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十八章 生死抉择

第十八章 生死抉择

藤崎的话令左登峰心脏狂跳,藤崎先前已经通过蛛丝马迹知道了巫心语的存在,他要找出巫心语来威胁自己。 

    那十几个化妆成农夫的日本兵听到藤崎的命令立刻开始四处寻找。清水观的地道并不十分隐秘,那些日本兵很快的便发现了西厢的入口。 

    两个日本人随后进入了地道,片刻之后,左登峰听到了东厢北屋传来了棺盖落地的声响,不问可知巫心语被他们逼了出来。 

    果不其然,很快的巫心语便从东厢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剪刀。 

    左登峰见状立刻上前抱住了她,藤崎等人并未阻止,而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巫心语和左登峰二人。 

    “放她走,我带你们去找那只猫。”左登峰转头看向藤崎。 

    “左先生,尊夫人留在这里,你去将那只猫带回来,只要你带回了那只猫,我就放你们离开。”藤崎侧目打量着巫心语。巫心语非常漂亮,藤崎没有想到荒野之中会有如此美貌的女人。不过他的眼神之中只有惊讶而没有垂涎,这说明他并没有起色心。 

    “不行,绝对不行。”左登峰连连摇头。藤崎虽然没有露出好色的神情,但他的那些部下却已经看直了眼。 

    “我这个人是很讲道理的,这样吧,你留下,尊夫人去找那只猫。为表诚意,我可以让她自己去。”藤崎出言笑道。 

    “她如果找回了那只猫,你能不杀我们?”左登峰开始演戏。 

    “可以。”藤崎闻言连连点头。 

    “你发誓!”左登峰佯装郑重的盯着藤崎,事实上他非常清楚就算找回十三,藤崎也不会遵守诺言放过他们。 

    “只要尊夫人将那只猫带回来交给我,我绝不会杀你们,也不会伤害你们。”藤崎重重点头。 

    “快去把十三找回来。” 左登峰闻言扭头冲巫心语使了个眼色。 

    巫心语虽然领会了左登峰的眼色却没有离开,而是坚毅的摇了摇头,表示她绝不会撇下左登峰独自离开。

    “快去,你想为了一只猫害我送命吗?”左登峰见状愤然抬手给了巫心语一巴掌,这一巴掌他是用了全力的,这些日本人都是恶狼,巫心语如果留下,后果不堪设想。 

    巫心语没想到左登峰会打她,而且会打的这么重,一时之间愣住了,愕然的盯着左登峰。左登峰见状再度抬手又是一巴掌,“十三去了西北方向的树林,快去把它喊回来。” 

    这两巴掌虽然打在巫心语的脸上,但是疼的却是他自己,他不舍得打巫心语,但是他也知道绝对不能让巫心语留在这里。 

    巫心语哭了,她哭不是因为左登峰打了她,而是她从左登峰的眼神之中读懂了左登峰的心意,也明白左登峰是要她往西北方向的树林逃生。 

    “哭什么,快去。”左登峰此刻有着千言万语要对巫心语说,但是他不能随意开口,藤崎非常聪明,倘若起了疑心,随时可能改变主意。 

    巫心语抬头看着左登峰,眼神之中饱含感动与深情,她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一去不回,左登峰必然惨遭毒手。左登峰是她的丈夫,她的丈夫在生死关头将生存的希望留给了她。 

    良久过后,巫心语的眼神发生了变化,感动之中多出了一丝决然,随后冲左登峰重重的点了点头,“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之后,巫心语转身向外走去,众多日本兵见状转头看向藤崎,后者微微抬手,示意放巫心语出去。 

    “藤崎大佐,我认为这个支那人只想救他的妻子,并不想交出那只猫。”先前装扮成马夫的日本人以日语冲藤崎开了口。 

    “我知道,但是那个女人一定不会逃走的。”藤崎的脸上一直挂着自信的笑容。 

    “如果那个支那女人带回了那只猫,咱们真要放走他们吗?”这个日本人可能也是军官,也懂得一些汉语,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个住在深山道观里的人也同样懂得他们的语言。 

    “我们这次行动未经军部批准,事后必须消除一切痕迹。”藤崎说话之间看了看左登峰。左登峰早就料到日本人不会守信用,闻言也并没有感到奇怪,他现在想的是巫心语临走时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希望她领会了自己的用意,如果真的把十三带回来,那可真完了。 

    “哈依。”那日本人点头答应。 

    接下来众人都没有说话,众人都在等,藤崎在等巫心语带回十三,而左登峰则在等死,他非常清楚不管巫心语回不回来,他都死定了。 

    人对于死亡都有着强烈的恐惧,左登峰也不例外,但是他此刻心里却有着一丝庆幸,因为他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巫心语没有受到这些日本人的伤害。不过左登峰又有着另外的担心,那就是万一自己真的死了,巫心语殉情怎么办,这种可能性极大,想及此处,左登峰再度开始焦虑。 

    “左先生,你好像很紧张。”藤崎转身冲左登峰走了过来。 

    “希望你能信守承诺。”左登峰转头开口,此时巫心语还未走远,他还需要拖延时间。 

    “放心吧,我会的。”藤崎点头笑道。 

    左登峰闻言看了他一眼不再开口,这个藤崎大佐长的并不凶煞,言语也不粗野,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这种貌似儒雅的人远比那些咋咋呼呼的肤浅之人要恐怖的多,他一个日本人能将中文说的如此流利,也可见其毅力之强,心思之专。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藤崎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一双白色手套戴在了手上,转而走到那名携有挎包的部下面前从挎包里拿出了一把匕首。 

    “左先生,尊夫人怎么还没回来?”藤崎端详着匕首走近了左登峰。 

    “她不会回来了。”左登峰出言笑道,半个小时过去了,巫心语必然已经找到了藏身之处。 

    “不不不,她会回来的。”藤崎说话的时候神情并没有变化,但是就在其说完话的一刹那,左手的匕首极快的插上了左登峰右侧大腿外侧。 

    “我操你妈。”左登峰强忍剧痛冲着眼前这个微笑的恶魔扑了过去,左右的日本兵立刻一拥而上将他摁在了地上。 

    “声音太小,尊夫人听不到,再大声点儿。”藤崎蹲下身握住了插在左登峰腿上的匕首,猛然旋转。 

    “啊!”剧烈的疼痛令左登峰发出了惨叫,这纯粹是生理反应,非主观可以控制。但是左登峰只喊了一半便闭上了嘴,他知道藤崎是想让他发出惨叫,引出藏在暗处的巫心语。 

    藤崎见状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面孔凑近了左登峰的脸。左登峰此刻已然疼出一身冷汗,浑身都在发抖。他强忍疼痛怒视着藤崎,他不明白这个恶魔的举动是什么意思。 

    “左先生,快吐口水,你们支那人不是最喜欢吐口水的吗?”藤崎移走了遮掩面孔的双手,随即再度遮上,他在逗左登峰玩,标准的猫耍耗子心态。 

    左登峰咬紧牙关转头不再看藤崎,事实上藤崎说的没错,他此刻的确有吐藤崎一脸唾沫的冲动。 

    “这个位置痛觉神经非常密集,你忍不住的。”藤崎见状再度伸手握住了左登峰大腿外侧的匕首左右转动。 

    事实正如藤崎所言,此时左登峰只感觉疼痛难当,这种剧烈的疼痛令左登峰感觉心脏在快速的抽搐,整个人都想蜷缩起来,但是四肢已然被几个日本兵摁住了,根本就无法蜷缩。即便如此,左登峰仍然强忍着没有喊出声来,他非常清楚自己的惨叫会造成什么后果。 

    强烈的疼痛会导致胃部痉挛而造成呕吐,到最后左登峰终于吐了。 

    “咦~,你们支那人太不讲卫生了。”藤崎皱着鼻翼站起了身,一脸的鄙夷。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左登峰龇牙开口。他知道自己绝无生理,所以此刻最大的愿望就是世间真有鬼魂存在。 

    “这话我听过好多次……”藤崎话说了一半便停住了,目光移到了大门处。 

    左登峰见状急忙扭头,他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巫心语带着十三站在了门口。 

    “快跑,快跑。”左登峰情急之下绝望的高喊,巫心语带回了十三,他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巫心语看到了左登峰,也听到了他的话,但是她没有跑。 

    “很好,很好,进来,进来。”藤崎见巫心语带回了十三,顿时面露喜色,急忙招手让巫心语带着十三进入道观。 

    “不要进来,快跑。”左登峰见状再度大喊。他已经发现藤崎的那些部下拿出了铁链和套索。 

    巫心语闻言并未开口,也没有移动,而是深情的盯着左登峰,与此同时探手解开了棉袄的扣子。 

    “你这个傻子,你这样救不了我的,我会恨你一辈……”左登峰的话喊了一半就停住了,不是他不想喊完,而是摁着他的日本兵一拳打的他下颚错位。 

    左登峰此刻无比的愤怒,但是他最恨的不是这些日本人,而是巫心语,巫心语的这个举动在他看来是极度愚蠢的,这些日本人就算是抓到了十三,日了她,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巫心语这个愚蠢的举动令左登峰感觉丧失了男人的尊严。即便巫心语真的能够以这种方式救下他,他也会杀掉巫心语,然后自杀。 

    藤崎此刻的目光并不在巫心语的身上,他看的是十三,眼神之中透着狂热。除他之外的那些人看的都是巫心语,当巫心语脱掉棉袄只剩单衣的时候,左登峰甚至看到了几个日本兵胯下的变化。 

    保护自己的女人免受伤害是男人的天性,当这种天性无法付诸实施的时候,男人的尊严就会彻底破碎,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肝肠寸断万念俱灰之下左登峰开始猛烈的挺头去撞击地面的青砖,以求速死。 

    这时旁边的一名日本兵薅住了左登峰的头发,在没抓到十三之前,他们是不会让左登峰死的。 

    被薅住头发之后,左登峰的目光逐一的扫向眼前的这些日本兵,连藤崎在内,他们一共有十四个人,左登峰要记住他们的样子,变鬼也不能放过他们。 

    在看向最后一个日本兵的面孔时,他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浓重的疑惑和些许的惊恐。 

    左登峰见状急忙扭头看向巫心语,只发现巫心语在脱掉棉袄之后并没有脱掉单衣,而是挽起了两只袖子,此刻已然使用剪刀将自己的双臂各自划出了一道深长的口子,鲜血急速涌出。 

    这些日本人自然不明白巫心语这个举动的用意,但是左登峰明白,巫心语这么做是为了激出体内潜藏的少许道术。她这几天不是经期无法使用道术,事实上巫心语使用道术跟经期并没有关系,她道术没有学全,必须流血才能激发。 

    巫心语的举动令左登峰先前的羞怒绝望在瞬间消弭,深情决然的她是自己最爱的女人,弓背露齿的它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就在左登峰感动的热泪盈眶之时,巫心语冲十三厉声开口, 

    “跟他们拼了,死也要死在一起……”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 生死抉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