生理,他不想连累十三被抓。 

    “十三,快逃走。”巫心语出声高喊。喊声过后,十三立刻从院落之中蹿上了西厢房顶,从西厢房顶顺着院墙跑到了门楼冲下方的二人发出了哀伤的呜咽。 

    “快逃走!”巫心语再度出声高喊。 

    藤崎见十三蹿上了高处,举着手枪瞄了片刻,最终收起手枪快步走到了二人面前,甩手给了巫心语一个耳光,门楼上的十三见到这一幕立刻发出了愤怒的示威声。 

    藤崎打巫心语就是为了逼十三下来,见十三发怒,再度冷笑着狂抡巫心语的耳光。巫心语先前与几名日本兵拼斗了许久,体力已然不支,双臂的伤口大量失血令她更加虚弱,而今只是依在墙角轻揽着后背中弹的左登峰,已然无力躲闪藤崎雨点般落下的巴掌。 

    左登峰此刻眼见自己的女人挨打,心如刀割,艰难的抬起左臂想要阻止这一切,但是他的努力是徒劳的,他艰难抬起的手臂根本无法阻止藤崎的举动,藤崎轻而易举的将其手臂打开,再度殴打巫心语。 

    左登峰身中三枪,每一处伤口都在流血,过度失血令他越来越虚弱,甚至连抬头都变的极为困难,即便如此他仍然想做点什么令巫心语免遭殴打,就在此时他发现藤崎已经成了赤脚大仙,他先前每一次踢飞十三,十三都会趁机抓挠他的脚,如此三番,藤崎的鞋袜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两只脚鲜血淋漓。 

    左登峰低头看着藤崎的脚,深吸一口气拼尽全力将手中的匕首扎向了藤崎的左脚。 

    藤崎此刻注意力并没在濒死的左登峰身上,左登峰因此得逞,脚背传来的剧痛立时令藤崎抱脚退后。 

    就在此时,十三瞅准机会一跃而下,快速扑向藤崎,藤崎无奈之下急忙翻滚躲避,十三扑空之后并没有追击,而是转身蹿进了东厢。 

    十三的举动令左登峰大为感动,十三虽然是只猫,但是时至此刻它还在想尽一切办法救左登峰和巫心语,它之所以蹿进东厢其实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给二人创造逃生的机会。可惜它不知道的是二人现在已经无力逃走了。 

    果不其然,藤崎等人见十三窜进了东厢,立刻兵分两路,一路堵住了东厢的门口,另一路进了西厢,不问可知是堵地道的出口去了。 

    这一幕令左登峰暗自冷笑,这些日本人即便堵住了两头儿的出口他们也抓不住十三,因为十三还有另外一条路,那就是东厢的烟囱。十三在清水观住的这段日子大部分时间都是走门的,到了后期晚上出去捕猎,回来的早了就从烟囱跳下经灶台钻出。十三虽然很是肥胖,但此时的烟囱和灶台都相当宽大,所以每次它都能灰头土脸的拱出来。 

    就在左登峰分神之际,他感觉到手里的匕首被巫心语拿了过去,左登峰勉力抬头想要一看究竟,却忽然感觉身体一轻,眼前的景物变的很是歪斜。 

    就在左登峰以为出现幻觉之际,他看见了门楼,随后是山中的景物,他这才明白是巫心语将他抱了起来。此刻左登峰的头脑并不混沌,他记得自己和巫心语的双腿都中了枪,不应该还能行走,可是左右急速闪过景物却说明了巫心语此刻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奔跑。 

    左登峰疑惑之下艰难的抬起了头,眼前的一幕令他愕然的睁大了眼睛,巫心语的颈部右侧正在汩汩的向外涌着鲜血。 

    巫心语的面色异常苍白,紧皱的鼻翼说明她此刻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坚毅的眼神却表明无论承受多大的痛苦她都不会放手。 

    “放我下来。”左登峰急切而艰难的开口。巫心语颈部的鲜血并不是狂喷而出,这说明并未伤及主动脉,只要及时包扎,仍有生存的希望。 

    巫心语并没有停下来,扭头向后看了一眼,再度加速疾奔。 

    “我不行了,我要你活着。”左登峰努力的想要捂住巫心语颈部的伤口,可是任凭他如何努力,手臂已然不受控制,无力再度抬起。 

    巫心语仍然没有说话,苍白的脸色,紧皱的鼻翼,密布的汗珠,紧咬的牙关,所有的这些都表明了她正在透支生命,而且已经到了生死的边缘。 

    左登峰没有再说话,打在后背上的那颗子弹很可能伤到了他的肺脏,此时他的口腔里全是鲜血气泡,已经无法开口。 

    二人很快进入了密林,此时巫心语的颈部已经不再有鲜血流出,但奔跑速度却并没有减慢。 

    几分钟过后,巫心语终于停了下来,停的很是突然,倒的毫无征兆, 

    “登峰,我累了……”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不离不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