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一卷 不死鬼猫_残袍 > 第十七章 藤崎大佐

第十七章 藤崎大佐

关上大门,左登峰立刻回到了房间。 

    “怎么了?”巫心语见左登峰神情紧张,急忙出言发问。 

    “刚才保长带来了两个人,要看十三,我告诉他们十三已经死了,他们不相信。”左登峰焦躁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子。 

    “管他们信不信,十三是咱们的,让不让看咱说了算。”巫心语神情坚定,这一年多来二人与十三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十三不止是他们养的宠物,更是他们的朋友。 

    “那两个人是日本人,他们临走的时候说的是日本话,有一个叫藤崎大佐,藤崎是日本人的姓氏,大佐是部队的官衔。”左登峰焦急的说道。他与巫心语久居山野,最后一次出山还是半年之前出去买玉米种,这半年之内外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 

    “日本人打过来了?”巫心语一脸的愕然。 

    “不知道,看保长的样子,好像不是被他们逼着来的。”左登峰摇头开口。根据崔保长的神情来判断他极有可能是被哄骗的,如果是被胁迫的,早就发抖了。 

    “他们看十三干什么?”巫心语疑惑的问道。 

    “有两种可能,一是想通过十三找到十三之前被困的古墓,这种可能性不大。最大的可能是想研究十三。”左登峰皱眉开口。 

    “为什么要研究十三?”巫心语侧目追问。 

    “十三从墓里不吃不喝的活了三千年,你难道不感觉奇怪。”左登峰快速的开始整理铺盖。 

    “他们又没见过十三,他们怎么知道这些的?”巫心语心中还有问号。 

    “崔保长他们在卖项圈儿的时候不可能不说项圈的来历,应该是项圈惹祸了。快别说了,收拾东西出去躲躲,他们马上就要包围这里。”左登峰急切的冲巫心语说道。 

    巫心语闻言立刻接手开始收拾,而左登峰则离开屋子跑到了西厢与正殿交界处的单墙内踩着倒扣的水缸探头向外观望。 

    左登峰探头之际恰好看到那两个日本人在下山的小路上将保长抬进路旁的草丛。在此之前左登峰并未听到枪响,不问可知他们是用冷兵器将保长杀死或是打晕的。 

    “保长很可能被他们杀掉了。”左登峰心中大为惊恐,转而再度翘首张望,那两个日本人将保长扔进草丛之后,其中一个立刻打了一声呼哨,片刻之后山下出现了十几个身穿农民服饰的人快速向二人所在的位置靠拢。 

    虽然这些人并没有穿军装,但左登峰还是在顷刻之间确定他们都是当兵的,一来他们都拿着短枪,二来他们到了那个扮作高掌柜的藤崎大佐面前都行了军礼。 

    见此情形,左登峰仓皇的跑进东厢,拉起巫心语就向外跑,什么东西也没拿,保命要紧。 

    到了门前,左登峰将大门打开了一道缝隙,向外一看,亡魂大冒,这些人行动的速度很快,片刻之间已然到了清水观的外围,自己和巫心语此时如果冲出去,立刻就会被他们发现,人跑的再快也不可能快过枪子儿。

    “快进地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别出来。”左登峰关上大门将巫心语拉到西厢推了进去。 

    “咱都躲起来。”巫心语此也极为紧张。 

    “不行,如果咱们都躲起来,他们一定会四处翻找,那口棺材瞒不住人的。”左登峰正色开口。 

    “那你怎么办?”巫心语紧张之下开始发抖。 

    “我没事儿,记住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日本鬼子喜欢糟蹋女人,你如果出来了,我就死在你眼前。”左登峰咬牙开口。 

    “你如果出了事,我也不活了。”巫心语的眼神之中透着无比的坚毅。 

    “我不会逞英雄的,快进去。”左登峰焦急的催促。 

    “不要把十三交给他们。”巫心语盯着站在东厢门口瞪眼张望的十三。 

    “放心吧!快进去。”左登峰急切的拉上了房门。十三是他们的朋友,他左登峰绝对不会出卖朋友,即便十三只是个不会说话的朋友。 

    拉上西厢的房门之后,大门处传来了敲门声。敲门声很平稳,但左登峰非常清楚,门外站的是一群狼。 

    “谁呀?”左登峰快速的走到东厢门口开口拖延时间。 

    “左先生,请开门。”门外的再度响起了藤崎大佐的声音。 

    “十三,他们要来抓你,你快从西墙逃走,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左登峰压低声音冲十三快速的交代了一声,随后抬高声调冲门口喊道“等一会儿。” 

    说完之后左登峰快速的走进屋子将铺盖弄乱,消除二人居住的痕迹,随后又将猫窝搞乱,做完这些发现十三还站在门口侧目看着他,左登峰急切之下揪着它的脖子将它拖到了自己先前站立的单墙处,冲着猫屁股就是一脚,十三这才蹿上院墙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墙外传来了ko,ko的叫喊声,左登峰闻言大为沮丧,这个发音的意思是“这里,这里”,不问可知藤崎带来的人已经包围了道观,而且他们也发现了越墙而出的十三。 

    藤崎此刻正站在门口,闻言立刻大喊着命令部下抓住十三,而且还加重语气强调了一句‘不要取走它的生命。’左登峰跟随王老爷子学习了多年日文,对他们的语言很是熟悉,日本话和中文的发音方式很不相同,男子说话时吐气比较重,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此外两者互换时也有些许歧意,需要根据场合灵活理解。 

    墙外的日本军人听到了藤崎的命令,立刻前往追赶十三,在追赶的过程中并没有大呼小叫,只能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向着西北方向的密林跑去,很显然,十三是冲着森林逃跑的。 

    就在此时,道观的大门被人踹开了,左登峰惊恐的回望,发现藤崎已然迈步而入,腰杆笔直,步伐沉稳,每一步的距离都几乎相等,这种只有军人才有的气质令左登峰感觉到眼前这个日本人的坚毅和阴冷。 

    “左先生,把那只猫召唤回来,我们不会伤害你。”藤崎走到左登峰面前站住了,面带微笑的冲左登峰开了口。 

    “你们想干什么?”左登峰强自镇定的开了口,藤崎手里虽然没有枪,但身后两个手下却都拿着手枪,这让左登峰非常紧张。 

    “那只猫跟我们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们要带走它。”藤崎上前一步,微笑开口。 

    “它已经跑掉了,怕是不会回来了。”左登峰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个藤崎虽然一直在笑,但左登峰却感觉这个人很可怕。 

    “左先生今年多大了?”藤崎闻言并没有恼火,面上依然挂着微笑。 

    “二十五。”左登峰如实回答,十三已经逃掉了,他并不想激怒这个藤田。 

    藤崎听到了左登峰的回答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向了正殿,那两名手下并没有跟过去,而是站在了左登峰的周围,手中的手枪也没有对着左登峰,而是自然下垂。 

    藤崎走进大殿观察了片刻,转而离开大殿进入了西厢,这时候左登峰开始紧张了,好在藤崎并没有从西厢多做停留,随后便离开西厢走向了巫心语的厕所,这一刻左登峰知道糟了,清水观是有两个厕所的,傻子也知道清水观里住了两个人。 

    果不其然,藤崎从西侧的厕所出来之后又前往了东边的厕所,然后进了东厢,从东厢停留了许久,最后回到了左登峰的面前。 

    “左先生,我们只想要那只猫,并不想伤害你和你的家人,只要你把那只猫召唤回来,这些全是你的。”藤崎从部下的挎包里掏出两封大洋塞进了左登峰的手里。 

    “高掌柜,那只猫野性很大,我真的叫不回来。”一封大洋一百枚,一枚大洋二十六克,两封大洋也就十斤多点,左登峰此刻感觉这两封大洋不是十斤,而是一百斤一千斤,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片刻之后那些追赶十三的日本军人回到了院子,自动列队并汇报情况,他们没有追上十三。 

    “左先生,我们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我们已经将你们的省府和人民从灾难中解救了出来,用不了多久就会来到这里,我听说您是知识分子,我们非常需要您这样的人才帮助我们处理日常事务。”藤崎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而是和颜悦色的盯着左登峰。 

    “谢谢你的好意,我只想安静的生活。”左登峰将那两封大洋还给了藤崎。藤崎的话说明了他们这次是偷着过来的,日军虽然攻占了济南,却还没有攻占威海卫。 

    “左先生,我一定要得到那只猫,您说出您的要求,我都可以答应您。”藤崎随手将那两封大洋递给了手下。 

    “我没有什么要求,我会配合你们,你们可以从这里等着,那只猫每隔几天就会回来一趟。”左登峰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他先前是叮嘱过十三不要再回来的,而且这些人去追撵十三的时候十三也感觉到了危险,所以没有自己或者巫心语的呼唤,十三绝对不会回来。 

    “左先生,我们今天晚上就要离开这里,没有办法等待。我一直对您以礼相待,希望您不要逼我对您无礼。”藤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很想帮忙,但是我真的无能为力。”左登峰出言说道,藤崎这番话说明他要动粗了。 

    “您太谦虚了,您能让那只猫逃走,就一定能让那只猫回来。”藤崎挑眉开口。 

    这一刻左登峰开始暗暗叫苦,之前一些报纸都把日本人说的很愚蠢很猥琐,可是事实上他们并不笨,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都很强,而且还很懂礼貌,至少表面上装的很懂礼貌。 

    “左先生,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藤崎见左登峰久不开口,再度抬高了声调。 

    “我知道你会折磨我,我也知道就算我把那只猫叫了回来,你也不会让我活着,所以我不会叫它回来的,你一枪打死我吧。”左登峰笑了。中国有句话叫无欲则刚,左登峰之前一直很胆小,之所以胆小是因为他想活命,只有活着才能跟巫心语长相厮守。但是此刻他明白自己不可能活着了,这些日本人是偷着过来的,目的就是抓走十三,目的达到之后必然杀人灭口。 

    “你很聪明,但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痛快,除非你将那只猫叫回来。”藤崎贴近了左登峰的面孔,神情阴鸷。 

    “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矮吗?因为你们血统不好,近亲繁殖。”左登峰狂笑出声,他知道自己活不成了,只想让藤崎尽快杀了自己,以免受折磨。 

    “巴嘎!”左登峰的话令藤崎大为震怒,掏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了左登峰的额头。 

    左登峰见状不但没有闭眼,反而瞪大了眼睛,这时候他骨子里的倔强被彻底激发了,活了二十多年了,他一直背负着责任,有责任命就不是自己的,有责任就要忍辱负重的承担责任,而今他的责任已经尽完了,母亲已死,亲情已绝,没有子嗣,没有了这些拖累,他无需忍辱负重了。 

    这一刻他想到了巫心语,他了解巫心语的脾气,自己一死,巫心语绝对不会苟活,自己临死也没有出卖十三,自己死的像个爷们儿,巫心语会为自己感到骄傲的。 

    “哈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令左登峰没有想到的是,本来极为愤怒的藤崎竟然大笑着收回了手枪,随后冲身边的下属以日语下达了命令, 

    “这里还有一个女人,把她找出来……”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藤崎大佐 的精彩评论